无论多爱摄影,我也不要这样的生活

无论多爱摄影,我也不要这样的生活

对大多生物来说,生存是第一要素。但人类稍有不同,对人类而言有太多东西重逾生命,自由就是其中之一。

而对自由的宝贵感受最深的,则是那些失去了自由的人——犯人。

在国外,有一种刑罚叫单独拘禁,被判处单独拘禁的罪犯每天会在一间狭小的牢房中关押最少23小时,三面墙壁和牢房的铁栅栏就是他们生活的全部。不见蓝天白日,无人交流畅谈,个中孤独苦痛,想想就能体会……

尽管这些犯人全部穷凶极恶、身犯重罪,但仍有一个名为 Tamms Year Ten 的组织开启了“Photo Requests From Solitary”项目来给予他们一定帮助。

通过这个项目,犯人可以向 Tamms Year Ten 索要任意一张照片,照片内容无论是真实存在的还是想象的,这个组织都会尽力帮犯人实现愿望。

我们来看一个例子:

孤独-01

一个名为 Jose 的犯人希望得到一张大海日落的照片,要求照片里有跃起的海豚和飞翔的海鸟,落狱20年的他说他想像照片中的海豚和海鸟一样自由。

最后他得到了这张照片:

孤独-02

Christopher 则想得到一张自己3岁女儿的照片,2013年他入狱时女儿才刚刚1岁。

他向 Tamms Year Ten 提供了女孩的姓名,最终见到了自己女儿3岁的模样:

孤独-03

除了对家人和自由的向往,还有些犯人渴望感受到爱。

Sonny 就向组织索求一张“捕捉到人类爱的本质”的女性肖像。他专门注明了自己不需要女神,一个微笑的邻家女孩(everyday woman)就好。

Sonny 得到了这张:

孤独-04

当然,也有一些需求比较特别的。

Dan 就想要得到一张“有着褐色瞳孔身着带有粉色缝合线皮裤的黑人女性站在蓝色奔驰前”的照片。

好吧,他的愿望也实现了(这个组织真是神通广大……):

孤独-05

也有些犯人担心自己消失太久,可能被故人遗忘。

Darrius 就索要了一张自己旧居的照片,他要求这张照片照全整个街区,同时必须拍摄于下午2点且面朝东方。同时,他请求摄影师在拍照时问问邻里是否还记得自己。

“要让外边的人知道这照片是为我照的”,Darrius 说。

孤独-07

有故人思念还好,相比之下 Robert 要不幸的多:他在服役期间失去了自己的母亲。由于过于孤独,Robert 已经患上了严重的精神疾病。

为了缅怀自己的母亲,他请求得到这样一张照片:母亲站在一座城堡前,身后停着一辆悍马,地上洒满了钞票。

借助 PS 的手段,Robert 的愿望实现了:

孤独-06

大多犯人为自己索要照片,也有人是为了别人:Cary 希望能得到一张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小女孩并肩坐在钢琴前的照片作为给妻子的礼物,他要求钢琴的键盘上放有一束玫瑰。

这样的要求 Tamms Year Ten 当然是满足了:

孤独-08

简单说来,不管犯人们提出的要求多么困难或是古怪,Tamms Year Ten 都会尽全力帮他们实现,毕竟这张照片可能就是他们的全部希望。

犯人们很感谢 Tamms Year Ten 所做的一切,甚至有部分犯人想要得到的照片就是 Tamms Year Ten 组织成员的集体照。他们想记住这些好人的模样,我们也来一起看看吧:

孤独-11

不过话说回来,无论听起来多温情,这些犯人毕竟都曾犯下滔天大罪,该还的债还得还,该蹲的牢也得蹲完。Tamms Year Ten 对他们的帮助无非是出于人性关怀。

而对我们来说,这些照片的重要性则更多在于告诉了我们自由是多么宝贵:一张照片就是希望的全部?无论多爱摄影,我们也不要这样的生活。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资讯 » 无论多爱摄影,我也不要这样的生活

评论

匿名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