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erture 年度摄影回顾(1):对话 William Klein

Aperture 年度摄影回顾(1):对话 William Klein

威廉·克莱因(William Klein),1963年被世界摄影博览会的国际评委推选其为摄影史上30名最重要的摄影家,主要原因是他拍摄于1956年的具有强烈感情色彩的画册《纽约的生活对你有利——威廉·克莱因恍惚中看到的狂欢》在欧洲的巨大反响。

在画册中他使用了被称之为“摄影中所不应干的失败做法”,以人为的事故、粗颗粒、模糊和变形,构成了全新的视觉语言,从而恰到好处地将纽约的生活充满激情地展现在世界面前。

这是一次来自《Aperture》激动人心的大师采访——对话 William Klein,本文精选这次对话中十分有意思的部分分享给大家,听听这位七旬的老人是如何讲述他的“黑白之梦”以及他的著作!
(A=Aperture,WK=William Klein)

对话WilliamKlein-01

A:你会做怎样的梦?黑白还是彩色?

WK:当然是黑白

A:你都梦些什么?

WK:我梦到很多很多,难以置信。我最近有一个梦,我甚至都无法辨别它到底是梦还是现实,梦的内容是纽约。那是一个周六,戈达尔(法国新浪潮著名电影导演)也在,有一个艺术展开幕,参加的人都非常友好,戈达尔也是,非常和善。他在展示在他自己的绘画,周围的人说:“戈导,你一定要来我的工作室看看,我有些特别棒的画要展示给你。”戈达尔说:“当然!”其实这不太像他本人,一切都那么正式,戈达尔成了一个好纽约公民了!他真人可是荆手了,我太了解他!

A:你是如何从拍摄抽象黑白照片慢慢转向拍纽约街头的?

WK:有一次我在暗房里放大照片,我感觉之前拍的并不算糟糕,我算是一路自学摄影的,对于摄影的革新来说我拍的照片都是最最起点的。然而这个摸到负片与打印的机会让我开始用自己的方式去创作,我觉得我可以试试结合自己的绘画。当我回到纽约后,我开始计划做一本书,我当时是二十四五,当你在25时你就可以做这种事、如果你想这么做了,就做就好。于是我把我所住的酒店卫生间当成我的暗房,我在浴缸里洗照片,现在这些被认为是经典作品的照片还值不少钱。

对话WilliamKlein-02

A:我浏览了关于您的一些旧杂志,看到了一些你最早在《Vogue》刊登的一些《Black and Light》中的作品。

WK:是的,我当时在参加一个巴黎的沙龙(1953年),当时的《Vogue》美术总监 Alexander Liberman 给我留下了一个条子让我去找他,我就这么干了。“你希望我怎么为《Vogue》工作呢?”我问他,他说:“我们来看看,你可以当个艺术指导助理什么的。”最后我决定来拍照,不过我真的没什么感念去给《Vogue》拍照,我翻了翻杂志,我觉得我拍不出时尚摄影师那样的作品,他们的技巧比我好太多了。不过但我仔细看了看后,我觉得他们也就那样,只有少数几个人的作品让我留下印象,像 Irving Penn 和Richard Avedon,其他人都是一个路子,我看得越来越多后就觉得许多时尚作品也没什么意思。

对话WilliamKlein-04

A:在为这本杂志拍摄前,你已经在1954年的《Vogue》上发布了一组名为《Mondrian Real Life: Zeeland Farms》的作品系列。

WK:是的,我妻子继承了一间位于荷兰和比利时国界线上的房子,一天我们开着车来到附近的一个小岛,我看到了这些谷仓,它们让我回忆起一些美国宾州的荷兰屋子,后来听说蒙德里安在一战后就住在这里,所以我就想他的生活环境肯定跟他之后的作品也有些关系吧,所以我就拍下那些照片。后来我又遇到 Liberman,他想看看我的作品,后来他决定想要发布一些作品在杂志上,其实这对女性阅览的时尚杂志来说很例外,然而这就是 Liberman 的理念吧!

A:你很享受和这样既有文化影响力又有时尚界地位的杂志合作吗?

WK:为什么不呢?这也是生存之路,当时只有时尚摄影师能买或发表自己的作品。

对话WilliamKlein-03

A:你也要考虑这个问题吗?

WK:不太会,但这是我的观察。我其他的作品像抽象照片、现实主义照片、纽约的照片等等会更有意思,但不太多人会喜欢。

A:你会为此感到沮丧吗?

WK:我觉得给一条裙子拍照就是狗X,完全不在乎。我只在乎真正的摄影和摄影理念,我每次拍完时尚照片妻子都会问我:“时尚到底像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回答道。

William Klein 的代表作品:

对话WilliamKlein-05

对话WilliamKlein-06

对话WilliamKlein-07

对话WilliamKlein-08

对话WilliamKlein-09

对话WilliamKlein-10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影像 » 摄影师 » Aperture 年度摄影回顾(1):对话 William Klein

评论

匿名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