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摄影还可以这样“+”——2016年1月刊新刊导读

原来摄影还可以这样“+”——2016年1月刊新刊导读

2015年,“互联网+”的概念一经推出,很多行业都在观察、思考如何与之进行整合而形成新的业态。以同样的思路观察摄影,可以发现,当代摄影也在更深入地参与到公共事件、新媒体艺术、社会文化研究等领域。在2016年的开年专题中,我们与朋友们一道迎接更多元的摄影。

1601新刊导读-01

摄影的一大特征便是随着技术的发展而不断变形;人们对摄影的感受和对照片的态度,也会因社会文化环境的变化而不断改变。毫无疑问,科技已经推动摄影从旧的摄影体系(胶片)迁移到新的摄影世界(数字);这也让摄影有可能会摆脱仅作为照片的实体存在,而成为沟通其他媒介的新工具。

从这个角度看,摄影成为了一种新工具。当这种工具与文本、录像、装置作品、行为艺术等结合,可以作为艺术创作的手段,也可以是一种新的公共问题研究方法,又或者成为生活娱乐的新手段。

摄影师们不断的跨媒介尝试,让摄影的功能得到激发和呼应,最终达到1+1>2的效果,也拓展了人们对社会的认识与想象。

在本期专题介绍的创作者中,他们更愿意将自己命名为视觉艺术家(Visual Artist):

1601新刊导读-02

美国艺术家丽莎•巴纳德(Lisa Barnard)认为,关于战争的摄影也需回应突飞猛进的军事科技,她的摄影作品通过虚拟现实、卫星影像以及无人机技术,向今天的观者讲述更复杂的战争故事;

1601新刊导读-03

正在纽约MoMA举办展览的德国艺术家安德里亚•盖尔(Andrea Geyer)则是混搭媒介的一把好手,她认为更加复杂的表现手段呈现影像,是未来当代摄影的展示趋势;

1601新刊导读-04

上海摄影师陈晓峰则推倒关于摄影的所有传统经验,通过在虚拟世界的画面截屏,来探讨在虚拟空间里实施“摄影”行为的可能性;

1601新刊导读-05

北京艺术家蔡东东则将照片作为素材进行再创作,通过“破坏”照片,带领观者对摄影本身产生新的解读方式;

28 Millimètres - Women Are Heroes - Brazil

法国艺术家JR,将摄影带入城市公共空间,寻求社会对弱势群体和边缘群体的平等关注;而荷兰最年轻的摄影节之一——Unseen摄影年展,则让我们可以一窥当代艺术最先锋的地方,摄影呈现哪些发展趋势?

我们从中看到了新变化,摄影师对摄影语言的运用更加多元,创作思路也跨越多种媒介,有一些摄影师的作品甚至离开了照相机。摄影似乎在努力突破“旧”体制下的视野局限,变得越来越“好玩”,越来越强调融合式体验。不过,这些似乎还不能让我们完全看清“摄影+”发展的可能,因为作为门槛低但参与性最广的艺术形式,摄影的旧语言会一直被新科技、新观念修正乃至推翻,始终处于一种不确定的状态。

即将到来的摄影新时代,是“摄影+”的时代。

柬埔寨摄影节+工作坊现场
柬埔寨摄影节+工作坊现场

2016年,我们增设了新专栏“世界摄影节博览”,将为大家带来12个各具特色的摄影节介绍,并与其主席进行对谈。如今,世界范围内的摄影节数不胜数,各不相同、各具特点。

这些摄影节提供给摄影师们展示自己作品的机会,让他们了解国际上的摄影发展趋势并学习到新的技巧。摄影节为那些想要初涉国际舞台的摄影师们提供了更多的便利和入口。

在这些摄影节上,摄影师们可以见到很多有着国际名望的摄影艺术家、摄影记者和来自博物馆、画廊和其他摄影节的策展人,并与他们交流思想和创意。

如今,摄影师想要参与摄影节也变得更加容易了,只需在网上搜索摄影节的官网并提交自己的作品。希望更多的中国摄影师在未来有机会在这些远方的摄影节上,把自己的作品呈现给更多新的观众。

在一月刊中,我们介绍了“吴哥摄影节+工作坊”,展示了一种“小而美”、注重人与人联系与纽带的摄影节样态。

2015连州国际摄影年展活动现场
2015连州国际摄影年展活动现场

在一月刊的特稿中,我们对2015年连州国际摄影年展进行了综述报道。今年连州国际摄影年展以“扩张的地域”为主题,意图用摄影作品来让人们直观地意识到,在不断被人类重塑的地球上,无数全新的城市在曾经荒无人烟的土地上崛起。

快速的城市化进程让数以亿计的人纷纷从农村来到城市淘金,并同时带动史无前例的跨国界人口流动及移民潮。日益频繁的国际交流激发了众多迥异的文化碰撞,并让处于高度城市化社会的人们不得不对日渐脆弱的自然生态环境予以全球性的集体关注。

另外,本届连州国际摄影年展中最引人注目的一个改变是,国际展的规模从上一届的45%扩大至今年的70%。在这一届的年展上,总监段煜婷有意识地缩减了国内展的数量和规模,重心开始向国际展转移,这样的转变离不开她对影展品质的要求,而更大的国际影展比例将会成为未来连州国际摄影年展的趋势。

韩国摄影师金润镐作品
韩国摄影师金润镐作品

2016年,我们推出了新栏目“当代韩国摄影师”。在电影、电视、音乐、时尚等领域,韩国文化被中国不同年龄、阶层的人广泛熟知,“韩流”浪潮已近20年不曾褪去。但在摄影领域,我们对韩国的摄影发展和当代面貌所知不多。

在目前的中国摄影类期刊中,韩国摄影也很少被系统地介绍,很多韩国摄影师虽然在世界范围内已经取得不小成绩,对中国摄影界来说却仍是陌生的。

2016年我们邀请韩国中部大学摄影教授玄惠渊(Hyun Hye Yeon)和韩国知名策展人石在贤(Seok Jae Hyun)执笔,介绍当今韩国摄影界具有影响力的代表性摄影师,以此帮助朋友们了解当代韩国摄影状况。

一月刊中,我们介绍了摄影师金润镐,他的作品主要通过拍摄自然或社会风景来记录和反思韩国社会,讨论蕴含于风景中的“历史”和“地域”等观念,批判韩国社会发展中人的不合理行为。

高氏兄弟作品《流逝的时光》
高氏兄弟作品《流逝的时光》

在一月刊中,我们同样对摄影收藏市场的现状进行了探讨。中国的当代摄影在开始起步时,便以画廊、美术馆、私人藏家群体等构成的当代艺术市场(特别是西方当代艺术市场)为主要流通渠道。

二十多年来,虽然国内媒体一直将其作为关注对象,但不论是摄影爱好者、非艺术类摄影师,还是摄影作品购买者,可以说对其都不算熟悉。近些年,国内各主要摄影节、私人画廊、美术馆及艺术中心等机构以各种方式在不断推动当代摄影的传播,乃至让当代摄影更多地参与到国内外艺术品市场中,这成为一股虽然不大、但切实的需求。

而摄影作品的收藏人群也不再局限于国外买家。本刊曾在2014年9月制作关于中国收藏家的专题,中国当代摄影的收藏市场仍然主要在海外,国内的摄影画廊做的也多是外国人的生意。在看到靳宏伟先生的藏品展和书籍,特别是藏品价格不菲后,我们提出疑问——中国当代摄影收藏市场是否已经形成?未来的发展会如何?我们采访了多位一直传播与推广中国当代摄影的专家,请他们谈谈自己的观点。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摄影世界》杂志2016年一月刊!

1601新刊导读-t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资讯 » 原来摄影还可以这样“+”——2016年1月刊新刊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