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肖像回答“我是谁?”——摄影世界2016年2月刊新刊导读

用肖像回答“我是谁?”——摄影世界2016年2月刊新刊导读

摄影术诞生后,肖像摄影是最先流行的摄影形式,人们最大的拍摄需求也是肖像照片。

拍摄一幅肖像照片,比请人画一张肖像画,能更直观和准确地告诉亲朋好友、商业伙伴,乃至政治选民——我是谁?

在摄影还没有被用于新闻报道,也没有被认可是一种艺术形式的时候,这种实用主义目的加速了摄影术的传播,也造就了最早的商业摄影模式。

如今,我们可以把肖像摄影归入很多类别和用途,用不同的文化理论和语言规则解释和强调肖像照片的社会意义与艺术价值。不过,当我们看到一张肖像照片,第一反应恐怕还是要问:这个(些)人是谁?

不论你对照片里的人是否感兴趣,也不论在今后你是否会继续了解或关注照片里的人,知道他(们)是谁,总能让自己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哦,是他(们)啊。”一幅肖像画,一件人物雕塑,或许也会有这样的效果;只是,肖像照片完成得更快,也更易传播。

本期专题即着眼于这种功能,来看看肖像照片如何回答“我是谁?”这个问题。

1602新刊导读-01

大卫•斯图尔特(David Stewart)和柯克•科里本(Kirk Crippens)的作品是外向的,将镜头瞄准亚文化,他们的关注点在社区、社会生活如何影响一群人对自己的认知,这群人又如何通过共同的文化谱系组成一个社群,从而回答“我是谁?”;

1602新刊导读-03

1602新刊导读-04

乌尔里克•柯莱特(Ulric Collette)、何劲松和德戈金夫的作品是内向的,将镜头瞄准自己的家庭和生活圈子,他们的关注点是自己如何在血缘关系和家族传承中找到自己的位置,让被摄对像通过面孔、服饰、环境等要素告诉观者“我是谁?”;

1602新刊导读-05

1602新刊导读-06

1602新刊导读-07

蒂姆•曼托安尼(Tim Mantoani)拍摄对社会发展产生过影响的摄影师群体,他的作品回答了两层问题:一次是间接的,摄影师们用自己的工作帮助他们照片里的人发出“我是谁?”的声音,另一次是直接的,也就是摄影师自己通过成名作或代表作来回答自己是谁。

1602新刊导读-02

从这些照片中,我们可以看到,肖像照片不仅缩短了人们相互了解的距离,也为社会文化发展提供重要的佐证。我们能从肖像照片中认识名人名家、也能审视家族传承,看到社会的发展与进步,帮助我们建立某种关于人的谱系。

在本期专题中,我们有这样一个脉络顺序,从关注他人的肖像,到关注自我的肖像,再落点于家庭式相册。因为“我是谁?”这一问题,会伴随每个人的一生,当想要寻找“我将向何处去?”的答案,不防再问问:“我从哪里来?”

春节将至,多给家人拍拍照片吧。

新华社年度照片

又到了新一年的“新华社年度照片”新鲜出炉时,2015年,新华社记者们又为我们奉献了哪些精彩的摄影呢?这些评选出来的国内年度照片、国际年度照片和体育年度照片代表了2015年新华社的摄影水平,也代表了2015年新华社摄影记者和编辑们看待世界的角度和态度。

除了“技术过硬”外,每张照片的传播价值更是他们能够入选“年度照片”的理由。

1602新刊导读-08

世界摄影节博览

在本期的“世界摄影节博览”栏目中,我们为大家带来的是欧洲立陶宛的考纳斯摄影节(KAUNAS PHOTO),并采访了考纳斯摄影节的创办人和总监,明道加斯•卡瓦里奥斯卡斯(Mindaugas Kavaliauskas)。

从地理位置上来看,考纳斯位于波罗的海东南角,欧洲中心的十字路口。而作为一个融合了传统与创新的城市,其丰富的历史可以为不远的未来提供灵感和观点。考纳斯摄影节(KAUNAS PHOTO)基于这座城市的深厚历史文化和地理位置,观点与视野都十分具有前瞻性,其影响力远远超出了欧洲大陆的范围。

此外,考纳斯摄影节也是一个质朴、轻松、适合摄影师们相聚的场合,用主办方的话来讲“考纳斯摄影节有独特的幽默气质。”同时,这里也是新晋摄影师在国际舞台上崭露头角的最佳平台之一。

1602新刊导读-09

当代韩国摄影师

在本期的“当代韩国摄影师”栏目中,我们介绍了摄影师金我他(Atta Kim)。金我他是备受西方瞩目的韩国摄影师,作品以拥有浓厚东方哲学意味著称。他善于使用影像作为媒介来表达自己的哲学观念。

《解构主义》( Deconstruction)、《博物馆》(Museum)、《空气之上》(ON-AIR)、《自然涂写》(Drawing of Nature)都是金我他最重要的几部摄影作品。从这些作品中可以看出,金我他的创作有一个贯穿始终的脉络,即以东方哲学理论为基础、结合不同的视觉表达手段来呈现内心根深蒂固的人文哲学思想。

因此,他的作品像是标记自己不断深入的哲学思考。此次采访,我们可以了解到金我他在这三十多年“艺术”人生里的心路历程。

1602新刊导读-10

日本新摄影

当我们谈起日本摄影,总绕不过“VIVO”和“挑衅群体”两个在1960年代前后出现的摄影团体,前者由东松照明、奈良原一高、细江英公等发起,后者成员包括多木浩二、中平卓马、森山大道等。

这些人的摄影作品不仅在当时影响了日本的一代,也在当下的中国塑造着日本摄影的形象。不过,他们的照片已无法反映当代日本摄影的状况。

摄影艺术的发展总依赖于年轻人的创新,而不是循规蹈矩的继承。

从本期开始,本刊开设“日本新摄影”这个双期栏目,邀请1989年出生的日本新近摄影师、出版人、策展人河野幸人为读者朋友们精选介绍能够代表现今日本摄影新生力量的摄影师,以期了解,在摄影发展领先亚洲的日本,青年人们是怎么看待这一媒介,又是怎么理解和实践摄影创作的。

或许,他们将改变我们对“日本摄影”的印象。

1602新刊导读-11

在本期“对岸影人记”中,我们带读者去看台湾摄影师周庆辉,在纪实摄影向当代摄影转型中所做出的努力;“影林书画”栏目中,我们为读者呈现了《传奇布列松》一书的书评,展示处于生命各个不同阶段的布列松的作品,以及风格和关注点的改变;“在现场”栏目中,我们采访了新华社摄影记者李尕拍摄的一组《空心乡村》,关心大量农民外出务工乡村的“空心化现象”;“拍摄手札”栏目中,我们介绍了将生物研究和摄影跨界的摄影师李朝晖,展示了他拍摄的几个转基因项目,让读者对“转基因”这一大命题产生视觉上更直观的了解;此外,在器材栏目,我们也同大家一起分享最新、最前沿的器材与装备。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摄影世界》2016年2月刊。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资讯 » 用肖像回答“我是谁?”——摄影世界2016年2月刊新刊导读

评论

匿名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