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摄影,路在何方?——摄影世界2016年3月刊新刊导读

报道摄影,路在何方?——摄影世界2016年3月刊新刊导读

1603新刊导读-01

在过去60年中,“摄影已死”或“摄影将死”的论调从未消失,而首当其冲的是报道摄影。在过去几年,我们常听到的声音都显得悲观,报道摄影行业面临着更大挑战。编辑记者的报酬越来越低,传统媒体也逐渐式微,媒体裁员、裁撤部门,甚至发不出工资的情况时常出现。以至于美国在多次评选10个最糟糕的职业中,编辑记者都榜上有名,依靠媒体生存的摄影记者和自由报道摄影师的职业前景愈发暗淡。

为什么会这样?这是我们在思考的问题,也是无数报道摄影师、图片编辑和媒体单位领导们在思考的问题。思考结果会影响专业人群,也会影响每一名热爱报道摄影、阅读摄影报道的受众。

2014年以来,互联网生态被智能手机和各式移动设备剧烈改变着,移动互联网产品在两年多时间内,完成了对几乎所有行业的渗透。2015年12月,腾讯企鹅智库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有近7成调查者使用移动终端阅读新闻资讯,而其中图片类新闻是最受欢迎的新闻类型,特别在29岁以下青年人群中受到青睐。2015年7月,由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调查报告中也指出,新闻资讯类应用是使用频率最高的移动终端应用类型。

移动互联网环境下,新闻资讯的阅读方式在变化,报道摄影的生存土壤在变化,报道摄影行业在变化。这大概是目前报道摄影行业所面临的主要生态环境。因此,从目前情况看,移动互联网成为影响报道摄影发展路径的主要因素。

在本期专题中,我们尝试着寻找移动互联网影响报道摄影生态的方式,以及报道摄影行业从业者的职业状态与未来职业前景。这是我们自2013年改版以来采访对象最多的一期专题,我们深度采访了互联网媒体巨头腾讯、新浪、网易、新华网,采访了聚合媒体新贵“今日头条”,也联系了这两年快速成长的“澎湃”和“快拍快拍”,还有近300名摄影记者、自由摄影师、图片编辑和传统媒体摄影部门负责人参与了我们的职业调查。

1603新刊导读-02

1603新刊导读-03

1603新刊导读-04

1603新刊导读-05

另外,我们联系了世界新闻摄影比赛(荷赛),节选翻译了其在2015年9月发布的《新闻摄影的现状:数字化时代下报道摄影师的职业和生存状态》这一以2015年荷赛参赛者为样本的调查报告,作为我们探讨话题的延伸和补充。

我们期望从中找到一条线索,和读者朋友们共同思考:报道摄影,路在何方?

1603新刊导读-06

新专栏“普利策摄影师”

在三月刊,我们推出了新专栏“普利策摄影师”。

普利策新闻奖是美国新闻界的一项最高荣誉奖,代表着美国最负责任的报道和最优秀的写作。1917年,这个奖项根据美国报业巨头约瑟夫·普利策(Joseph Pulitzer)的遗愿设立,奖励美国新闻界、文学界、音乐界的卓越人士。1942年增设摄影奖项,并于1968年固定为现场新闻摄影奖和特写摄影奖。普利策已走过99个年头,在迎来百年之时,我们特邀本刊老专栏作者、曾经获得过普利策特写摄影奖、美国最有成就的纪实摄影家之一约翰•卡普兰教授,开设此专栏采访他在新闻摄影界那些同样问鼎过普利策的摄影师们,给大家分享他们的故事以及那些报道摄影曾经的经典之作。

这一期我们首先介绍了《丹佛邮报》(Denver Post)的摄影记者克雷格·F·沃克尔(Craig F. Walker)。他拍摄的一组图片故事《欢迎回家,斯科特·奥斯特罗姆的故事》(Welcome Home, The Story of Scott Ostrom)让他第二次捧起普利策新闻奖特写摄影奖杯。这组故事的拍摄对象是从战场上回来,深受“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症”折磨的退伍军人斯科特。而这组图片故事也让观者更深刻地理解到,战争所带来的国家问题。

澳大利亚 Head On 摄影节

在“世界摄影节博览”栏目中,我们为大家带来了澳大利亚的 Head On 摄影节,该摄影节旨在评选和展览优秀的肖像作品,而对肖像的定义,也随着时代的发展,边界不断拓宽着。人们通过 Head On 摄影节,可以对肖像这一摄影类别有新的认识。该摄影节经历了十年的运营发展,已经取得了引人注目的成功,无论是规模还是名声都在逐步扩大和提高。这个奖项的成功不止是因为展出的影像质量和种类,也是因为他给摄影界带来了新的活力,打通了专业人士、艺术家、发烧友和爱好者之间的屏障,也打破了名人与普通人的界限。因为 Head On 摄影奖,人们有更多的机会将自己的作品公开展示,悉尼也涌现出越来越多有天赋的摄影师。至今,该摄影节已经成为澳大利亚最优秀、最具潜力的艺术活动之一。

马格南摄影师马克·鲍尔

在三月刊的“英国当代摄影师”,我们为大家带来了马格南成员马克·鲍尔(Mark Power)的采访与故事。马克·鲍尔将关注点放在普通的日常,但他认为普通并不等于乏味,“我不是为拍特别乏味的事物而拍,而是意识到这一切终会改变。实际上,更重要的拍照驱动力是,我想到或许100年之后,我们的照片会有用且有趣。我试图猜测未来的历史学家会认为记录这个时代很重要,我要让这些记录变得扎实,可以触及。”鲍尔的影像语言,散发着新地形学摄影的冷静,以及有距离感的中立观察特质。他的作品中仿佛没有观者在场,没有表面的戏剧张力,一幅幅日常场景中,却是时代发展的印证。

探索分裂困境的韩国摄影师卢纯泽

在本期的“韩国当代摄影师”栏目中,我们采访了1971年出生的摄影师卢纯泽(Noh Suntag)。

朝鲜战争停火后,朝鲜半岛上原本统一的国家被而划分成意识形态不同的两个国家,时至今日已经有60年了。如今,媒体所描绘的韩国形象更接近于现在“韩流”文化中展示的,其核心是奢侈消费、资本主义和文化产业,以及其所倚靠的科技。人们从这一形象中很难体会到这个分裂国家所处的困境,然而,如果更多地从政治和社会生活方面一探究竟,还是能寻找到很多线索,让人们了解一直被民族分裂所困扰的现实。

摄影师卢纯泽的作品正是在讨论和反思纪实摄影在韩国社会和民族分裂的现实之间可以做些什么。这个韩国摄影师通过自己的照片和话语在向外界介绍韩国社会因民族分裂而造成的社会现实,他总在试图探讨朝鲜战争对当今韩国社会生活的影响,用影像表达自己鲜明的政治观点。他的作品反映出分裂的影响已经渗透到韩国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卢纯泽说:“有些事情,照片可以对其产生影响,而有一些却不能。不过,用照片来改变世界即使是不可能的,至少可以促使我们思考为什么世界是这样的。”

1603新刊导读-10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资讯 » 报道摄影,路在何方?——摄影世界2016年3月刊新刊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