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身旁每一个看似寻常的路人,脱衣后都可能是纹着花臂的大妞大汉

你身旁每一个看似寻常的路人,脱衣后都可能是纹着花臂的大妞大汉

如果有天你发现,老板的衬衣下藏着一整条花臂,你会有什么反应?

事实上,现实生活中纹身已经不算少见,但敢于选择花臂的“勇者”依然只是少数。即使在纹身拥有更高接受度的国外,事实也是如此,至少大家都是这么认为的。不过看了摄影师 Alan Powdrill 的系列作品“覆盖”(Covered),你可能会发现,或许,纹身的人比我们想象的还多一些。

Alan 来自英国伦敦,擅长街头肖像的拍摄。“覆盖”这组作品,就是在伦敦的街头拍摄的。

这些照片都分为两个部分,在画面左侧我们能看见一个普通路人,从穿着打扮到动作神情都在正常不过,和我们每天在街头擦肩而过的路人甲乙丙并没有任何不同。但在图片的另一侧,我们却看到了他们的另一面:褪去的衣服下竟隐藏着大片纹身,其中不少人的身体甚至完全被纹身盖满了。

至此,我们也明白了“覆盖”这个名称的含义,不止指身体被纹身覆盖,也指纹身被衣服掩藏。

这个系列里,Alan 不仅分享了许多各具特色的纹身,还带来了每个参与者与纹身间的各种故事。有人进入老年才开始纹身,有人曾将纹身隐藏10年……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纹身理由,“覆盖”则成为了这些纹身者不同经历及生活理念的汇总。

连手都“沦陷”了,这让我妈妈有点不开心。 ——Alex,49岁
连手都“沦陷”了,这让我妈妈有点不开心。
——Alex,49岁
每天我怀疑人生,我就会脱光衣服面对镜子,这样我就能找回自己。 ——Chris,25岁
每天我怀疑人生,我就会脱光衣服面对镜子,这样我就能找回自己。
——Chris,25岁
1963年时我14岁,从那时起我就开始纹身,并且从未停止。 ——Dave,67岁
1963年时我14岁,从那时起我就开始纹身,并且从未停止。
——Dave,67岁
我51岁开始纹身,那时我父亲刚去世,妈妈也得了老年痴呆。 ——Graham,58岁
我51岁开始纹身,那时我父亲刚去世,妈妈也得了老年痴呆。
——Graham,58岁
尽管每天都被问东问西(关于纹身),但我喜欢与众不同。 ——Izzy,48岁
尽管每天都被问东问西(关于纹身),但我喜欢与众不同。
——Izzy,48岁
16岁时我就在身上纹了只蜥蜴,吓坏了我的家人。“还怎么找工作啊!”他们说。 ——James,33岁
16岁时我就在身上纹了只蜥蜴,吓坏了我的家人。“还怎么找工作啊!”他们说。
——James,33岁
我爱我的纹身,它是我的生活方式,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Kenny,27岁
我爱我的纹身,它是我的生活方式,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Kenny,27岁
Kiss 乐队的纹身是我的最爱,纹的过程很疼,但这正好能显示我对他们的崇拜。 ——Kimmy,29岁
Kiss 乐队的纹身是我的最爱,纹的过程很疼,但这正好能显示我对他们的崇拜。
——Kimmy,29岁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影像 » 作品欣赏 » 你身旁每一个看似寻常的路人,脱衣后都可能是纹着花臂的大妞大汉

评论

匿名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