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辉:拥抱社会就是拥抱自己的内心

汤辉:拥抱社会就是拥抱自己的内心

经受过越南战场硝烟洗礼的汤辉复员后成为职业摄影师,至今已 30 年。凭借过硬的拍摄技术和敏锐的市场嗅觉,1990 年代中期,汤辉便成为中国广告摄影市场上要价最高的摄影师。

他的客户大都是国际顶尖4A广告公司,为国际顶尖品牌拍摄广告,仅世界 500 强企业就合作过 88 个。

汤辉为佳能公司拍摄的广告
汤辉为佳能公司拍摄的广告

但是,在世界成熟的广告摄影系统里工作超过20年、对广告拍摄驾轻就熟的汤辉,决定转型。他的公司(辉图文化传媒机构)已缩减到10人左右的规模,更像是个人工作室。而他也开始有意削减拍摄量,把更多时间投入到广告摄影以外的拍摄和人生体验上。

采访汤辉时,正值他刚获得第11届中国摄影金像奖。他在微信朋友圈发了这样一条内容:“据说这是个人的最高荣誉奖。看来,这条路走到头了,是到了改行的时候了……”

虽然是句玩笑,但汤辉对“改行”的思考是认真的。当然,人们以后还可以称呼他 “广告摄影师汤辉” 。但除此,我们还可以称呼他为 “公益摄影传播者” “微信公众号作者” “视频创作者”,等等。

2016 年,汤辉的故事更多发生在广告之外。

汤辉
汤辉

以下为汤辉自述

在过去五年,很多我认识的老一代广告摄影师都转行了。为什么?因为互联网在改变广告生产的流程和传播语境。在过去两年,这种情况更加明显,就是 “去中介化” 。

这对于广告公司来说,更需要追求短平快的创意和策略,客户恨不得一天一个广告内容,根本没有时间再去像从前那样精致制作。而再精彩的广告,现在消费者也不愿意看,因为遍地都是广告,内容也是广告。这就带来另一个变化,以前,广告公司拥有媒体资源,现在媒体会直接面对客户,自己生产和传播创意。

这对广告摄影师来说,是不得不面临的挑战,但也是机会。往常,与4A广告公司合作,不需要摄影师创意,最重要的是依靠过硬的技术能力实现创意,只要照片拍得好,他们就会认可。而在这个时代,面临新环境,我需要找到新的生存模式。

美国篮球运动员加内特,安踏广告
美国篮球运动员加内特,安踏广告

今年下半年,因为我的公司 “辉图” 成立20周年,我开始了一项对自己来说全新的工作,采访 20 位我曾经合作过的广告营销行业 “大佬” 。其中,有客户公司的副总,有新浪网的副总,有4A公司的高管,也有宝洁、平安和联想ThinkPad公司的营销负责人,以及香港、台湾、新加坡等地的知名广告创意人,等等。采访中我使用三个机位拍摄视频,也拍摄照片,采访内容会制作成视频放在 “广告门” 网站上播放。

采访中,我和一群“老炮儿”一起回顾过去、分析当下,畅想未来。我请广告客户谈他们怎么看现在的广告行业,能给什么建议;请广告行业的资深人士谈他们为什么在现在的市场环境中还要坚持?内容中既有感人的情怀,又有很多真知灼见。

这就是我现在做的一部分,从一名广告摄影师转变成为对社会的观察与思考者。我希望通过读人去读事,再读社会、读世界。

体操世界管局董栋,选自“中国脸”项目
体操世界管局董栋,选自“中国脸”项目

面对互联网,除了在商业上,我和公司同事用业余时间,也开始在文化层面进行更多思考,用自己的优势,再不断学习新的知识和理念,融入我的人生感受,开始做创意内容。写微博、创办微信公众号(名为“汤辉一刻”)、做视频采访。可以说,和广告摄影师汤辉相比,现在的汤辉有 70% 以上的时间都不在“不务正业”。

2016年,我56岁,已到了回望和关照自己内心的年龄。我自己总结,人生有三个阶段。首先是为了养家糊口而工作;其次是在商业市场上证明自己,得到客户的认可;而再往后的第三个阶段,要关照内心,重新审视生命的意义。年过50后,我开始看重自己生命的价值,而这个人生阶段是我认为最有意思的阶段。

曾经,我的阶段性目标是公司营业额要超过1000万元,达到了就奔着1500万元去,对于商业摄影师而言,营业额数字便彰显自身的价值。我也获过很多奖,在广告摄影领域几乎能获的奖杯都有了。这个时候再活下去,就不再是以利益驱动,而是自觉(自我觉悟)的过程,生活和工作已不是为证明自己,而是通过认识外在来观察自己、回望自己。当然,过去不是没有觉悟,而现在则专注于自我觉悟。

冯小刚,选自《一刻》,冯小刚曾在照片上写下:“汤辉,懂我。”
冯小刚,选自《一刻》,冯小刚曾在照片上写下:“汤辉,懂我。”
葛优,选自《一刻》
葛优,选自《一刻》

当我对生活、对社会、对世界有了更深刻的感悟,便拿出来和别人去分享,让更多人感受生命的魅力,是为“觉他”。

今年8月,我和三位企业家及艺术家邹操老师一起参加了北京今日美术馆举办的“自觉·须有作为”艺术航海活动。这项活动最初由德国艺术家约瑟夫·博伊斯(Joseph Beuys,1921~1986)于1980年发起,号召艺术家们关注环境,并践行他提出的“人人都是艺术家”的理念。

这次艺术航海项目行程两周,分为苏格兰航海及伦敦艺术访问两个主要部分。通过航海,思考人与自然间依存关系的初衷;通过艺术访问,开拓自己的艺术视野,丰富对人生的理解。我这一路背着相机,但并没有拿它拍照片,一路都在听老师讲当代艺术史,讲哲学史,讲社会问题,看艺术展与博物馆,只用手机拍了一路。但这些照片是“走心”的拍摄,是在“自觉”的过程中拍摄自己想要的内容。2017年初,我们几位要在今日美术馆举办联展,这个展览要向世人说明:无论是谁,当你在思考,当你在践行艺术的时候,你就是艺术家。

苏格兰航海照片,手机拍摄
苏格兰航海照片,手机拍摄

回首2016,我的收获非常大。原来是腿脚忙,而现在是忙着阅读和思考。虽然我的收入还主要来自拍摄广告,但我在尝试跳脱出广告摄影,拥抱更广阔的世界、更宽广的生命。在我看来,商业摄影人也不能再在圈子里“自嗨”了,而是应该通过媒体或者其他方式,用手里的作品来影响更多人。说到底,摄影只不过是工具!

国家体育场(“鸟巢”),GE广告
国家体育场(“鸟巢”),GE广告

12%e6%9c%88%e6%96%b0%e5%88%8a-2

(原文发表在《摄影世界》杂志2016年第12期,此文有删节。)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影像 » 摄影师 » 汤辉:拥抱社会就是拥抱自己的内心

评论

匿名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