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填” 大象耳朵缺口,得了一等奖却被取消资格?

“误填” 大象耳朵缺口,得了一等奖却被取消资格?

被取消获奖资格的照片:《肯尼亚安博塞利国家公园的蒂姆》,©Björn Persson

五月底,在线杂志《非洲地理》(Africa Geographic)公布了其主办的 2019 年度最佳摄影师大赛的结果,其中,摄影师约恩·佩尔森(Björn Persson)凭借一张阴沉天空下的大象特写,在近 3 万张参赛照片中夺得了 “年度最佳摄影师” 称号。

不过就在几天后,该网站发表官方声明称,评委们决定取消这张名为《肯尼亚安博塞利国家公园的蒂姆》(Tim in Amboseli National Park, Kenya)照片的获奖资格,原因是 “摄影师的后期处理导致大象耳朵上的某些撕裂处没有得到准确地反映”。

其违反了大赛的参赛规则:“参赛作品应忠实再现拍摄场景原貌。应适当使用局部调整。首要原则就是保持对原始场景的忠诚,绝对不能欺骗观众或歪曲现实。”

网站举出参加本次比赛的另一位摄影师拍的同题材作品,同样是大象蒂姆的照片作为参照:

《肯尼亚安博塞利国家公园的蒂姆》,©Selengei Poole-Granli
《蒂姆在日落时分》©Selengei Poole-Granli

相比之下,这两张照片里的大象耳朵缺口十分明显。

而原获奖照片中大象左耳下部的受损部分似乎已经完全 “愈合”。

大赛官方表示:在之前的评审过程中,评审们并没有注意到象耳处的像素挪动,虽然发现了该照片明显的后期处理,但他们认为这样可以给大象蒂姆增加一种神秘的维度,以及充满幻想和史诗般的感觉。

面对异议,摄影师佩尔森解释说,这是在后期修图时不小心发生的意外。评委们接受了他的解释,但仍然决定维持取消该照片的获奖资格的决定。

同时,大赛公布了新的 “年度最佳摄影师”。摄影师埃莱恩·范·沙尔克(Eraine van Schalkwyk)拍摄的一只对焦精准的在落叶间半藏身体的跳蛛微距照,在众多参赛作品中脱颖而出。

©Eraine van Schalkwyk

其实,获奖摄影师作品被取消获奖资格情况并不鲜见。

2012 年《国家地理》摄影大赛中的一幅获奖作品,参赛者就因为同样的原因与大奖失之交臂。

参赛作品《恒河边为祈祷做准备的人们》©Harry Fisch

美国《国家地理》摄影大赛一直在业内具有极高声誉,能在这个全球性的高水准影赛中获奖,是很多专业摄影师梦寐以求的荣誉。

摄影师哈利·菲什(Harry Fisch)曾收到一封 “金光闪闪” 的准获奖邮件,上面通知他拍摄的照片《恒河边为祈祷做准备的人们》,刚刚入选成为《国家地理》杂志 2012 摄影大赛 “地方” 组别的获奖作品,请他向组委会发送作品原片。

然而他的兴奋并没有持续多久,在收到该获奖作品的原片后,组委会告知菲什他失去了获奖资格。因为他利用 Photoshop 抹掉了原片中,靠近画面右侧的一个白色塑料袋,而该大赛禁止采用任何数码化手段移除照片内容。

带有白色塑料袋的原作,©Harry Fisch

虽然这个塑料袋对画面内容几乎没有什么影响,但 Harry Fisch 却因此错失大奖,只能遗憾安慰自己:无论如何,这张照片都是他的作品,而且得到过世界一流比赛的认可。

不得不说,这是代价高昂的一课。

《欧洲黑暗之心》(组照)©Giovanni Troilo

可以说,保证参赛作品 “真实性” 是摄影赛事的底线与原则。2015 年,获第 58 届荷赛当代热点类组照一等奖的《欧洲黑暗之心》因造假被取消获奖资格。

这组作品由意大利摄影师乔瓦尼·特罗伊洛(Giovanni Troilo)拍摄,旨在呈现比利时小镇沙勒罗伊的失业和犯罪状况。

荷赛官网发表声明说,这组照片中有一幅画家在人体上直接作画的照片,特罗伊洛提交作品参赛时声称是在沙勒罗伊镇拍摄,现已被证实是在 50 公里外的首都布鲁塞尔拍摄。

特罗伊洛本人已通过电子邮件和电话承认这一点,荷赛因此决定取消这组照片获奖资格。

《欧洲黑暗之心》(组照)©Giovanni Troilo

但在此之前,特罗伊洛这组作品已经引起很多争议。沙勒罗伊市长曾致信荷赛主办方,指责照片上凋零的工业区、病态的居民、危险的街区都歪曲了事实,诋毁了该市和当地民众形象。荷赛一度回应称,没有证据表明这组照片违背新闻摄影伦理。

在发现实际拍摄地与图片说明不符之后,荷赛负责人指出:“世界新闻摄影比赛是基于对摄影师职业道德的信任。现在,证据表明这组照片的确违背了规则,越过了边界。”

根据荷赛规则,特罗伊洛的作品被取消获奖资格后,当代热点类组照一等奖将颁给此前的二等奖,二等奖将颁给此前的三等奖,三等奖空缺。

除了修改照片元素与谎报照片信息,还有一种不能让人容忍的的 “造假” 行径——“摆拍”。前段时间,我们曾发过一篇关于 “摆拍” 作品获奖的文章。

赛事总冠军《母亲的希望》,©Edwin Ong Wee Kee

来自马来西亚的摄影师 Edwin Ong Wee Kee 凭借一张在越南拍摄的母子照,在第八届哈姆丹国际摄影大赛(HIPA)赢得了 12 万美元(折合约 806232 人民币)总冠军奖金。

大赛评委这样评价该获奖作品:这是一张充满了人文关怀与希望的优秀摄影作品。

但在大赛公布获奖作品不久,来自孟拉加国的摄影师拉希德(Ab Rashid)就在社交软件上曝光了这张照片的拍摄花絮。

如图所示,一群摄影师正在围着这位母亲拍摄,身穿白色衣服的就是 Edwin Ong Wee Kee。据知情人士爆料,当时这位越南母亲同意了摄影团的拍摄提议,并根据摄影团的要求摆出了相应的造型。

而在此之前,大奖获得者 Edwin Ong Wee Kee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宣称他并没有摆拍,而是在稻田附近碰巧遇到这对母子,便询问她是否愿意拍照,母亲同意后,他在没有指导该母子任何动作的情况下拍下了这张照片。

值得一提的是,哈姆丹国际摄影大赛并非传统的新闻类摄影赛事,赛事规则上没有明确指出摆拍类照片不能参赛,所以 Edwin Ong Wee Kee 不算违反比赛规则。

不过大部分摄影师还是认为,纪实和新闻类照片如果采用摆拍的话,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一种 “造假” 行为,会让摄影失去了原有的本质。

关于影赛照片的真实性问题,你怎么看?欢迎转发或在下方给我们留言。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资讯 » “误填” 大象耳朵缺口,得了一等奖却被取消资格?

评论

匿名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