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一亿像素相机拍摄官方样片,是种怎样的体验?

为一亿像素相机拍摄官方样片,是种怎样的体验?

2019 年 3 月 20 日,我正式收到富士公司的邀请,为即将问世的富士一亿像素无反中画幅数码相机拍摄样片。

当被告知我将代表中国 X-Photographer(富士签约摄影师——编者注)最早拿到 GFX100 工程样机的时候,我心里顿感忐忑,我知道这是千载难逢展示中国风光摄影师才华的机会,但我也怕不能圆满地完成任务。

f/20,1/4 秒,ISO 100

富士日方代表倒是很轻描淡写地说了句 “Victor, 我们需要的就是极致,这是你的强项,不是吗?”

我点点头,望了望看似有几分笨重的样机。但当拿在手里时并无我想象中的沉重,我知道手中的这个 “家伙”,对我来说将会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f/9,20 秒,ISO 250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拍摄地点我心中早就有数,四月底截稿,能拍摄的时间基本上只有四月上旬。放眼全世界,这个月份最精彩的当属南美洲,因为这是他们的秋天,而南美洲风光之冠非阿根廷和智利交界的巴塔哥尼亚莫属。

我认为那是 “极致” 二字的代表,但如何把照片拍好,一半靠计划,一半则靠运气。

我制定了一个详细的准备步骤,首先是熟悉器材。由于富士上海公司也是刚刚拿到 GFX100 样机,因此没有人能够详细说明每个按键的使用方法。

技术人员自己琢磨了一天后,给我做了一个简单的操作模拟就匆匆收场了,剩下的相机摸索工作就得由我自己来完成。

f/11,1/13 秒,ISO 100

这台中画幅相机跟以往富士的设计有很大不同,快门和 ISO 感光度的机械拨盘被取消了,大部分参数调整靠电子控制。

而且其他几个相似的功能键也有所改变,所以测试这些按键的功能耗费了我半天左右的时光。

当几张清晰的图片从显示屏上显示出来,各种拍摄参数也如我所愿的时候,我把它放进了摄影包,一个摄影师对自己器材的了解仅此而已,拍到照片就行。

接下来需要准备的是拍摄计划,这是我职业生涯几乎天天做的事情,但这次的任务有所不同。我需要用环境、光线及构图来展现这台一亿像素无反中画幅数码相机的优势。

f/9,1/250 秒,ISO 100

首先就是恶劣天气的考验。智利三塔峰气候多变,这个地点我不但要拍好,还要给机器一个彻底的压力测试。

阿根廷菲兹罗伊山气势恢宏,大风光最能体现它的画质和细节,拍摄景物也是从流水到雪山,再到湖泊和树林,早晚光线造成的大光比也是极佳的创作环境。

因此,我计划先到智利拍摄三塔峰,再去捕捉百内角的光影,最后到阿根廷的菲兹罗伊和托雷锋露营,把各种环境、场景和光线都拍摄一遍。

当然,能够出作品的前提是要有好天气的眷顾,最好是恶劣环境与艳阳天交织,风起云涌最能凸显 “极致”。

f/11,1/125 秒,ISO 100

初战告捷

拍摄第一个点 “智利百内三塔峰” 出奇得顺利,首次冲顶就遇到了难得一遇的斑驳金光,流水与山峦交相辉映,雾气伴随红云。

我的两只三脚架同时工作,GFX100 负责拍摄图片,X-T3 负责拍摄工作的视频及延时摄影。

我就像深谙此道的老行家一样,有条不紊地摆着机位,按动快门,身体轻盈地穿梭于不同的拍摄点。

然而第二次冲顶,我遇到了大暴风雪,如果是平时我会抱怨运气不佳,但是带着这台工程机我则无比兴奋。

f/26,1/3 秒,ISO 100

因为这正是我要的 “恶劣天气”,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能测试机器的性能以及拍摄不同的雪景主题了。

我近乎于疯狂地跑过每一个打滑的岩石,把相机摔在雪里,捡起来,在冰上奔跑,在水上低机位构图,直到我看不清取景框。

山顶能见度几近降到零的时候,我才从一条难以辨认的徒步路线上勉强下山。但我心中狂喜,一个早晨艳阳天,一个早晨冰天雪地,还有什么比这样的反差更能把我的拍摄推到 “极致”?

遭遇挑战与挫折

在巴塔哥尼亚拍摄,体力上的挑战是必不可少的,尤其是著名的 W 徒步路线最为艰难。

即使我选择在离菲兹罗伊和托雷锋最近的两个营地搭帐篷,从营地出发至计划中的几个拍摄点,也需要很强的体力支撑。

f/11,1/30 秒,ISO 200

在去拍摄地点的途中,我要攀登经过几处悬崖和巨石,这让我基本上只能携带一个机身和镜头,勉强外加一支最轻的三脚架。

在天未亮时,我就需要 90 度攀岩翻过一个山坡,抵达乱石岗之后,再行走几公里才能找到冰川湖。

于是在冰冷的夜,头顶昏黄的光在花岗岩上反射,湿漉漉的青苔在我的脚底作祟,汗水浸透了我的快干衣,再蒸发,再潮湿。

我跌跌撞撞来到了山脚下,湖泊边,时间刚好够架起相机,此时,红云泛滥。

f/11,1/5 秒,ISO 100

而真正的好日子是攀登到菲兹罗伊下最近的一个湖泊——号称 “巴塔哥尼亚之最” 的地方,全程上升,坡顶积雪,过半时间暴露在无遮挡的山体之上,在日出前抵达。

前一天晚上抵达营地的登山客向我透露了今天多云转晴的消息,这是我最期待的天气。

当看到天刚蒙蒙亮的一刻,我又充满失望,完全看不到山顶,浓云密布,湖泊都是灰色的。我跳上一块巨石,期待着奇迹发生。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天空就像被施了魔法,突然破裂开来,光线从天而降。

红色及金色的光朝山头上倾泻,整个世界都变了样,就像是为富士一亿像素无反中画幅相机导演的好莱坞大片,剧情在这一刻达到高潮。

十六天的拍摄很快结束,我带着心满意足的作品回国,开始给上海富士工作人员传输样片,但得到的反馈令我崩溃。

f/22,0.62 秒,ISO 100

可能是我自己疏忽打开了镜头自动校正功能,导致使用 JPEG 格式拍摄的作品不是东京总部所期待的,并且由于该机器还未上市,Lightroom 等修图软件暂时还不能读取 RAW 格式文件。

这让我犯难了!截稿日很快到来,我无法修片传过去,再一次陷入到深深的自责中。而没过几天我又得到了一个好消息,最新的固件更新来了,RAW 可以机内转位 TIFF 格式,就不存在 JPEG 镜头校正的效果了。

我欣喜若狂,马上把最好的几张转化,倒入 Photoshop ,做简单的调整后传过去,最终虚惊一场。

摄影师阿刘

总之,巴塔哥尼亚的日日夜夜给了我摄影创作的 “极致” 风景,富士一亿像素无反中画幅数码相机给了我得心应手的武器,于是我斩获了自己全年最值得称道的作品。

这不仅仅是一次样片拍摄,还是一次我个人的完美摄影之旅。

(图文:阿刘)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影像 » 为一亿像素相机拍摄官方样片,是种怎样的体验?

1 条评论

  1. art

    有点肉麻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