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欠 “空姐” 一句道歉:当 18000 条网络留言截屏拼贴出身体轮廓

我们欠 “空姐” 一句道歉:当 18000 条网络留言截屏拼贴出身体轮廓

在艺术创作体系中,女性话题向来不缺少摄影师的关注。艺术家们以不同视角,通过各种形式表现对女性群体及相关问题的思考与体察。

相比很多摄影师,王淋的作品更像是影像与行为艺术的实验性融合;她所关注的,也不仅是女性本身,更是对当下网络环境顽疾与语言暴力问题的担忧。

在互联网编织的虚拟世界中,人们仿佛被赋予了更多 “自由”,在数码面具的掩盖下,毫无顾忌地自我宣泄。每时每刻都有人在扮演窥探者或评论家,而网络舆论所指向的客体,已然失去了其原本真实的面貌,被强行加上他人赋予的标签。

在《@吞噬》系列作品中,王淋拍摄的这个女性群体具有共同的职业特性——女性空中乘务员,通常被人们称呼为 “空姐”,因其出众的形象气质与职业性质,时常会受到社会与公众的关注。然而,众目所及也往往会成为众矢之的,“空姐” 的高话题性也使其成为网络语言暴力的攻击对象。

曾经身为 “空姐” 的王淋,对此更加感同身受。于是,她将收集截屏的 18000 条网络评论留言打印出来,再使用大头针 “刺” 入照片中人物的身体,并将主体人物完全覆盖,以此隐喻网络语言暴力受害者所面临的处境。

摄影师自述

网络像是一块试金石,又像是一面镜子,百态众生各种心理无不显现。在以为不必承担责任的无所顾忌下的肆意放言,暴露着人性。美国《纽约客》杂志曾刊登过一幅著名的漫画描绘网络生活,旁注是:“因特网的伟大在于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

每一句语言暴力,都像针一样刺入这些女性。于是,我将网络留言截屏,全部打印,逐条用大头针刺入照片中人的部分,直至这些 “人” 完全被留言刺满,覆盖。她们就像是被 @吞噬掉一样。

18000 条网络留言截屏打印,用大头针刺入原作空姐人物的部分,完全覆盖。这一行为本身正是对互联网语言暴力侵袭过程的一个隐喻。行为完成之后的定格使我们看到,那些活生生的女性形象已难以辨认,只剩下模糊而莫名的轮廓,怪异地停滞于画面之中。

她们是被虚拟的网络世界驱逐的真实的人。她们消失了,消失在大头针与纸条之中,消失在社会对于女性强大的偏见之中;而与她们同时消失的,是我们对于个体生命,即人类自身起码的体认与尊重。

在网络世界 “民主” 与 “公共” 的观看与评价中,如此恶例似乎永无止境。人们享受这 “恶中之乐”,于狂欢中幻觉自我的膨胀和他人的消失。这里针尖虽小,肉眼几乎不可见。但它所编织起来的阴影,或许会在某一天,让许多人的世界成为空白,而不仅仅是她们。

为何想到拍摄有关网络语言暴力的主题作品?

王淋:我之前拍摄的一组空姐肖像作品在 2016 年图虫网举办的 “今镜头” 十佳摄影师大赛中获了奖。之后不久,腾讯新闻发了一片标题为 “揭秘美丽空姐私房照:机上穿制服寝室素颜穿睡衣” 的新闻。虽然这个标题并没有 “辛酸、外泄” 之类的字眼,但仍然逃不过大家对空姐的 “过分关注”。

短短两天时间,这条新闻已经有一万八千多条留言,浏览一下这些留言的内容,没有一条和摄影有关,都在讨论空姐是否漂亮。漂亮的被人希望占为己有,不漂亮的被人各种挖苦、戏弄。这些留言如针扎在我的心上,也扎在每位被拍摄者的身上。于是,我把这种感受转化为创作语言。

以 “空姐” 群体作为拍摄对象,有什么考虑?

王淋:我自己也身在其中。据我所知,自从有了 “空中乘务员” 这个职业,被拍摄下来的都是空姐身穿制服、妆容精致、面带微笑的照片。作为一名资深空姐,我感觉自己更了解这个职业的真实情况,所以工作之余就随手拍了。

《@吞噬》系列作品拍摄前,是否有明确的计划或方案?

王淋:这组作品是在之前拍摄的一组作品基础上制作而成的,完全是因为受到网络留言的刺激,瞬间产生的创作想法。

这个系列拍摄制作了多长时间?创作过程是怎样的?

王淋:这个系列使用的图片是之前拍摄好的,所以不包括拍摄,单是制作过程大概花费了三四个月吧。

我需要反复尝试留言字体的大小,还要比例合适,以保证留言内容在画面中可以被清楚地看到;其次就是选择针的类型、选择图片背板,以及选择什么材质的针可以比较容易刺入、又可以稳定固定。在尝试制作的过程中手指被刺破了无数次,经历了 “献血” 的洗礼,终于完成了这组作品。

如何选取收集这些网络留言与评论?通过大头针将网络语言覆盖在人物身上,这种表现形式如何与主题形成呼应?

王淋:我是收集了在网络留言的全部留言,没凭自己的意识进行筛选,我觉得这样才可以完全真实地进行呈现。近两万条留言中,不能说没有言论公正的,只有全部收集起来才能看出比例。

记得有句俗话说:“唾沫星子淹死人”。这些网络留言不正是一种唾沫星子吗?而且由于留言是匿名的,说起来就更肆无忌惮,“星子” 已经变成了 “钉子”。

在你看来,网络语言暴力形成的原因有哪些?对于这一社会现象或问题,你最关注或最担心的是什么?

王淋:在我看来,语言暴力形成的原因有很多种:有时候是一句话或者一个词;有的是因为一则新闻消息引起观看者的不满;有的大概只是一些误解。我担心的是,如果针对一个问题,人们能够用礼貌的语言阐述,解决的空间应该更大一些;如果用暴力语言,不仅不利于解决问题,反而适得其反。

有些严重的话语甚至还会造成精神伤害,而且对于使用语言暴力的人也并不是一件好事。长期以扭曲、灰色的思想或语言处理问题,逐渐形成的习惯也会影响现实中的生活。

你希望观者在观看这组作品后有何反应或思考?

王淋:我希望观看这组作品后,人们能感同身受,以己度人。

王淋

(图:王淋;采访:子皿)

(本文原刊载于《摄影世界》2018 年 10 月刊)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影像 » 我们欠 “空姐” 一句道歉:当 18000 条网络留言截屏拼贴出身体轮廓

评论

匿名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