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用创意剪切,将公共图片变成摄影作品?

他用创意剪切,将公共图片变成摄影作品?

“当代艺术不是个人艺术创作的产物,而更像是个人对展示的东西的决定——决定世界上匿名流传的图像哪些可以展示,并给它们一个新的背景或是否认它们原来的背景:一个展示给公众的个人选择,以这种方式成为一个被披露的、直白的和当下的事物。”——鲍里斯·格罗斯

策展人亚历杭德罗·卡斯特略特 ( Alejandro Castellote ) 引用了鲍里斯·格罗斯的这句话阐释伊丹豪(Go Itami)的艺术。

如果这种说法确实能够解释伊丹豪的作品,“决定” 和 “公众” 这两个词就是解读其作品的核心。

与玛塞拉·马格诺一样,伊丹豪的《塔兰泰拉舞》(Tarantella)系列作品通过使用公共图像创作完成。他下载 NASA 网站的图像,随后再进行裁剪。在这个过程中,他所做的就是,进行了 “决定” 或者说是 “选择”。

从历史上看,杜尚以穆特的名义在《盲男》上为他的小便器正名的时候,已经说过 “最重要的是他做出了选择”。

而今天的摄影艺术家正在用最丰富的方式践行着杜尚的主张。

从摄影自身的发展上看,这就像摄影术面世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人们由于摄影的复制性,不认为摄影是艺术一样。

我们会用同样的逻辑和理由质疑伊丹豪的作品。但实际上,就像摄影是用取景框选择拍摄对象那样,伊丹豪只是用截图工具选择而已。

因而,如果我们承认摄影是艺术的话,就没有理由质疑伊丹豪创作方式的艺术价值问题。

亚历杭德罗对此作出了解释:“伊丹豪分享的思考还得结合历史上随着摄影产生的一系列议题考虑。

摄影曾被认为是现实的复制品,人们对摄影作者身份在概念上产生质疑,因为传统观念中的作者是图像的创造者,只有这样图像的版权才归他们所有。

实质上,伊丹豪所做的就是挑选世界上的一些碎片并将其展示给大家,这与摄影的做法一样。” 伊丹豪决定和选择的图像,是那些与他 “所见” 完全相同的景象,是那些就像是他本人所拍摄的图像一样的图像。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他说,当复制品最接近人眼所见时,却离真实最远的原因。

他说过的一段话,也许可以回答 “复制” 所具有的意义问题。

“照片跟相机之间的关系其实不只是去复制眼前极为相似的物体,它同时也具有某种意义,或者是拥有某种唤醒故事的力量。我相信摄影的这个部分,也觉得其非常重要……我并不是让摄影本身持有某种意义,而是原本单纯地对眼前物体做拷贝的东西,在观看的人眼中变得不仅仅是复制,而是有其特殊意义。画面整体都在对焦框内,如果以欠缺中心的方式去拍摄,也许就会忽略认知的部分。事物本身的轮廓如果越清晰反而看起来会越抽象。人们看着我拍摄的作品时或许能够抱持着某种抽象的感触吧。”

在伊丹豪看来,对公共图像的直接利用所具有的 “复制性” 是具有意义的。

然而这种意义是公众赋予的,这种赋予又是基于对这些图像抽象性的认识所产生。

这意味着,当我们不把这些图像视为地图的时候,才有可能真正理解伊丹豪的《塔兰泰拉舞》系列作品。

2015 年时,伊丹豪曾经在采访中说:“我不知道摄影是否有极限,因为我甚至还没有站在入口处啊。对我来说,摄影还是有无限的可能性。我也想知道,摄影的极限会是什么?”

今天,我们看到的这个系列作品,大概可以看作是他对摄影界限问题的思考和回答。

对话伊丹豪

请介绍一下你自己,什么时候开始从事摄影?

伊丹豪:我从来没有在学校系统学习过艺术。进入大学后不久我就退学了,因为不知道自己将来想做什么。

后来,我发现很喜欢时尚行业,比如时尚品牌的公关或者时尚杂志编辑,因此我开始在邦卡时装学院学习。

也是在那里,我遇到摄影,并有机会在课堂上进行拍摄,这让我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很擅长摄影。

从那时起,我开始立志成为一名摄影师。最初我想从事时尚摄影,但是很快就厌倦了。

与此同时,我开始被森山大道(Daido Moriyama)和荒木经惟(Nobuyoshi Araki)这样的摄影师所吸引。我开始努力了解他们,并希望能够成为像他们一样的摄影师。

在《塔兰泰拉舞》系列作品中,你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网站下载图片并进行剪裁。为什么想到使用这种方式进行作品创作?

伊丹豪:NASA 的卫星图片随处可见,我觉得它们非常有趣。后来有一天,我发现 NASA 的网站是开放的,任何人都可以访问并看到他们所有的图片。

于是,我下载了很多我喜欢的照片。令我更加惊奇的是,这些照片的版权不属于任何人,是公有领域照片;于是,我开始思考,用相机截取眼前的景观和直接剪切一张不属于任何人的图片,二者是否是一样的?

如果我所裁剪的是一张版权不归任何人所有的照片,那么截取下来的最终图像可否称为我自己的作品?

带着这样的问题,我开始创作《塔兰泰拉舞》系列作品,并逐渐将其发展为一种概念。

NASA 的照片尺寸不一,我通过裁剪,将它们都截取成为 2 : 3 比例的照片;NASA 的原始图片具有很高的分辨率,这意味着一张照片可以被分割成多张照片,或者说,每一张照片都可以被无限截取。

通过这个项目,我试图对我创作的图像和 NASA 图片进行观看和分析,在我看来,二者的属性是一致的。

在创作前有什么明确的计划或概念吗?

伊丹豪:实际上,最初我并不认为这些图像会成为我的系列作品。当时,我更多地是感到好奇,而不是想要创作。

然而,当我开始收集 NASA 照片并不断审视它们时,这种创作形式逐渐成为我的一种概念。

哪些摄影师或艺术家曾对你的创作产生影响?

伊丹豪:我想说,我所看到和接触到的世界都曾对我产生影响。

我的摄影风格主要受到日本摄影师的影响,同时,1990 年代后期兴趣的意大利时尚浪潮也曾对我产生影响,如普拉达和英国音乐。

你如何看待挪用艺术?

伊丹豪:当今时代没有什么是绝对原创的。所有东西都能在谷歌上被搜到,我们所拍摄的照片也很容易在网上找到相似的图像。

然而,我依旧试图创造一些原创的东西,我认为这种行为本身就具有原创性。我试着探索那些还没有被他人发现或注意到的东西,然后借用它们,并运用这种矛盾。

我认为,作为一名从事艺术工作的人,这是我应该展现的。

伊丹豪(Go Itami)

(图:伊丹豪(Go Itami);文:曾睿洁、子皿)

(本文原刊载于《摄影世界》2019 年 5 月刊)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影像 » 他用创意剪切,将公共图片变成摄影作品?

评论

匿名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