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你有一张来自远方的照片,请查收!

叮!你有一张来自远方的照片,请查收!

2016 年,一个名为 “信号 PHOTO ” 的微信公众号悄悄地上线。

在第一篇推送中,它分享了一个故事:你知道世界上走得最远的摄影师是谁吗? 是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研制的无人空间探测器旅行者 1 号。

它在 1990 年 2 月 14 日那天,在距离地球 64 亿公里时,为地球拍了一张照片。照片里的地球大小约 0.12 像素。之后它会一直独自飞行,飞出太阳系永不返航。

2017 年 11 月,重庆。演员在演出前做准备。潘超越 摄

这是一张来自远方的照片,这是一个孤独的但愿意与你分享的信号,这也是一群身在远方、心有趣味、想好要用照片来释放 “信号” 的摄影师所讲给你的故事。

“信号” 的联合创始人潘超越说,这是一个寻求同类的摄影师团体。

2018 年 11 月,上海某商场一角。潘超越 摄

而团体成员,身上或多或少都有对影像狂热的细胞,有的是或曾经是职业摄影记者、有的是自由摄影师。他们通过照片来与彼此认同的生活共振。

这种形式有点像大学时代的社团,并无太多迫切要完成的现实意图,也没太多条条框框的钳制。

大家靠着热爱,打造了一间地下照片放映室,每周在固定的时刻,点亮幻灯机,把那些来自远方的照片一张张放给你看。

2017 年 10 月,重庆街头。张帆 摄

在持续两年多的时光中,信号的成员们一起发布了 100 多篇推送,其充满性格特质的照片和浪漫的语言表达,以及精致的元素设计,在热爱摄影的群体中积累了不少读者。

而摄影师们也依托 “信号”,从自己固有的影像实践中有所突围,一起完成新的拍摄,成功进入中国文联青年文艺创作扶持计划。

虽然近几个月,面临瓶颈的信号放缓了更新的节奏,依然有不少读者留言在问什么时候能看到新照片?

2017 年 10 月,重庆街头。张帆 摄

可能 “信号” 已经吸引了许多超出他们预想的同类,这些人在等待着,其成员们继续在闹市、在遥远的地方拍下所见,发出信号。

以下,我们采访了其成员潘超越,看看他们发出信号的经历。

摄影世界×潘超越

成立信号的想法大约是在什么时候萌生?为此做了哪些准备工作?

潘超越:信号是在 2016 年底成立的,初创的场合是与韩冲、远方(王毅楠)、孙一冰在北京的一次聚餐。

大家吃着涮肉、喝着白酒、聊着摄影,唯一的准备可能就是这顿聚餐的预算。

席间,正好聊到希望有一个督促自己多拍、多想的机制,于是就有了做一个 “摄影小组” 的想法。

2019 年 6 月 9 日,曼哈顿日落。李木子 摄

这个概念也不属于原创,因为我在海外工作时,就已经是 Instagram 上 “ Everyday 项目” 的成员。

参与这个项目的摄影师们共享同一个 Instagram 账号,定期分享自己的作品,以相同主题、不同视角为主打,受到欢迎。

创立的初衷是什么?是否拟定了发展目标?

潘超越:成员中很多都是专业摄影人,初衷是以某种形式强迫自己多拍、多想,希望通过某些手段提高自己的 “专业” 水平。

摄影这个行当,很多情况下职业与专业并不是必然联系。一开始成员们坚持以 “兴趣” 为目标。

创始期有哪些成员,是否可以总结下这些成员各自的特点和共同之处?

潘超越:一开始聚餐是四个人,餐后我们以分别推荐的方式将成员拉拢在一个微信群里。

包括韩冲、王毅楠、孙一冰、支媛、张帆、李木子、李亚楠、刘辰、刘禹扬、朱英豪、张羽和我,有职业摄影记者,也有自由摄影师和极度热爱摄影的人。

2018 年 7 月,美国旧金山。雾中风景。刘辰 摄

2016 年 12 月 22 日的一篇微信推文,是 “信号” 正式面世的标志。

就我理解,团队成员各自的差异要少于共性,毕竟能坐在一起吃饭、并以推荐的形式聚在一起,应该是自己所信任或所欣赏的 “同类”。

如果要提炼一些共同之处,可能有 “纪实摄影”、“中国摄影师看世界”、“精致” 等关键词。

那么对你来说,精致是什么?什么样的照片算得上精致?

潘超越:我觉得对信号来说,精致是舍得花时间。我们喜欢用更长的时间,更深度的视角去拍摄选题。

无论是信号的排期、专题,还是信号发布的每张照片,我们都希望它有深度,从而形成这种精致感。

2019 年 3 月,比利时布日镇。工作人员在搭建篝火晚会的木堆。韩冲 摄

目前团队有多少人?这些人是如何加入到团队里的?信号对于想要加入的成员有什么样的标准和要求?

潘超越:现在 “信号 SIGNAL ” 的微信群还有 10 个人。朱英豪离开、苏里加入、王毅楠和支媛离开、齐林加入,摄影师成员上有一些变化。

新成员的加入主要来自老成员的推荐,以及新成员自己的意愿。对于离开和加入,我们的态度都比较公开、民主。

如果说有一个标准和要求,那还是初创时一样的寻找 “同类”。

团队的工作机制和人员组成是怎样的?在具体执行的过程中,各成员如何分工?

潘超越:除了摄影师,张羽主要负责一些 PR 和项目策划的内容;钱旭妍是我们微博的运营。

摄影师则负责每期微信内容的策划、编辑、设计和发布,有点类似传统媒体的 “倒班制”。

2018 年 11 月 25 日,一头雌性棱皮龟在海岸巡逻员的监督下,在加蓬首都利伯维尔的海滩上产卵。城市的发展和越来越多的海洋塑料垃圾,使棱皮龟的生存环境越来越恶劣。齐林 摄

作为一个跨地区摄影师联盟,如何保持团队的交流和联系?

潘超越:主要是微信群沟通,偶尔有 “面基” 的情况。

成员也在上海、北京、香港、美国、比利时等城市和国家常驻,或者在拍摄路上。

信号目前通过哪些渠道进行传播?传播效果如何?

潘超越:最主要的发布平台是微信公众号,其他发布媒体有新浪微博、Instagram、豆瓣以及一些图片社区。

传播效果最好的还是微信公众号,阅读数在 3000~30000 间不等,属于摄影类公众号中等以上的水平。

通过这个平台,我们也建立了一个 500 人 的粉丝微信群。其他平台的传播效果不太理想,其中不少也停止了更新。

2019 年 2 月 12 日,伊藤小镇(Iten)是肯尼亚的长跑中心,海拔 2400 米,位于东非大裂谷的山脊上。每天上午长跑运动员们沿着盘山路跑到半山腰的一个操场训练,训练结束后再跑回。全程距离相当于一个马拉松。齐林 摄

是否可以总结下信号发布作品的特点,信号对于发布的内容有哪些影像标准?或者说,信号对于内容会看重什么?

潘超越:微信公众平台里我们设计了几个板块,比如全员需要参加的大专题 “数字系列”。(如信号 #1、信号 #2)

比如,“漫游” 是指对某地的所见所想;“尤里卡” 是突发奇想的专题;“手里见” 专注于手机拍照;“荐好就收” 是对如摄影周边产品、展览信息、活动的关注和推荐。

在日常内容运营上尝试过哪些创新?

潘超越:与其说是创新,不如说是坚持。我们坚持拍新的照片、坚持写很多字、坚持长内容、坚持独具匠心的版面设计。

2019 年,罗先,朝鲜。刘禹扬 摄

可以说,信号的形式有点像一个大学里的兴趣小组吗?在这个小组里,你个人获得最大的乐趣是什么?

潘超越:这个说法挺好的。重点是兴趣二字。我们聚在一起是为了寻找的同类,那什么是同类?

就是能够共享信息,有共同兴趣的人。所以说,组建信号的收获不仅仅是摄影交流,更多的是认识或者说加深朋友之间的关系,或者说情感。

再往下挖一层,摄影这个行业或者这个圈子,它本身就是一个建立在兴趣,或者说情感之上的圈子。

2019 年 5 月,伊朗德黑兰,地铁站。李亚楠 摄

摄影作为一种艺术表达形式,很难主观判别优劣,但它充满了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所以摄影也需要能交朋友的场所。

信号的成员大多一个人在世界多地,他也需要一个圈子。比如,李亚楠前一段去中东,我们其他成员也会给他介绍当地的资源给他,这样他就不是一个人了。

今年初,信号举办了自己的展览并得到了中国文联提供的一笔青年创作基金,这对信号的摄影师来说是一种肯定,也是一个鼓励。大家是否有一些新的创作计划?

潘超越:感谢中国文联基金会和中国摄影家协会的认可和支持。

但信号暂时处于 “休整” 的状态,有的成员继续拍摄、有的成员面临转型,希望 “新东西” 在不久的将来到来。

墨西哥莫雷利亚,一家灯红酒绿的酒馆里,一群人在嬉笑。孙一冰 摄

作为一个摄影师联盟,会不会有成员说希望信号给我带来些什么,或者希望能够通过信号增加收入?

潘超越:没有任何一个成员想过,或者奢望过通过信号增加收入。不是说不愿意,而是我们知道不可能。

同时如果信号的内容与商业委托相结合,那么拍摄一定是有妥协的。对我们来说,不是朝这个方向发展的。

要说一点小心思的话,我们更重视粉丝群体的认可、喜欢我们这种小组形式的人给我们的赞扬。

我们把它看作一个符号、一份象征、一种精神,希望 “信号” 成为来过、正在或即将进入成员身上和作品中的特质。

深圳世界之窗,富士山微缩景观后面的居民楼。孙一冰 摄

今年,有人发现信号的更新率有所下降,跨国家的团队组建非常不易,信号现在面临什么问题?打算怎么做?

潘超越:主要面临的问题还是作品和运营,一方面成员对于自己的作品有新的要求;另一方面,我们亟需运营专家。

当我们不知所措的时候,可能等待是最好的办法。

信号如何解决日常的运营成本?

潘超越:自费。

纵观国内外的摄影联盟或者团队,认为是否有比较好的模式值得借鉴?

潘超越:就个人目力所及范围,还没有发现一个团队可以平衡作品、收益、名声等因素,大多面临组织涣散、内容老旧、缺乏活力等问题。

我想,这是属于 “摄影” 这个行业的问题,不仅仅是联盟或团队。

2017 年 11 月,信号成员与摄影爱好者们。何脑斯 摄

像你所说,现在摄影业界有内容老旧、活力不足的问题。那么你认为,能刺激摄影不断自我更新的元素有什么?

潘超越:摄影术发明 180 年了,相比装置艺术、行为艺术等,它不算一门年轻的艺术。但艺术之所以是艺术,还是因为它跟人的创意、情感和主观表达有关。

与其他艺术形式不同的是,摄影一直是与技术结合在一起的,当你发现创作上遇到瓶颈的时候,可以调整客观的技术,尝试更多器材,尝试各种各样的表达方式。

现在很多 90 后或者 00 后,他们人生第一台相机就是手机,也因为手机对摄影产生了兴趣。那么当他遇到瓶颈时,就可以观察以前的人们是用什么拍照,买一台手动机械相机,或者大画幅相机来玩玩;而有摄影经验,一直用传统相机拍摄的人,有可能会发现手机摄影让他对拍摄产生了新的兴趣。

目前我们这个 “兴趣小组” 里,有人坚持有老式徕卡相机拍摄,有人一直习惯用数码单反拍摄,有的人现在开始尝试无人机、手机拍摄。其实,这就是在摄影界里不断交叉、不断相互刺激的一种方式,现在已经能经常看到了。

(本文原刊载于《摄影世界》2019 年 8 月刊)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影像 » 摄影师 » 叮!你有一张来自远方的照片,请查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