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用上帝视角看世界:当风景画师拿起相机,大地就变成了一幅精致的画

他用上帝视角看世界:当风景画师拿起相机,大地就变成了一幅精致的画

“观点” 可以指意见或思考问题的方式,也可以描述一个人在任何特定时刻对世界的认识。

这两种含义是密切相关的,因为一个人对生活的态度和所处的生活环境,将影响其对事物的认知和理解。

澳大利亚昆士兰州温多拉地区的沙丘,1994 © Richard Woldendorp

澳大利亚资深摄影艺术家理查德·沃尔登多普(Richard Woldendorp)的作品就是个例子。

对他来说,要深入感受澳大利亚沃土的壮丽和非凡,必须俯瞰大地。

理查德最著名的作品都是从空中拍摄的,在他的镜头下,澳大利亚地形就像一幅巨大而精致的挂毯,而那些抽象的画面是人们在地面上无法看到、也无法想象的。

西澳大利亚的管道工和殡仪馆馆长埃斯佩兰斯,1968 © Richard Woldendorp

这就是理查德观看世界的方式,经历 60 年的高空拍摄,他已成为澳大利亚杰出的航空摄影师。

理查德于 1927 年出生在荷兰乌特勒支,19 岁加入荷兰军队并被派往印度尼西亚驻守 3 年。

随后,与许多年轻的欧洲退伍军人一样,理查德在澳大利亚政府的支持下在印度尼西亚安家,1951 年移居澳大利亚,并定居在历史悠久的澳大利亚西海岸城市弗里曼特尔港。

西澳大利亚金伯利地区布鲁金林斯站的偏远诊所,1966 © Richard Woldendorp

在理查德漫长的职业生涯中,他曾举办过 38 次展览,获得过许多著名奖项。

作为一名才华与热情兼具的摄影师,出于对视觉艺术的杰出贡献,以及对澳大利亚风景的独到见解,2004 年理查德被授予 “西澳大利亚的活宝藏(生活珍宝)” 称号;2005 被评为 “鼓舞人心的西澳人”;2012 年获得 “澳大利亚勋章”(这是英国女王通过澳总督授予的一项公民荣誉)。

对话理查德·沃尔登多普

阿拉斯戴尔:是什么使你成为一名摄影师的?

理查德·沃尔登多普:最初,我是学风景画的,希望成为一名风景画家。1955 年,为了记录一次回到荷兰的旅行,我买了一台福伦达 6×9 画幅折叠相机。

当我用它拍摄第一卷黑白胶片时,它的性能令我吃惊,也使我感受到摄影和绘画有着相同的创造力。

回到澳大利亚后,我加入了一个摄影俱乐部,成员们通过设定的月度任务分享摄影技巧、设备和灵感,有几个成员非常喜欢我的作品,使我更有信心拍照,也对摄影萌生了更多想法。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新英格兰国家公园的桉树森林,1983 © Richard Woldendorp

1961 年,我参加了全国人像摄影大赛,获得一等奖和三等奖,从此便走上了摄影之路。

当时,我住在西澳大利亚州,但作为一名自由摄影师,我认为东部各州可能会有更多机会。

于是,我驱车 4000 公里到达墨尔本和悉尼,拜访政府部门和杂志出版商,向他们展示我的作品。

由于采矿业的扩张,那时西澳大利亚刚刚开始对外开放,他们对西澳大利亚的影像很感兴趣,而我愿意随时去任何地方拍照,于是便有了更多令我自豪的作品。

澳大利亚北部的鸟卢鲁,这是北领地南部的一个大型砂岩岩层,1990 © Richard Woldendorp

阿拉斯戴尔:经过半个世纪的发展,澳大利亚发生了很大变化。那时是什么样子?

理查德·沃尔登多普:西澳大利亚人烟稀少、多沙漠和盐湖,居住在澳大利亚东部的人或外国人当时对西澳大利亚知之甚少。

我为政府和杂志社工作,其中很多任务来自澳大利亚旅游局,我可以自由地拍摄我认为有趣的东西。

西澳大利亚一个大型矿区的灌木丛地,2004 © Richard Woldendorp

阿拉斯戴尔:你如何描述自己对自然世界的 “观看之道”?

理查德·沃尔登多普: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个人化的问题。我天生充满好奇,很享受被大自然的壮观震惊的感受,也容易被大自然的抽象形式所吸引。

从黑白摄影到彩色摄影,我仍然希望图像因形式而美妙,而非过度依赖色彩,这大概是受绘画经历的影响吧。

但尽管如此,我依然想尽可能地展示大自然的真实。

西澳大利亚城镇德比及周边地区的泥滩,1980 © Richard Woldendorp

阿拉斯戴尔:澳大利亚内陆一定和你童年生活过的欧洲风光大不相同吧。

理查德·沃尔登多普:欧洲的风景如画一般,但澳大利亚的风光更使我动容,它的广阔、它的光芒,以及它的坚韧都是独一无二的。

虽说澳大利亚是一片古老的荒芜之地,但也是世界上最平坦、最干燥且有人居住的大陆。

正如生活在欧洲的人们对它的印象一样:拥有宽广的河流、高耸的山脉和强烈的季节变化。事实上,生活在其中很难理解他的品格,但从空中俯瞰,我们便能感受到。

位于昆士兰州柯蒂斯岛的河口和沙洲,1997 © Richard Woldendorp

阿拉斯戴尔:你第一次航拍是什么时候?

理查德·沃尔登多普:1964 年,我与力拓矿业集团(Rio Tinto)签订了拍摄澳大利亚西北部矿业发展的协议,使我第一次认真地从高空俯瞰澳大利亚独特的自然风光。

后来,我去各地旅行,有时会受到当地农民的邀请,与他们一起从高空欣赏广阔的农场(农场面积可达 10000~20000 平方公里)。

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是优秀的飞行员,喜欢冒险,并拥有自己的飞机。他们还会告诉我哪里的地形和风光有趣,我也因此拍摄了许多好照片。

西澳大利亚埃斯佩兰斯附近麦田里的盐湖,1994 © Richard Woldendorp

澳大利亚内陆地形平坦、生态环境多样性强,拍摄时缺乏前景和背景,并且无法开车进入。

因此,从空中俯瞰,自然景观的特征更明显,盐湖、海岸线、潮汐变化、河流和沙漠都很迷人,还有正午刺眼的阳光、黎明或黄昏的横向光照,以及一年四季如梦变幻的风景。

而且,澳大利亚很多地方的景观依然很原始,从高空我们甚至能看到大自然数百万年进化的情况。

西澳大利亚图巴耶附近的 “犁形” 图案,2005 © Richard Woldendorp

阿拉斯戴尔:在航拍中,你遇到了哪些挑战?为了解决这些问题,你学到了什么技巧?

理查德·沃尔登多普:我总是以开放的心态去拍摄,没有任何期望,因为永远不知道下一个景象会是什么,这反而给我一种奇妙的感觉。

经过长时间的拍摄,慢慢地,我能预测到大片风景突如其来的时刻,并及时指导飞行员。

很多年中,我使用胶片相机拍摄,135 相机每卷 36 张,6×7 画幅的 120 相机每卷 10 张。

这使我变得更有选择性,但有时当最美的风景出现的时候,刚好到了胶卷的末尾,这是一件令人痛苦的事。我经常很纠结,如果这是胶卷的最后一个画面,还拍吗?

西澳大利亚卡尔古利南部乐弗罗伊湖的废矿石堆,2006 © Richard Woldendorp

阿拉斯戴尔:你怎么知道什么时候拍的是最后一张照片?

理查德·沃尔登多普:我似乎一直都知道。我喜欢拍照前在脑海中 “预判” 画面,尽管现在用的是数码相机,我仍然喜欢那么做。

我认为,更大的拍摄挑战在于如何预测和解释信息的复杂性,要做到这一点,必须有选择地观察现场。

西澳大利亚以色列湾以东的沿海盐湖,2006 © Richard Woldendorp

阿拉斯戴尔:在你拍摄的照片中,并非所有画面都是自然形成的,比如图巴耶(Toodyay)附近的 “犁形” 图案。

理查德·沃尔登多普:这些图案出自一个农夫之手,但他完全是无意识的,图案的形成主要得益于地形的限制。

从空中俯瞰之前,农夫并不知道他劳作的土地形成了一个独特的图案。

西澳大利亚中部的摩尔湖,2007 © Richard Woldendorp

阿拉斯戴尔:你拍了很多关于矿场的照片,记录了许多引人注目的景观,比如勒弗罗伊湖废矿石堆的景象。

理查德·沃尔登多普:是的。这张照片的形态也是人为形成的,但并非人类有意而为,因为只有从高空才能看到它的整体形态。

图中所有的点都是开采金矿和镍矿过程中产生的废弃物。

澳大利亚艺术家罗伯特·朱尼珀,1976 © Richard Woldendorp

阿拉斯戴尔:也有些照片虽然是真实的,但看起来就像绘画,使人很难相信它们是自然形成的。

理查德·沃尔登多普:它们的形态完全是由大自然创造的,我想通过影像展示它们的独特性。

我以完全俯拍的方式记录整个场景,观众没有地平线作为参照点,会不自觉地放大景观的抽象性。

依靠直觉拍摄、通过光和表现形式展现事物特征,这是我一直追求并坚持做的事。

西澳大利亚皮尔布拉大沙漠的蚂蚁空地,2003 © Richard Woldendorp

阿拉斯戴尔:当我翻看你早期的作品时,我看到画家罗伯特·朱尼珀(Robert Juniper)正在画画的那张照片。他的画似乎展现了一些你从空中记录澳大利亚风景的影像。

理查德·沃尔登多普:1950 年代,我住在澳大利亚西部城市珀斯的内陆山区达灵顿,那里宁静而优美,是很多艺术家隐居的地方。

1960 年代初,我第一次遇到了罗伯特·朱尼珀,那也是我开始摄影生涯的时候,他给了我很大鼓舞。

我们有过愉快而深入的思想交流,当我开始在空中拍摄时,我说服他与我一起飞行并亲自俯瞰澳大利亚的魅力风光。

西澳大利亚的绵羊小径和羊群,1986 © Richard Woldendorp

阿拉斯戴尔:澳大利亚是一个有故事的国家,拥有世界上最古老的文化。你拍摄过的地方也有自己的故事,帮助人们思考这片土地上的人民如何理解曾经发生的事,以及澳大利亚的殖民历史等。

理查德·沃尔登多普:从空中俯瞰澳大利亚,使我意识到是土著居民孕育了这片土地。他们的绘画就像我从空中看到的风景一样,每当我飞起来时,就会想起那些画。

比如《西澳大利亚沙漠中的蚂蚁空地》(Ant Clearings in the Great Sandy Desert, Western Australia)这张照片使我想起土著居民创作的复杂图案和图腾。

羊群小径通向水槽这张照片,表现了人类对土地的破坏。欧洲殖民者为了谋取钱财,过度放牧,导致土地出现大面积破坏性侵蚀。

2011 年,理查德·沃尔登多普的一张照片被使用在西澳大利亚珀斯市福雷斯特中心的电梯里,理查德·沃尔登多普 摄

阿拉斯戴尔:你的作品除了出现在杂志、书籍和展览中,也以很多与众不同的形式展现在大家眼前。

理查德·沃尔登多普:我将这些年拍摄的照片整理出版(共 27 本)后,不少建筑师、设计师和广告公司与我联系,并以不同的方式使用我的照片。

2007 年,一个演出团体在陛下剧院用一张我的照片为名为《光环》(Aureo)的表演做舞台背景。

在这场表演中,一个年轻女孩从床上摔了下来,跌跌撞撞地穿越梦境,进入了一个充满视觉幻想的世界。

2007 年,理查德·沃尔登多普的照片被投影为《光环》(Aureo)表演的背景,这是一场受斯巴达马戏团启发的表演,在西澳大利亚珀斯市皇家剧院上演,邱·丹尼 摄

2011 年,一位建筑师在电梯里使用了我的照片。2012 年,时装设计师萨拉·菲利普斯(Sara Phillips)用我的照片图案为其冬季系列设计了一种面料。

2012 年,时装设计师萨拉·菲利普斯用理查德·沃尔登多普的照片图案为其冬季系列设计了一种布料,迈克尔·瑙莫夫 摄

2018 年,安德鲁·霍格(Andrew Hogg)用我的一张照片为澳大利亚邮局的《艺术与自然》(Art and Nature)系列邮票设计了一张邮票。

2018 年,设计师安德鲁·霍格用理查德·沃尔登多普的一张照片为澳大利亚邮局的《艺术与自然》邮票系列设计了一张一美元的邮票,澳大利亚邮政公司供图

阿拉斯戴尔:你的拍摄经历已有 60 多年,多年来,在生活和摄影过程中有什么感悟?

理查德·沃尔登多普: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感激摄影生涯中的每一次拍摄经历。

我从没想过建立自己的摄影工作室,因为我可以完全自由地拍摄我想拍的东西,以轻松、愉快的心情感受大自然。澳大利亚环境的多样性不断给我灵感,不过人类对自然的破坏也使我感到羞愧。

作者简介

阿拉斯戴尔·福斯特是策展人、作家,是昆士兰大学社会福利与文化教授和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艺术学院兼职教授,现居于澳大利亚布里斯班市,工作范围遍及全球各地。

(图:理查德·沃尔登多普;文:阿拉斯戴尔·福斯特;编译:空灵)

(本文原刊载于《摄影世界》2019 年 10 月刊)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影像 » 摄影师 » 他用上帝视角看世界:当风景画师拿起相机,大地就变成了一幅精致的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