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坏天气,奔赴一场惊喜与意外交织的冒险

最爱坏天气,奔赴一场惊喜与意外交织的冒险

作为一名气象爱好者,我从初中开始自学气象知识,至今已有快 8 年的时间。在我刚刚学习气象时,我便产生了一个非常疯狂的想法——那就是在中国追逐气象风暴。

转眼到了 2020 年夏天。5 月 5 日这天,一场极端性的强对流天气袭击了江西。我通宵守候,想尝试用无人机去拍摄风暴。我通过气象雷达资料定位风暴的位置,随后起飞无人机,尾随这团风暴拍摄。就在此时,面前的风暴突然急剧扩大,演化成 “多单体雷暴”,云团底部剧烈波动,糙面云(世界十大奇云)就此产生。紧随其后的是降雨大爆发,一片片的雨幕冲破云底,十分壮观。

多单体雷暴,江西南昌,2020.5.5

于是,诞生了上面这幅作品。我开始再次集中学习中尺度气象学,查阅文献,同时抓住每一个空闲期出门尝试拍摄。7 月初,我再次通过气象雷达资料,提前预测了一团强风暴的袭击,拍到了 “下击暴流” 席卷而来的场面。

下击暴流,江西南昌艾溪湖,2020.7.3

上图拍摄于 2020 年 7 月 3 日下午。这天中午,我通过气象雷达资料,发现南昌城外有一团雷雨云正在极速发展,通过对比地图,我预测它将经过城东,我便提前赶到了南昌艾溪湖大桥上。这是一个极佳的风暴摄影机位,西南方几乎没有高楼阻挡。两小时后,与我预测的完全一致,风暴朝着我的位置滚滚而来。最后,我和我的相机、无人机,经历了一次被狂风暴雨侵袭的险境。

有了这两次通过自主预测拍摄成功的案例,那个尘封在脑海深处的想法再次活跃起来——2020 年 7 月中旬,通过分析气象资料,我得知内蒙古会有连续好几天的雷雨天气。地势平坦、空气通透的内蒙古,是国内最适合风暴摄影的地区之一。我订下次日的机票,火速飞往呼和浩特。

秃积雨云,内蒙古呼和浩特大青山,2020.7.14

上图摄于呼和浩特大青山,这是一团衰竭中的风暴(秃积雨云),在夕阳的照射下,云体的结构层次十分有趣。然而,在呼市的 3 天拍摄收获并不多。由于是第一次追风暴,拍摄计划上出现偏差,因此没有拍到非常满意的画面。

8 月 1 日,我再次飞往了内蒙古,在呼伦贝尔大草原上追击新一轮雷雨天气。

在呼伦贝尔的追风暴第一天就遇到了 “开门红”——超级雷暴单体。下图是我此生拍到的第一个超级风暴,这是它前侧宽广的弧状积雨云,底下黑压压的一片便是暴雨和冰雹的位置。

超级雷暴单体-弧状积雨云,内蒙古呼伦贝尔,2020.8.1

为了拍完整这个风暴袭来的画面,我坚守到了它到来的最后一刻(此时狂风暴雨离我还很远,我便心存侥幸,继续拍摄)。让我想不到的是,风暴前侧突然分离出了一股极端强劲的大风(气象学上叫 “阵风锋”),它瞬间带来 10 级以上的大风,让我死死抓住越野车顶的杠子才没被吹走,我的相机被掀翻,半个机身砸进土里。上车时我一度关不上拉开的车门,几十米高的扬沙,让车内灌满灰尘。幸好只是狂风吹拂,我最终得以在暴雨冰雹到来之前迅速离开。

几天后,我再次拍到了超级雷暴单体。下图摄于乌兰察布兴和县,这是风暴 “中气旋” 附近的景象,远方的阳光在风暴边缘穿透下来。

超级雷暴单体-弧状积雨云,内蒙古乌兰察布,2020.8.9
超级雷暴单体-中气旋,内蒙古乌兰察布,2020.8.9

幸运不会时时发生,追逐风暴也让我遇上了此生最恐怖的险情——拍摄上图时,我忽然听见远方的草地正在发出 “窸窸窣窣” 的声音,我感觉可能是有冰雹要来了,于是迅速拉上正在欣赏风暴美景的司机上车。几秒后,乒乓球大小的冰雹打下来了,在车内说话都听不清了,倘若晚了几秒上车,后果不堪设想。

当这个风暴经过头顶时,外面正下着大风大雨,我和司机选择先就地吃饭。忽然,一束阳光突然穿透大雨,我赶忙跑出去看,只见一道硕大的彩虹正横贯在草原上。顾不得大雨滂沱,我艰难地夹着两台相机和雨伞,跑到草原边上迅速拍摄。

彩虹与雨幡,内蒙古乌兰察布,2020.8.9

当彩虹逐渐消失,我的头顶后方突然出现了大量乳状云。此时太阳刚落山,我决定继续等候,也许会有火烧云出现。

火烧乳状云,蒙古乌兰察布,2020.8.9

如我所料,夕阳最终打在了乳状云上,橘红色的霞光瞬间染透了整个天地。这是我此生见过的最壮丽的天象——火烧乳状云。

乳状云逐渐远去,正在我准备收拾器材离开时,忽然发现,天边又有一团风暴开始爆发,于是我再次拍到了极端的天象组合——乳状云、闪电、云底垂悬的雨幡,以及马鬃一样的云砧。在蓝调余晖照射下,整个风暴散发着紫光,这也是我全年最满意的一张作品。

乳状云与雷暴与雨幡,内蒙古乌兰察布,2020.8.9

TIPS: 风暴拍摄指南

关于极端天气拍摄题材的器材准备,拥有一台高宽容度的相机、牢固的三脚架、以及减光镜(ND 镜)是非常必要的。我在拍摄时主要通过 “气象雷达” 进行预测,在风光摄影师熟知的天气软件 Windy 中就有这个功能。它的数据来源于各个气象雷达站,通过拖动下方的时间轴,可以看到回波的强度以及移动方向,以此预测风暴的位置。在拍摄中,最大的困难在于预测风暴位置,以及判断结构的变化。尽管我积累了不少气象分析的知识,能够通过许多行业级的资料进行预测,失误依然常会发生,毕竟气象分析不是 100% 准确的。同时拍摄风暴具有一定危险性,追风需谨慎,拍摄有风险。

摄影并文/刘屹靖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资讯 » 最爱坏天气,奔赴一场惊喜与意外交织的冒险

评论

匿名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