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宝有灵》第一集:青铜酒器中的动物世界

《国宝有灵》第一集:青铜酒器中的动物世界

耕于田,狩于林,渔于水,千百年来,华夏子孙秉持着与自然共处的生存之道,将现实与想象中的万物生灵,深深地刻入文明进程。

在青铜酒器中,它们幻化出一个动物世界。飞禽走兽纷纷抖落了身上的千年尘土,洋溢着久远的野性之美,跃过时空而来。

恶龙盘踞,猛虎食人,这件商代文物 “龙虎纹青铜尊” 所展现的龙虎威势,几乎跃出器身,扑面袭来。

龙身蜿蜒,龙首耸立,神话生物的庄重与威严,透过浅纹浮雕的对比,体现得淋漓尽致。虎身雄踞,虎头高昂,虎口之下竟是一个人形。东汉王充的《论衡·订鬼篇》引《山海经》佚文,记有 “虎食鬼魅” 之说。龙虎纹青铜尊上的 “虎食人纹”,很可能是取此意象,借以驱邪避凶。环绕龙虎的云雷纹和饕餮纹浑然天成,散发着古朴而神秘的气息,充满野性的狞厉之美。

这是西周文物 “盠驹尊”。骡驹形象被塑造得生动写实,它昂首站立,竖耳垂尾,稚气未脱。驹腹饰有圆涡纹,形制简练却趣味盎然。背上的盖子形似马鞍,打开它,便显露出盠驹尊的真正用途。这是一件酒器。

骡驹身上铸有一百零五字铭文,阐述了它的诞生缘由:

那时的幼马长成两岁后,就要离开母亲,正式编入马厩服役。它开始学习驾车,准备将来奔赴战场。西周时期,天子会举办 “执驹” 礼,以盛大的仪式祭祀马神,祝祷 “入伍” 的马儿征伐勇武,战无不胜。十二月的这次 “执驹” 礼上,周王将两匹小驹赏给了名叫盠的贵族,盠特地铸造了这件驹尊,铭刻下这份荣耀。我们可以从这只神气的小骡驹身上,一窥当年祀与戎的壮景。

这是西汉的 “错金银云纹铜犀尊”,凝结了当时顶尖的镶嵌涂画和铸造工艺,将苏门犀这一物种定格在了历史长河中。犀牛身形雄健,昂首伫立,肌肉、关节与皮肤都有着极其逼真的质感,周身覆盖着繁复华丽的错金银云纹,与青铜质地交相辉映,更显其夺目神采。犀尊腹部中空,嘴部有流,它是一件精美的酒器,更是兼顾了美学造诣与实用价值的典范之作。

超凡的匠心和技艺,造就超凡的酒器。酿酒也如造器,需要 “匠心品质、匠魂担当、匠术精益、匠器臻善、匠人制造”。

瞧!一个由青铜铸造的动物世界。用心聆听,仿佛还能听见踏马之声由古及今,想象虎啸龙吟,野性的呼唤永不止歇。

(推广)

来源:新华网客户端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资讯 » 民族品牌工程 » 《国宝有灵》第一集:青铜酒器中的动物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