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珍藏——卡帕的色彩

大师珍藏——卡帕的色彩

罗伯特·卡帕的名字家喻户晓,作是最知名的摄影大师之一,也是肖像和电影新现实主义的领跑人。在他的传记中,他被描述为:5.3英尺身高(约1.61米)。作为一名倔强的情人,若是女方示意想把他拴住共度一辈子,他一定会准时消失。

他爱过英格丽·褒曼,而事实上褒曼也是由卡帕介绍给罗伯托·罗西里尼(意大利新现实主义电影导演)。罗西里尼本人受到卡帕的影响很大,特别对卡帕严谨的美学特征,罗西里尼不单单要挖掘出戏剧性,同时还有充满危险的交流式的美,从而试图改变观察者。这可能是卡帕给电影做出的最大贡献。

他的作品不单单为我们构建了一个个人的华美篇章,还创作出最具当代意义的文学和交流。他的摄影方式既不是指责也不是泄愤,更不是艺术化的选择,而是三者的融合。他的视野是聚焦在生活中,并被生活感染。他不惧怕生活,也不惧怕他人。

卡帕的色彩-01

用他那句著名的话来说:“如果你的照片不够好,你还靠得不够近。”卡帕的彩色照片所传达的正是“贴近事物本质”,卡帕不是处在战争中,而是在战争内,在士兵的身边,他将自己的生命置于危险的边缘,他的照片正是如此告示的。

他贴近任何他拍摄的东西,贴近任何他拍摄的人。他用自己无尽的恨换来了照片,他因为拍摄那张著名的起义民兵而不被人原谅:被整个圈子的人都质疑照片的真实性。

卡帕曾在斯大林时期拍摄关于苏联的彩色照片,连同为照片提供文字信息的作者 John Steinbeck 一同遭到苏维埃政府支持者的憎恶,认为他们是在反对自己;同时也遭到反苏维埃人士的攻击,认为他们是亲近敌方。他知道无论拍什么,他都会搅起一堆的反应。

莫斯科红场前,一群年轻人等待参观列宁的墓。照片来源:国际摄影中心/马格南摄影
莫斯科红场前,一群年轻人等待参观列宁的墓。照片来源:国际摄影中心/马格南摄影

卡帕喜欢用相机捕捉世界,改变人们看世界的角度。而事实上,他远远不止改变了看世界的方式——这些照片仿佛催生了一种紧迫,仿佛关闭了一个警铃,使我们回到原来的位置看我们的世界,我们不再希望单纯地把某个真实的画面复制下来,而是在不破坏这些画面继续存在的前提下,从生活中将之提炼出来并不断地反复下去,这些充满视野但不加过多矫情成分的瞬间正是所要来炮轰人们的。

在《Holiday》(假日)杂志中卡帕提到:“我回到布达佩斯拍照时是因为我生在那;我能去拍摄莫斯科,是因为多数人都能这么做;我拍摄巴黎是因为战前我住在那里;对于伦敦,是因为战时我住在那;而拍摄罗马,是因为过去从来没去过那里,多么希望能住在那。”

在一些旅游杂志上,有一些卡帕拍摄的关于美国家庭在瑞士度假的照片。卡帕拍摄所有情景下的所有人,名人也好,陌生人也好,他从不趋炎附势,他也对此不感兴趣,对他来说,贴近生活是首要的,而观察是实现的必需方式,但这点不会难倒卡帕。

瑞士滑雪
瑞士滑雪
瑞士滑雪
瑞士滑雪

他从他的搭档 Gerda Taro 那学到不少,Gerda 27岁时就英年早逝,她死在“共和主义前线”上:当她站在自己队伍的坦克履带上时,由于顾着看镜头而不幸跌下并被坦克轧死。1954年,卡帕同样这么做:他曾专门等着一队前进的法军部队;他跑到堤岸上;他在部队撤退时踩在地雷上。

Gerda 和卡帕从来没有远离自己的拍摄目标,而是贴近。贴近前进眼前的人,贴近他们的肉身、所在环境、他们的皱纹,贴近企业家的骄傲和不满,这些都是卡帕所探索的。

卡帕总是带着一种认知拍照:当你认为生活把你排挤出去时,你无法找到真实,你失去了真实地活着的机会,失去了在世界留下脚印的机会;当你决定选择一条捷径去模仿生活时,你就已经失败了。

看卡帕的照片如果就这么看完然后走开是远远不够,你需要停下来并细细解读它们。卡帕摄影的秘密不在他的照片后期暗房处理,而是前期的探索,在这个探索旅程中,卡帕是唯一的主角,也是他实现贴近未知和想知的唯一拯救者,这个旅程也被命名为“贴近生活”。

卡帕的色彩-10

卡帕的色彩-11

卡帕的色彩-03

卡帕的色彩-04

Capucine,法国女模特兼演员,罗马的一个酒店房间里。照片来源:国际摄影中心/马格南摄影
Capucine,法国女模特兼演员,罗马的一个酒店房间里。照片来源:国际摄影中心/马格南摄影
Capucine,在阳台上,罗马。照片来源:国际摄影中心/马格南摄影
Capucine,在阳台上,罗马。照片来源:国际摄影中心/马格南摄影
滑雪者做日光浴。照片来源:国际摄影中心/马格南摄影
滑雪者做日光浴。照片来源:国际摄影中心/马格南摄影
二战期间
二战期间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影像 » 摄影师 » 大师珍藏——卡帕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