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手机摄影,职业的另一种选择

访谈|手机摄影,职业的另一种选择

对于惯用长枪短炮的摄影记者来说,手机摄影是天使还是恶魔?每人都有自己的观点,也许这篇访谈能给大家启发。

王建华在原文的编者按中写道:摄影记者与手机摄影的“恋爱”关系,开始是“女追男”,多半处于“被动”使用;现在激情一经点燃,是标准的“男追女”,已经彻底奋不顾身地投入了。

采访者: 居淼(《中国摄影》杂志)
受访者: 王建华(新华社摄影部新闻采访室副主任)

问:国内用手机进行专题摄影的摄影师多吗?
答: 应该是挺多的。以新华社为例,专业新闻摄影师用手机进行采访拍摄,有两件事值得一提。一次是 2012 年伦敦奥运会,当时报道组采用微博作为报道平台,首次在重大报道中鼓励专职摄影记者用手机拍摄一些影像,供新华社做微博分享。

另一次是在 2013 年芦山地震中,当时我们派往前方的摄影记者金良快,用手机创作了两组专题:《灾区劳动者》和《站立的废墟》。这应该是新华社摄影记者首次在重大突发事件的报道中,用手机作为主要拍摄工作,完成图片专题的报道任务。

手机摄影职业选择-01

问:摄影师在灾区选择手机摄影是出于发稿需要,还是表达需要?
答: 这两种情况都有。金良快抵达灾区时,地震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他的主要任务是报道灾区震后的生活和生产情况,他选择用手机拍摄这两组照片,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被采访者在手机前面更加放松,与摄影师有更好的沟通,整组专题达到较好的影像表达效果。

较早到达灾区的记者也有不少使用手机拍摄的,这更多地是出于发稿的需要,是为了更快捷地把稿件发回编辑部。

手机摄影职业选择-04

问:您认为手机滤镜效果与纪实摄影是什么关系?
答: 过去用相机拍摄几乎不存在滤镜的问题,手机拍摄则很容易获得一些特殊的视觉效果,并诱使拍摄者产生依赖心理。这在某种程度上,似乎是将影像后期的技术门槛降低了。

我们在用数码单反相机拍摄时,也会用到 Photoshop 后期,但这有一个相对成熟、统一的标准。而手机摄影用于新闻报道,目前在这方面还相对空白,但我相信这方面的标准或者“共识”的产生不会等太久。在我们的实践中,我们要求摄影记者用于新闻报道的手机图片一次拍摄完成。

也可以适当地提前选用滤镜,然后进行拍摄,这种操作方式我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先拍摄,再进入手机图像编辑软件调用滤镜效果,就不可以了吗?而且滤镜效果的使用究竟可以到什么程度呢?这个还有待业界进一步讨论,直至达成共识。

手机摄影职业选择-02

问:您所说的技术标准是会有某组织来颁布吗?
答: 去年中国摄影家协会和中国新闻摄影学会出台《新闻纪实类数字照片技术规范》,这是我国新闻摄影界一个比较权威、统一的技术标准。国外的路透社、法新社都有各位关于新闻摄影报道的工作守则,新华社也是如此。

可见,对用于新闻报道的用传统相机拍摄的数码影像,哪些是可以做的,哪些是不可以做的,标准是有据可依的。手机照片用作新闻报道,我认为首先以上标准仍然适用,但同时手机也有一些过去的标准或守则未能覆盖的区域,这是由于手机的技术特点和使用方式决定的。

我想手机摄影用于新闻报道,会在实践和争论中慢慢形成一个标准,达到共识。也许用不了多久,我们会看到一个“新闻纪实类手机照片技术规范”,这样对于手机摄影技术的界定就会清晰起来。

手机摄影职业选择-03

问:您认为手机摄影未来发展趋势将会是怎样的?
答: 从纯技术层面上讲吧,手机摄影与相机摄影会相互学习,不断完善自身,也许会产生更多类似三星 S4 Zoom、Galaxy NX 的“跨界”产品。相机的智能化是非常值得关注的发展方向,而手机的拍摄画质相信会在短期内有更大的提升。

手机摄影职业选择-05

受访者简介

王建华,山东人,新华社摄影部高级记者,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新闻摄影学会理事,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

曾任新华社中东总分社摄影记者,第五期台湾驻点摄影记者,在世界上 30 多个国家和地区留下采访的足迹。2008 年 1 月在北京举办《大城小镇看台湾》个人摄影作品展,2008 年平遥国际摄影节应邀放映个人作品。

2014 年,由王建华策展的《时代的面孔》摄影展在新华影廊推出。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资讯 » 访谈|手机摄影,职业的另一种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