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瓶白羊个性大比拼:你怪我更怪!

水瓶白羊个性大比拼:你怪我更怪!

如果把水瓶座和白羊座的对抗比喻成一场战争,那双方就是精灵族的城堡守卫战与兽族的掠夺焚城之役。抱歉,走远了,我以为我在给《魔兽世界》撰稿。

对水瓶和白羊这两个特别相异的星座:一个风、一个火;一个固定宫、一个基本宫,人们常常都会为他们冠上同一个“怪”这个字,他们与其他的星座太不相同,太特别,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都追求自由和个性,不惧固有的陈腐,勇于探索自我。

所谓照片如其人,看看尤金·阿杰特、爱德华·史泰钦这些人的作品就知道。水瓶白羊的作品是摄影高手的双子和天秤不会选择去做的极端领域,也是金牛和射手这些靠小聪明者拍照所鄙视的,亦是巨蟹和双鱼摄影者因为看不懂而无比崇拜的。

补充啰嗦几句。水瓶不是水,里面也没水,它是一个藏在古墓里的干瓶子,也许过去是装水用,水瓶座的人非常不具流动性,他们完全符合固定宫的顽固特征,死死守着瓶中坚信的灵魂,尽管外人都不知道里面是啥,甚至包括他本人。

白羊倒不是亚洲人心目中那种温顺动物,它多少带有些侵入的味道,这纯粹发自本能的探索欲望,带着点纯洁与顽皮,固执与冲动。

“有病”大战“白痴”

水瓶座摄影师 Juergen Teller 作品
水瓶座摄影师 Juergen Teller 作品
白羊座摄影师 William Klein 作品
白羊座摄影师 William Klein 作品

水瓶摄影师 Juergen Teller 真的是时尚摄影界的鬼才,他的照片我觉得每一个观众看完后都会忍不住想笑——敢这么拍!特别是他给 Marc Jacobs 拍的那张维多利亚广告片,把这样的贵族跟螃蟹一样扔到袋子里。

当然这样的性格也很符合他的领域,这和他乱七八糟的家庭关系有很大关系(有兴趣的可以去搜搜)。同时呢,他的奇葩双子好友荒木经惟也影响他不少。

白羊座的 William Klein 对摄影界充满了各种“恶意”,荒诞无比的作品充满了幽默与恶搞(当然了,史学家和批评家看待他会有别的角度)。他的这种疯狂无拘束的作品挺符合所谓的“纽约精神”。

人们说他是怪杰也没错,反正什么是“标准”什么就是他的眼中钉,你说他白痴疯子都好,反正就不可能随波逐流,一辈子不会。

“奇葩”大战“另类”

水瓶座摄影师 Erwin Blumenfeld 作品
水瓶座摄影师 Erwin Blumenfeld 作品
白羊座摄影师爱德华·史泰钦作品
白羊座摄影师爱德华·史泰钦作品

Erwin Blumenfeld 算是奇葩中的奇葩,他的作品充满着一种未来感。他和金牛座的达利还是很不同,达利的作品符号性很强,而 Erwin 却让人完全摸不到头脑,包括他为《Vogue》拍摄的那个著名的极简封面,不要联想太多什么禅意。

其实水瓶的“奇葩”很多都是来自于外人的不理解以及他们坚守的信仰,这个瓶子内的灵魂神秘到他们自己都不清楚,但无论怎样,水瓶不会放弃自己,哪怕这是股邪恶的力量,哪怕被人憎恨,哪怕这个世界上只有自己能理解自己。

爱德华·史泰钦作为古典摄影大师,一点也不具备“经典”或“典雅”这类词的意味,看看他把模特背过来拍就知道,当时的人估计都会无语死。“另类”这个词其实稍微让白羊有点点委屈,他们只是肩负起探索与开辟的任务而已。

像 Lady Gaga 吧,哪有女明星敢这么疯狂,女孩子不都喜欢飘飘亮亮的,结果她把演唱会弄得跟战场一样乌烟瘴气、血淋淋的,要么特别阴郁。反正就是让其他所有的表演节目显得特别枯燥无味。

“精灵”大战“巨兽”

水瓶座摄影师尤金·阿杰特作品
水瓶座摄影师尤金·阿杰特作品
白羊座摄影师 Robert Doisneau 作品
白羊座摄影师 Robert Doisneau 作品

小编本人玩不好《魔兽》里的精灵族,觉得太飘逸;也不太用兽族,没有那么强的冲劲。

正如我在开头所比喻的,水瓶座的一生就像是在守卫自己的精灵王国,这里的月亮之井藏着古老的灵魂。水瓶为了坚守它可以很绝情,可以不顾任何人的态度,可以放弃一切,哪怕这个过程中井水被污染了,哪怕这个王国已经被包围了。

因此,水瓶在爱情与事业面前,总是成为牺牲品,伤痕累累,他们无法像狮子那样跳出来,也无法像处女那样坚韧又灵活。

尤金·阿杰特所在的那个年代(19世纪末),能摄影的人都是有钱人,大多都痴迷于唯美的画意摄影。但是尤金坚持自己的理念:拍摄街头、小贩、工人等,直到去世,他都没有获得外界应该给予的名誉和收入。

演员克里斯蒂安·贝尔亦是如此,为了演好一部自己看得上的片子,他可以很壮、可以很瘦、可以很威严、可以很娘炮。

对白羊来说,行动就是最好的沉思,白羊似乎不会浪费一分钟时间去瞎猜想,他们永远活在行动与探索中。与水瓶不同的是,白羊不会苦闷着自己,不会为了自己的信念受到挫折而难过,不会为了城堡被侵入而哭泣。

因为他们就是那个进攻者,那个夷平路上一切障碍的执行者,怒了一声吼,干了就不顾一切。也因此,白羊的商人很多,存款金额一般都非常具有视觉美感。数数 Robert Doisneau 的奖杯吧,其实他过得并不比布列松差。

把水瓶和白羊的“怪”放在一起,味道非常不同,感谢这两个星座,摄影史才多了一些传奇和绯闻可写,不要总是抱怨他们的不可理解或脾气怪。想想看,如果摄影师都换成摩羯座,如今的摄影会是什么样?我要倒杯咖啡去了。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资讯 » 水瓶白羊个性大比拼:你怪我更怪!

1 条评论

  1. HELLO

    才子!!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