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上 Touit 穿越喜马拉雅腹地

带上 Touit 穿越喜马拉雅腹地

每个摄影师都有心中的完美镜头,超高解析力、浓郁的色彩、焦内如刀切,焦外如奶油、便携、“亮骚”……这些都是摄影爱好者在讨论镜头时所津津乐道的词汇。

影友的要求也随着数码科技的发展日渐苛刻。卡尔·蔡司镜头是摄影史上的传奇,在光学领域创造过无数奇迹,能够拥有卡尔·蔡司镜头是不少摄影师的终极目标。

非常荣幸,在出发前往喜马拉雅腹地前,我拿到卡尔·蔡司的 Touit 系列富士X卡口镜头,这正是测试或者说是考验卡尔·蔡司镜头的绝好机会。这里,我就与大家分享一下这次带着Touit穿越喜马拉雅腹地的奇幻体验。

卡久寺,Touit 1.8/32,FUJIFILM X-E1,f/5.6,1/500秒,IS O200,日光白平衡,手持,摄影:赵利山
卡久寺,Touit 1.8/32,FUJIFILM X-E1,f/5.6,1/500秒,ISO 200,日光白平衡,手持,摄影:赵利山

喜马拉雅腹地的绝世风光

拿到 Touit 时我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开拍了,但此行目的地是位于西藏与布丹王国交界的喜马拉雅山腹地,一个几乎荒芜人烟的地方——洛扎县。我从北京飞到拉萨后,首先要适应高原反应才能继续出发,离开拉萨后需要穿越喜马拉雅山脉才能到达洛扎县。

经过几天辗转,我终于到达了魂牵梦绕的目的地。马不停蹄,第一站我就选择了一个环境非常严苛的拍摄地——海拔接近五千米的白玛林措。之前曾经来过一次,当时就被这一面宛如遗落在雪山下,翡翠一般的湖水迷住了。从此它似乎有种神秘的力量在吸引我,让我念念不忘。

怜花的活佛,Touit 1.8/32,FUJIFILM X-E1,f/4,1/500秒,ISO 200,日光白平衡,手持,摄影:赵利山
怜花的活佛,Touit 1.8/32,FUJIFILM X-E1,f/4,1/500秒,ISO 200,日光白平衡,手持,摄影:赵利山

以前我都是带上全画幅单反和“大三元”镜头,还唯恐不够用,但每次最后都会累得失去创作欲望,甚至想把器材留在神山之下。这次放弃了笨重的单反,我带上富士无反相机和 Touit 系列镜头轻装上阵,就连三脚架也换成更轻便的。

跟以前比起来,这套器材的重量几乎让我轻松很多,脚步变得更加轻盈,选景、构图、拍摄也变得得心应手,让我把精力更多地用在创作本身。

不过,轻并不是 Touit 系列镜头的唯一优点,我们来看看用它拍摄的照片吧。晚上回到住所,第一时间我就把照片传送到我的 MacBook Pro 电脑,当打开一张用 Touit f/2.8,12毫米焦距拍摄的白玛林措时,我十分震惊,如此小巧的镜头拍摄出来的照片却那么让人震撼,远处的雪山和冰川,脚下的石头和小草,皆细微俱现,所见即所得。

不仅细节丰富,反差和宽容度都令人满意。再看湖水,色彩丰富细腻,同是蓝色系,却能分辨出很多色阶,从深蓝到天蓝,再到钴蓝、湖蓝,甚至出现了翠绿,就像调色盘中交融的蓝色系水彩颜料。正符合我风光创作的苛刻标准。之前对富士原厂镜头已经非常满意了,用了Touit镜头后才知道还可以更好。

淳朴的喜马拉雅人

阿多,Touit 1.8/32,FUJIFILM X-E1,f/2.5,1/500秒,ISO 200,日光白平衡,手持,摄影:赵利山
阿多,Touit 1.8/32,FUJIFILM X-E1,f/2.5,1/500秒,ISO 200,日光白平衡,手持,摄影:赵利山

喜马拉雅拥有绝世风光,更有世上绝无仅有的藏族文明。所以除了拍摄美景之外,还可以拍摄大量的人文题材。美丽的喇嘛庙、红袍翩翩的喇嘛、虔诚的朝佛者,都是不能错过的场景。这次来到喜马拉雅腹地,幸运的事情也是接二连三。

在到达卡久寺的第二天,我赶上了寺庙一年一度的“转神湖”节日,我跟着寺庙僧人与活佛一同徒步寺庙山上的三面神湖,一路美景千变万化,令人目不暇接,一不注意,精彩的瞬间就在身边转瞬即逝。这是考验我的眼力和镜头反应速度的时候。Touit 镜头的速度没有令我失望,我用它捕捉到了很多精彩瞬间:

朝佛的老人,Touit 2.8/12,FUJIFILM X-E1,f/6.4,1/500秒,ISO 1600,日光白平衡,手持,后期提高两挡曝光,摄影:赵利山
朝佛的老人,Touit 2.8/12,FUJIFILM X-E1,f/6.4,1/500秒,ISO 1600,日光白平衡,手持,后期提高两档曝光,摄影:赵利山

下山时,有只驴子跑到我们面前突然停下,打量着我们,位置刚刚好,背景就是远处山顶的卡久寺,我抬手就是一张,然后它就飞奔而去;走到一处水流旁,这里突兀地生长出茂密的粉色野花,小喇嘛飞一般地跑过去,活佛走到跟前,却用怜惜的目光看着盛开的花朵愣了片刻,于是我得到了这幅体现出活佛无限慈悲心的作品。

最后一天来到桑耶寺,作为此次穿越喜马拉雅腹地的结束地,我在这里又一次幸运地遇上桑耶寺为准备盛大节日而排练的金刚舞。平时苦修佛法的喇嘛们此刻变成了舞者,伴着法号与锣鼓的节奏翩翩起舞,如同现实版的飞天壁画。

金刚舞排练,Touit 1.8/32,FUJIFILM X-E1,f/5.6,1/250秒,ISO 200,日光白平衡,手持,摄影:赵利山
金刚舞排练,Touit 1.8/32,FUJIFILM X-E1,f/5.6,1/250秒,ISO 200,日光白平衡,手持,摄影:赵利山

当我拍摄金刚舞时,一回头,发现一位老妈妈也在虔诚地观看,由于光比变化很大,我迅速调整感光度,随手拍了一张,但照片还是严重欠曝,在显示屏中只见转经筒和老人眼镜上的高光,再想拍,老人已经走了。

这很可能只是一张废片,但我的经验是在相机里尽量不删照片,当我晚上在软件里打开 RAW 文件提亮了两挡光圈后,照片中的细节依然毫无损失地显现出来,甚至包括暗部墙上隐约的壁画。可见,除了体现出相机传感器的超高宽容度外,看来卡尔·蔡司镜头对暗部细节的捕捉能力也确实不凡。这幅照片的惊喜只是来得稍晚一些。

作者简介:

赵利山,自由摄影师;《时尚旅游》、《西藏旅游》等杂志特约摄影师;曾任 Mamiya Leaf 摄影师;曾任《时尚旅游》新媒体图片编辑;商业摄影师;摄影图书作者;代表作《看不见的西藏》、《西藏行摄之书》。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资讯 » 带上 Touit 穿越喜马拉雅腹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