湿版摄影里的中国

湿版摄影里的中国

之后的显影过程就更加奇妙了。

显影液有两种,其中一种的主要成分是硫酸亚铁,目的是用铁元素置换出金属银,但银是一种很不稳定的金属,为了加强显影液的稳定性和流动性,阿彻先生加入了酒精、白糖和白醋。

再和呈现出淡蓝色美丽晶体形态的硫酸亚铁相混合,显影液就配好了。整个过程看起来很像是在勾兑某种美妙的鸡尾酒。

显影液泼洒在曝光完成的玻璃上,15 秒不到影像就显现出来了,不过还只是乳白色玻璃上灰灰的图像,看不太清楚。定影之后才能看到真正的图像。

定影液也有两种,其中一种是氰化钾。把一瓶氰化钾倒在曝过光的玻璃上,瞬间就可以把没有经过光线照射的乳白色褪去而露出银色的影调来,定影效果十分显著,画面又干净又漂亮。

可是氰化钾这种可怕的溶液轻易碰不得,这玩意儿只需一滴就能杀死一大群人。幸好,上帝指派神奇的赫歇尔爵士发明了另一种温和的定影药剂——硫代硫酸钠,以取代那种烈性毒药。

硫代硫酸钠可以很慢地让乳白色如流水般慢慢褪去,留下闪亮的银色图像。

把一张湿版照片衬上黑底,美丽的银色影像活灵活现,影调细腻无比;衬着白底,又能得到一张负片。一举两得,既有照片又有底片,湿版摄影就是如此神奇。

玻璃上的魅影-(5)

上述湿版照片的制作过程看似轻松随意,其实本人在摸索工艺流程的时候,十分艰苦,万分谨慎。高精度的天平和各种计量器、温度计时刻放在手边。

暗房兼配药室里,书架上面排满了大大小小的药瓶和量杯。知道的,明白这是个摄影师;不知道的,恐怕要以为是个药剂师、化学实验师,甚至巫师术士了。

笔者之所以在试验湿版各种配方,以及在摄影和制作时极度小心谨慎,除了工艺复杂、极易失手之外,更主要的是湿版摄影离不开火棉胶,有时也少不了氰化钾,甚至难免要与硝化棉打交道,这些都是极端危险的化学药品。

从这一点来看,湿版摄影师简直就是坐在火药箱上照相。而在摄影发展史上,19 世纪的摄影师几乎每一个都是化学家和物理学家。

前面我们已经说过,自从 19 世纪中期欧洲的化学家们发明了硝化棉开始,世界随之改观。

从硝化棉到硝酸甘油,产生了著名的炸药专家阿尔弗雷德·伯恩哈德·诺贝尔,现在全世界的军火工业和爆破技术统统得益于诺贝尔先生的发明。

而从硝化棉到火棉胶,则产生了湿版摄影,后来罗杰·芬顿、马修·布雷迪将这一摄影术用于拍摄克里米亚战争和南北战争,让民众了解到战争的毁灭性。

现在我们所使用的摄影方式,无论是胶片还是数码,可以说都传承自 19 世纪的湿版摄影术。

诺贝尔的炸药发明事业刚刚开始,就牺牲了他的胞弟和五个亲密助手,而在湿版摄影术中,危险也时刻存在着。

可以说,火棉胶在湿版摄影的玻璃片上,既记录了牺牲者的魅影,又记录了摄影文化为人类救死扶伤、救赎灵魂的造福之路。

中国历史上有记载的第一张照片是随着大英帝国的炸药而来的。1839 年 8 月,摄影术在巴黎公之于众。

仅仅三年后的 1842 年 7 月 16 日,大英帝国全权公使璞鼎查爵士指挥炮舰攻到南京,除了迫使清朝政府签订丧权辱国的《南京条约》,也带来中国历史上有记载的第一次摄影。

玻璃上的魅影-(6)

此后来华拍摄的摄影师如雨后春笋,并在各个租界和通商口岸刺刀的庇护下建立了许多照相馆。

其时各国政要、探险者、寻宝人、军队,甚至小商人都怀着不同的目的和动机来到中国拍摄照片。

隆隆炮声中,大鼻子蓝眼睛的摄影师们一次次地按动快门,中国从高官到百姓一幅幅惊惧的面孔被凝固在了历史长河中。在 1860 年前,国人没有留下任何国人自己拍摄的相片。十年后依然鲜有。

今天,我想以国人自己的心态拍摄 “其时其人”,于是邀请模特儿进行角色扮演,创作了这样一组国人自己的相片。

(注:文中配图为孙诺湿版摄影作品)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影像 » 湿版摄影里的中国

1 条评论

  1. 赵愈

    祸国殃民的慈禧!使国家倒退 半个世纪啊!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