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Photo Shanghai 不可错过的 6 张照片

2014 Photo Shanghai 不可错过的 6 张照片

近年来,上海的艺术博览会每年都在增加,似乎要迫不及待地在 5 年内把 50 年没见识过的艺术品都引进来。2014 年 9 月 5 日至 7 日,专注于影像艺术的首届“Photo Shanghai 上海艺术影像展”在上海展览中心举行。

此次参展的国内外画廊规格颇高,带来了大量国际摄影大师的经典之作,从摄影大师亨利·卡蒂埃-布列松,到现任马格南图片社主席马丁·帕尔,到著名中国艺术家杨福东;从黑白摄影到彩色摄影,从纪实摄影到艺术摄影(如果可以这样粗浅地分类的话),涵盖范围之广,在国内摄影艺术展中还没有先例。

这样一场摄影盛宴,除了满足藏家们越来越大、越来越专业的胃口,摄影爱好者们也可以借此机会一睹原作真容,毕竟看画册和看原作的感受多少还是有差别,而且有些作品,可能真的不贵。

为此我们特意在参展照片中选择 6 幅最具代表性的大师作品,虽然仅仅代表个人趣味,但也算按图索骥的一条线索。带来这些作品的画廊本身都非常有实力,就算你不同意本文的看法,但在他们的展位你可能还会有其他意外发现。

勒内·布里(René Burri)

Kunming Lake,Beijing,1964年, gelatin silver print, 43.5 x 64 inch (110 x 163.8 cm) Ed. of 7,英国 Altas 画廊选送
Kunming Lake,Beijing,1964 年,gelatin silver print,43.5 x 64 inch (110 x 163.8 cm) Ed. of 7,英国 Altas 画廊选送
2014上海最值6张-02

勒内·布里可能是马格南图片社最为知名的成员之一,他拍摄的切·格瓦拉叼着雪茄的照片也是这位革命者最广为流传的肖像。他还拍摄过毕加索、贾科梅蒂、勒·柯布西耶等各个领域的名人。

Altas 画廊选送的《昆明湖》在去年的香港巴塞尔艺术博览会中也出现过,参加主要面向中国藏家和观众的博览会,画廊肯定考虑到这张在颐和园拍摄的照片对中国人来说会非常亲切。

勒内·布里与中国的渊源颇深,1965 年,他用 6 个月的时间参与马格南与 BBC 联合制作的纪录片《中国的两个面孔》(The Two Faces of China)的拍摄。

森山大道(Daido Moriyama)

Point de vue du Gras(18), 2013, 50.8X60.9cm,Platinum Palladium prints on Archival paper,日本 Amanasalto 画廊选送
Point de vue du Gras(18),2013, 50.8X60.9cm,Platinum Palladium prints on Archival paper,日本 Amanasalto 画廊选送
2014上海最值6张-04

Point de vue du Gras(意为“从 Gras 的窗户看出去”)被认为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一张成功拍摄并保存下来的照片,是法国发明家尼埃普斯(Nicéphore Niépce)于 1826 或 1827 年在他位于圣卢普的庄园里拍摄的。

照片呈现了他房子的窗户和窗外的乡村景色。2013 年,森山大道在与那张著名照片的同一地方取景拍摄了同名作,那里现在是尼埃普斯博物馆。

这张显然是致敬之作的照片并非森山大道一贯的摇晃、粗颗粒、与被摄物擦身而过的风格,也不是他最常拍摄的东京。

他曾说:“巴黎就交给巴黎的摄影家,纽约就交给纽约的摄影家,但是日本东京,我们自己来拍 。”因此他在摄影的诞生地规规矩矩地按下快门,充满“还要不断拍摄下去”的感情。

塞巴斯蒂昂·萨尔加多(Sebastio Salgado)

Amazonas Images,The Eastern Part of the Brooks Range,Alaska,USA.,2009年,美国 Peter Fetterman 画廊选送
Amazonas Images,The Eastern Part of the Brooks Range,Alaska,USA.,2009 年,美国 Peter Fetterman 画廊选送
2014上海最值6张-06

塞巴斯蒂昂出生于巴西,原是一名经济学者,为国际咖啡组织和世界银行工作。这项工作使他有机会去到咖啡豆产地非洲。在那里,他改变了自己的职业方向,拿起相机成了一名记录者。

最初,他的镜头对准的是饥荒、移民这类经典纪实摄影题材,也曾与包括马格南在内的多个顶级图片社合作。后来他与妻子一起成立了独立图片社 Amazonas,渐渐转向记录人迹罕至的自然景观和尚未经历现代化的原始人类文明。

他为这些照片起名“创世纪”(Genesis)。此次展出的布鲁克斯山脉东部的照片让人想起安塞尔·亚当斯的作品,时间的永恒流逝在其中一览无余。

马克·吕布(Marc Riboud)

Antiquary Windows,Beijing,China,1965年,美国 Peter Fetterman 画廊选送
Antiquary Windows,Beijing,China,1965 年,美国 Peter Fetterman 画廊选送
2014上海最值6张-08

与勒内·布里在中国拍摄纪录片同一年,另一位中国人民耳熟能详的摄影大师马克·吕布也在北京。这张《古董店的窗》拍得可以当作摄影教材,一张照片里有六个框,四平八稳,但框里的画面又非常灵动。

那一年马克·吕布和他的夫人一起来到北京,夫人是个黑人。两夫妇在琉璃厂逛时,小孩子们好奇地跟着他们,因为没见过黑皮肤的老外。

进了古董店,他夫人在买印章时,外面小孩走来走去,他举起相机对着窗户拍下了这张照片。马克·吕布对中国许多摄影师都产生了很大影响,上海、北京、香港、澳门都曾举办他的影展。

安德烈·柯特兹(Andre Kertesz)

Chez Mondrian,Paris,1926年,gelatin silver print,美国 Peter Fetterman 画廊选送
Chez Mondrian,Paris,1926 年,gelatin silver print,美国 Peter Fetterman 画廊选送
2014上海最值6张-10

这张照片摄于荷兰抽象画家蒙德里安巴黎的家中,是一系列与蒙德里安相关的作品之一。出生于匈牙利,后移居美国的摄影师安德烈·柯特兹喜欢用多变的几何形态来结构画面,与蒙德里安的画作不乏相通之处。

照片中静物与光影的感觉又仿佛得了莫里亚蒂的神韵,简直引人入胜。他曾说:“我出于本能的直觉试图在我的照片中展示出画家的精神力量,这就是他的简洁、简洁、简洁”。

柯特兹的照片充分显示了艺术与生活融为一体的境界,布拉塞曾说:“柯特兹有着对伟大的摄影家来说必不可少的两个特质:即对这个世界、人与生命体的不倦的好奇心和精致的造型感觉。”

荒木经惟(Araki Nobuyoshi)

Nobuyoshi Araki,Erotos#2.2013,61X51cm,Platinum Palladium prints on Archival paper,东京 Amanasalto 画廊选送
Nobuyoshi Araki,Erotos#2.2013,61X51cm,Platinum Palladium prints on Archival paper,东京 Amanasalto 画廊选送
2014上海最值6张-12

荒木经惟的这幅参展照片虽然属于色情(Erotos)系列,是他常拍的题材,但并不是他的常见作品。他的代表作,那些被捆绑着裸女,通常都要经过裁剪或打上马赛克才能在媒体上刊登,而且他的审美,大部分时候也和大众审美格格不入,甚至会让许多人觉得丑陋。

实际上他的裸露的照片,也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色情,他是有意要通过大量拍摄这样的照片,展示一种有别于《花花公子》式的以激发荷尔蒙为目的色情的“反色情”,改变人们对色情的庸俗理解,因为对他来说这些都是“美”,裸女的美和一朵花的美并无分别。

这张眼睛的特写照片乍看之下却十分清纯,好像和色情毫无关系。然而荒木经惟是那种可以从任何事物中发现性感、欲望乃至色情的人。作为观众的你,也许可以通过观看这张照片,领悟什么是真正让荒木如此心动与执迷的“色情”,由此,对他的那些“不雅照”,也许也会有新的认识和观感。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资讯 » 2014 Photo Shanghai 不可错过的 6 张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