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女座的伤疤,Nan Goldin 的永恒

处女座的伤疤,Nan Goldin 的永恒

天气突然转凉,可以把冬天的衣服统统拽出来了,作为懒货的我,一口气把夏天的短裤直接推到衣柜最里面。

打住,如果你的身边有处女座老伴,你将面临着顺便被直接推出家门的可能。

这样的说法大家一定不陌生,可是真和处女座相处在一起的人倒不会这么觉得。

不知道有人遇到过狮子座的女生一大早熨衣服或者一个天秤座的男生无休止地调一副画平衡的场景吗?有?很正常!

的确,以太阳星座来论事本身就充满着各种潜在的问题。大多数人认为处女座的人拍照也是横平竖直、关注模特身上是否有粒尘时,他们已经带着这样错误的偏见很久了,如果这样倒不如彻底不信星座。

处女座的伤疤-01

摄影史上有许多摄影师的影响是跨时代和国界的,处女座的 Nan Goldin 当之无愧为其中之一。

了解她的朋友一定熟知她的风格,看似随意的抓拍风格连一丁点强迫症味道都没有:没有板正的构图,没有干净的画面,甚至不少人会误以为这种重口味的照片是双鱼座的风格(关于双鱼到底是怎样可以参考《请敬仰双鱼,他们的摄影气壮山河》)。

那么处女座的作品到底是什么味?

处女座的伤疤-02

关于处女座,我一直在考虑要如何写,因为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星座(土相星座每一个都很心理 BT),决不能敷衍地拿“完美”来概括一切。

首先这么笼统形容处女座就一定是非土相人,土相的人无论事情做得怎样,他们永远看不到完美,看不到“知足”。

金牛座在拥有巴比伦花园后还会考虑修建一个更为闷骚的酒窖或茶亭,摩羯座则拿下了莫斯科还在暗地里想着如何搞定柏林。

土相生下来就是火相的代罪羊(金牛接白羊——无懈探索激情转为专注的倔强与固执,摩羯接射手——自我精神的寻找转为无尽的隐忍与毅力)。

打个比方说就是战火后的反思与沉寂,处女是为荣誉与高傲的狮子负罪,一种对绝对成就后的不安与恐慌,一种选择的恐惧。

这种恐惧到了天秤座就更为内在化,进而一步步变成天蝎的“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这样自我保护的闷闷性格。

处女座的伤疤-03

或者换句话说,在狮子的最高荣誉之后,处女归为一张白纸(也因此有了这个名字),一切进入一个新的境界。它是物质向精神转化的入口——由外界到自我内心(后面按顺序的射手、摩羯、水瓶、双鱼,外人越来越无法理解)。

处女是金牛的物本能和摩羯的欲本能的中间分割点,也是与将秩序打破、追求想象与浪漫的双鱼成 180 度对立。

处女座的特征很明显,例如做一件事情尽心尽力,对一个问题多重的思考,对细节的把握和要求等。

因此处女座成了被黑对象:鸡皮小事斤斤计较,琐碎的东西特别不怕费工夫,可以忍耐各种单调的活(好比说叠衣服、洗碗)。

处在巨蟹、狮子这两座最高山脉背后的他们其实不是吹毛求疵,而是不知道成就的高峰还能是什么,他们质疑一切。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资讯 » 处女座的伤疤,Nan Goldin 的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