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罐儿,亚当斯

咖啡罐儿,亚当斯

亚当斯的粉丝,摄影师 Timothy Archibald 曾这样形容他对其作品的感觉:“这些年来,我对亚当斯作品的情感是复杂的,从爱到恨,到不屑一顾,然后再度被征服。那是各种层次的情绪。”

大概正是出于这种心理,当他看到印着亚当斯作品的咖啡罐儿出现在眼前的时候,并未感到一种破灭,而是为这种商业和艺术的结合叫好。

但亚当斯的好朋友 Imogen Cunningham 却并不这样认为,她认为艺术家的 A 应该大写,这样商业味太浓。她曾给亚当斯送去一个咖啡罐,里面种着一株大麻。

亚当斯回忆起这个故事,他说,“Imogen 意图非常清楚。因为我当时还给 Datsun 做一个电视广告,这家汽车公司每有一位试驾者,就会给美国林业局捐一棵树苗。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想法,因为我们可以得到更多的树木。但很显然,Imogen 不会从这个角度看问题。”

亚当斯的照片出现在 Hills Brothers 的咖啡罐上是 1968 年,这是一个什么年景呢?摄影的收藏体系以及市场尚未形成,艺术家需要完成商业任务才能谋生。

亚当斯在一次访谈中提到,1931 年,他曾受邀给一所学校拍摄宣传册照片,其时他刚刚从教钢琴转行做摄影,能用摄影赚钱谋生对他来说相当关键。

亚当斯服务过的客户包括加州大学,美国信托公司,他的著名作品出现在月历、海报以及商业产品广告中。不过,大多数他的商业作品都被雪藏起来。因为人们认为这不是他们所熟知的亚当斯。

据一位跟帖的粉丝说,事情后来的发展是,亚当斯把 Imogen 送他的咖啡罐大麻养大,然后给抽了。如果情况属实,这实在是一个相当精彩的行为艺术。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资讯 » 咖啡罐儿,亚当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