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 2014 平遥|杨延康:要重视学习和梳理摄影史

对话 2014 平遥|杨延康:要重视学习和梳理摄影史

杨延康,自由摄影师。其代表作《中国乡村天主教》系列、《藏传佛教》系列广受业界好评,曾获德国《明星》周刊、《GEO》德国国家地理杂志 HENRI NANNEN PREIS 2005 摄影大奖。其最新作品《心象》系列正在全国巡展中。

您如何看待 2014 中国平遥国际摄影节院校展?相比往年,好在哪里?

杨延康: 首先,第 14 届平遥国际摄影节院校展集中设在土仓展区特别好。参展的学生也可以看到其他同学的作品,相互比较和学习,可以看到指导老师如何呈现学生的作品,这样集中展示的方式很好。

其次,学生通过学校教育,学习艺术,在毕业时呈现出一组摄影作品,可以看出来他们是有一定思考的。当然,指导老师和策展老师很重要,在整体作品和展览中重要性大约占 30% 吧。

不过,我认为更多反映了是学生自己的思考,包括读摄影史,看大师的作品,听讲座、看展览等,都融入了学生自己的思考。但是,很多同学的作品仍过于简单。

作品过于简单,主要表现在哪些方面?

杨延康: 主要表现在思考的深度。摄影本身没有那么简单,摄影史像古代史一样,学生要看到多彩的内容和很多摄影大师的思想,要能发现许多东西。

当下的摄影,摄影师的观点特别重要,很多东西来源于摄影人内心。但学生比较年轻,阅历和经验,以及对世事的沉淀较少,很多学生认为的纪实或观念表达就是拿着相机去采风,随便拍一下。

比如:两个同学在一个花地里,脱掉上衣,靠在一起,来表达一种所谓的观念;两个小孩在地里一起玩,来表现两小无猜;藏族的几张图片中,拍一张孩子的脸,他们认为这就是纪实。其实摄影的道路是漫长的,这些手段还是过于简单了。

因此,需要学习和梳理摄影史,在学习和梳理摄影史时,看一些成功的案例,看很多艺术家和大师的事例,看他们是如何走过来的,从而寻找启发,坚持自己的理想。

其实做一名摄影师是非常苦的,需要韧性和耐力。假如只想在摄影方面发点财,生活得简单些、好玩些,那还是奉劝年轻的同学们别选择这条路了。

我感觉,土仓展区的作品和柴油机展区、棉织厂展区成熟摄影师相比,很不一样,就是色彩运用和画面构图都比较灵活,您怎么看这点?

杨延康: 这一点并没有错,因为学生大都 20 多岁,比较年轻,思想活跃,对色彩的把握比其他展区的作品灵活,画面呈现方式也新鲜很多。

做这种视觉符号,孩子们的手法和方式更多,这是他们内心的观看和表达,但是,这种关联性通过与大家的交流是否能产生更深层次的可读性是非常需要关注和讨论的。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资讯 » 对话 2014 平遥|杨延康:要重视学习和梳理摄影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