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对话玛格南领军摄影师 Josef Koudelka

访谈|对话玛格南领军摄影师 Josef Koudelka

摄影师简介:

捷克出生的法国摄影艺术家 Josef Koudelka 是古典摄影的捍卫者,他所拿下的奖项包括法国的 Prix Nadar 奖(1978年)、the Hasselblad Prize(哈苏奖,1992年)、the International Center of Photography Infinity Award(国际摄影中心无限奖,2004年),同时他还是马格南的领军摄影师。

以下为 《纽约时报》记者 James Estrin 采访 Josef Koudelka 的对话:

除了摄影,谁或什么是你的灵感来源?

在我的生活中和摄影中,我没有任何的偶像,我就是行走和观看,任何东西都能启发我。40年前的我和现在的我很不一样,我旅行了40年,从未在一个国家停留超过3个月,为什么?因为我想看更多,如果呆的时间过久我就如同失明。

我的成长让我成为现在的自己,也早就了我的照片。别人问我:“你是捷克人还是法国人?”我不知道,也许他们可以告诉我我是谁,我是不断旅行的“产品”,但是我知道我来自哪里。

你曾说过你不喜欢提前计划?

我计划,我知道我要去哪也知道要去做什么。同时,我也保持放松,忘记计划,对我而言,旅行是关键。

马格南领军摄影师JK-01

我不太了解工程,不知道这对你的摄影是否有影响,两者有相关之处吗?

我很开心我成了一名工程师,我喜欢飞机,如同摄影。7年的工作让我意识到我能做什么,我不能做什么。我没有成为大老板的野心,我知道我是什么样的工程师,我当时30岁,我不想30岁就死,我一定要远走高飞。

我至今都在摄影的道路上不断突破,也知道自己的局限。许多摄影师都活不过40岁,我其实本应该已死的,这是别人所说。无论怎样,我依然喜欢摄影,热爱生活,我继续拍照,至少我不给自己那么多局限。

捷克工作的岁月让我爱上自由,你会尝试保留这种自由感、不断走远,打破常规、摧毁条条框框,然后再次启程。

有一个说法就是开始摄影时你就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就好,你同意吗?

完全同意。你买你的相机、胶卷,任何东西都取决于你自己,这是摄影给你的自由,当然去掌控它也是一个大挑战。

马格南领军摄影师JK-02

您现在在忙什么项目?

自1991年以来我一直忙于一个考古遗址上的计划,我行走了19个国家的200多个希腊-罗马遗址,然而还需要3年多努力。今年我就在马赛展示了已有的作品,问题还是财政方面。胶卷、暗房处理的费用等等,我一分钱都没挣到。

不过现在用数码相机,我就只需要付路费,然后住在朋友那,我还有3年多,我希望做一个重要的展和两本书。

在旅途中看到的这些遗址和遗骸你得到了什么启发?

没有任何东西是永久的!布列松常常告诉我说我的问题是不为未来考虑,这就是我在这次旅行中所习得的,当然也不必考虑太多。

要想活下来也不必需求太多,因此我从来不担心财政问题,如果没有钱我就先借用以节省拍摄时间。

时间是你生命中唯一拥有的东西,可能有人老了才会这么认为,但我一直都这么认为。

Josef Koudelka 摄影作品欣赏:

马格南领军摄影师JK-03

马格南领军摄影师JK-04

马格南领军摄影师JK-05

马格南领军摄影师JK-06

马格南领军摄影师JK-07

马格南领军摄影师JK-08

马格南领军摄影师JK-09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影像 » 摄影师 » 访谈|对话玛格南领军摄影师 Josef Koudelk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