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rick Willocq:原始部落女性首次分娩仪式

Patrick Willocq:原始部落女性首次分娩仪式

在刚果的埃孔达原始部落中,生活着一群俾格米人,他们有一种名叫“我是 Walé ”的仪式。该仪式以歌舞形式庆祝女性首次分娩。俾格米人认为女性的首次分娩是其生命中最重要的时刻。

在部落中,年轻妈妈(通常 15-18 岁)被称为 Walé,意为“初次分娩的哺乳期母亲”。她们在生下第一个孩子后会回到自己父母家,过两到五年的隐居隔离生活,在此期间她们会受到特殊照顾,但不能过性生活。

隐居结束后,她们以歌舞庆祝,歌舞要遵守固定模式,但又各具特色,体现每个人的各自特征。她们歌唱自己的孤独,又以幽默调侃的方式赞扬自己,并质疑其他 Walé。

摄影师 Patrick Willocq 深入这个原始部落,拍摄记录了这一仪式的全貌。

这位 Walé 名叫 Asongwaka,21岁,在分娩后,自愿被隔离三年。她是部落中少有的受过教育的女性,可以阅读和写作。她在歌唱中清楚地表达着自己的优越感。
这位 Walé 名叫 Asongwaka,21 岁,在分娩后,自愿被隔离三年。她是部落中少有的受过教育的女性,可以阅读和写作。她在歌唱中清楚地表达着自己的优越感

“我一直痴迷于土著部落,因为他们拥有我们现代社会已经遗失的财富,在刚果,很多部落仪式正渐渐消失,而俾格米女性初次分娩时这一传统却抵挡住了现代生活的压力——可是还能坚持多久呢?

“为记录下这一对母亲、生育以及女性的崇高敬意,我邀请了五位俾格米妈妈参与本次拍摄,每一个场景都是他们隐居生活的视觉再现,并将在解除隐居生活的仪式上诉诸歌舞。”

这组作品是对全体女性,尤其是对“我是 Walé”仪式的个人思考。

在五位俾格米妈妈以及她们各自部落同胞的配合下,一批民族音乐学家,艺术家,森林工匠等共同努力造就并丰富了这部“我是 Walé,请尊重我”的摄影项目。

Asongwaka 的父亲决定不论她本人是否同意,都将把初产后的 Asongwaka 隔离起来。这个画面表达的是在被隔离的3年期间,Asongwaka 感觉自己向被关在监狱中一般,充满孤独
Asongwaka 的父亲决定不论她本人是否同意,都将把初产后的 Asongwaka 隔离起来。这个画面表达了在被隔离的 3 年期间,Asongwaka 感觉自己向被关在监狱中一般,充满孤独
这位 Walé 名叫 Epanza Makita,19岁,被隔离1年,这个画面展示的是在禁欲期间,这位 Walé 遇到的男性挑逗。她唱到:当有男性向她献媚时,她表现的像冰雪一样拒绝了他们,在自豪之中,她质疑其他的 Walé 是否能做到这一点
这位 Walé 名叫 Epanza Makita,19 岁,被隔离 1 年,这个画面展示的是在禁欲期间,这位 Walé 遇到的男性挑逗。她唱到:当有男性向她献媚时,她表现的像冰雪一样拒绝了他们,在自豪之中,她质疑其他的 Walé 是否能做到这一点
这位 Walé 名叫 Oyombé,22岁,被隔离5年。在隔离期间,她的母亲传授给她新的社会生存技能,助手负责照顾好她的生活。她把自己被隔离的生活比作在大海中航行。头上的羽毛被微风拂动着,船就要靠岸,象征着被隔离生活即将结束
这位 Walé 名叫 Oyombé,22 岁,被隔离 5 年。在隔离期间,她的母亲传授给她新的社会生存技能,助手负责照顾好她的生活。她把自己被隔离的生活比作在大海中航行。头上的羽毛被微风拂动着,船就要靠岸,象征着被隔离生活即将结束
由于隔离期间禁止劳作,所以 Oyombé 的大量时间都是在屋子里照看小孩,这种感觉就好像殖民时期,管理者强迫所有人都下地干活,而她却孤身一人
由于隔离期间禁止劳作,所以 Oyombé 的大量时间都是在屋子里照看小孩,这种感觉就好像殖民时期,管理者强迫所有人都下地干活,而她却孤身一人
这位 Walé 名叫 Lokito,17岁,被隔离2年。“我是 Walé”仪式有诸多禁忌,比如不允许有过多体力劳动。因此,在隔离期间,Lokito 增重不少,丰腴的外表是生殖力旺盛的表现,这在部落中是极其受重视的。
这位 Walé 名叫 Lokito,17 岁,被隔离 2 年。“我是 Walé”仪式有诸多禁忌,比如不允许有过多体力劳动。因此,在隔离期间,Lokito 增重不少,丰腴的外表是生殖力旺盛的表现,这在部落中是极其受重视的
Lokito 大部分之间都是在母亲的小帐篷中度过,她照顾自己和自己的孩子,有时候也照看自己的财物。如果自己的丈夫不见了(通常丈夫需要负责在隔离期间的一切物质来源,所以很多男人都在这个期间消失了),那么隔离期就要延长
Lokito 大部分之间都是在母亲的小帐篷中度过,她照顾自己和自己的孩子,有时候也照看自己的财物。如果自己的丈夫不见了(通常丈夫需要负责在隔离期间的一切物质来源,所以很多男人都在这个期间消失了),那么隔离期就要延长
这位 Walé 名叫 Mpia,20岁,被隔离3年。她在仪式中表达了对男子 Patrick 的感激。Patrick 在她丈夫的同意下对她进行了物质上的援助,而她也给了 Patrick 一个妻子应该给丈夫的一切。这个场景表达的是 Mpia 坐在 Patrick 的车上引起另外两个 Walé 的嫉妒
这位 Walé 名叫 Mpia,20 岁,被隔离 3 年。她在仪式中表达了对男子 Patrick 的感激。Patrick 在她丈夫的同意下对她进行了物质上的援助,而她也给了 Patrick 一个妻子应该给丈夫的一切。这个场景表达的是 Mpia 坐在 Patrick 的车上引起另外两个 Walé 的嫉妒
“我是 Walé”有着强烈的竞争气氛,这个场景中,Walé Lokito 正在向其他两位 Walé 警告,证明这自己的威望和力量
“我是 Walé”有着强烈的竞争气氛,这个场景中,Walé Lokito 正在向其他两位 Walé 警告,证明着自己的威望和力量
俾格米人认为蝙蝠是一种奇特的东西。这个场景中,19岁的 Epanza Makita 扮成蝙蝠让坐在一旁的 Lokito 黯然失色
俾格米人认为蝙蝠是一种奇特的东西。这个场景中,19 岁的 Epanza Makita 扮成蝙蝠让坐在一旁的 Lokito 黯然失色
21岁的 Asongwaka 坐在一架飞机上表达自己在结束3年隔离后的自由感,而飞机又表达了一种别人不可企及的优越感
21 岁的 Asongwaka 坐在一架飞机上表达自己在结束 3 年隔离后的自由感,而飞机又表达了一种别人不可企及的优越感
Walé 的名望是靠其在隔离期间严格禁欲换来的,这就客观促成了俾格米人社会团体中的一夫多妻制。这个场景展现的是 Oyombé 独自照看着自己的小孩,而自己的丈夫正在和另一个妻子攀谈。如果丈夫抛弃了正在被隔离的 Walé ,那么隔离期将会延长,这也会让 Walé 更加孤独
Walé 的名望是靠其在隔离期间严格禁欲换来的,这就客观促成了俾格米人社会团体中的一夫多妻制。这个场景展现的是 Oyombé 独自照看着自己的小孩,而自己的丈夫正在和另一个妻子攀谈。如果丈夫抛弃了正在被隔离的 Walé ,那么隔离期将会延长,这也会让 Walé 更加孤独
在隔离期间,编织篮筐是唯一被允许的体力劳动,Oyombé 和 Mpia 编织了大量篮筐以图在部落中换取微薄的收入
在隔离期间,编织篮筐是唯一被允许的体力劳动,Oyombé 和 Mpia 编织了大量篮筐以图在部落中换取微薄的收入
Oyombé 在隔离期间严格禁欲获得的成就感让她将自己比作部落长老,她把在隔离期间照看她的人们比作她的侍卫
Oyombé 在隔离期间严格禁欲获得的成就感让她将自己比作部落长老,她把在隔离期间照看她的人们比作她的侍卫
在3年隔离结束的庆典仪式上,Asongwaka 又回到了正常的生活,在那一天,他的丈夫出乎意料地回到了部落中,她毫不犹豫的又和丈夫生活在了一起。他们穿上了最好的衣服向全部落展示他们的幸福。
在 3 年隔离结束的庆典仪式上,Asongwaka 又回到了正常的生活,在那一天,他的丈夫出乎意料地回到了部落中,她毫不犹豫的又和丈夫生活在了一起。他们穿上了最好的衣服向全部落展示他们的幸福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影像 » Patrick Willocq:原始部落女性首次分娩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