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大裁员又来了

危机!大裁员又来了

今儿这个消息来自美国 NPPA,我先跑个题儿,好久没来这儿,突然发现这个美国摄影记者协会有了个新的口号:The Voice of Visual Journalists(视觉报道者的声音)。喂——摄影记者(Press Photographers)哪儿去啦?

这也难怪,裁员危机阴影笼罩中的路透社,唯一的曙光就是视频,钱似乎都从静态跑到他们那儿去了。最近,路透刚刚做了一个视频 app,用户付费2美元就可以在手机和 Pad 上看电视新闻。

负责人声称这是路透对电视的一个改革,从大众传播时代走向了面向每个用户的定制服务。在经费极其拮据的情况下,路透社将选择把重点放在电视和手机视频上。

裁员-01

回到我们的正题上来,有消息称,路透社此次全球范围的裁员原本目标是111人,目前减少至55个人,其中9位则将出自编辑部门。

两位摄影部门的伙计已经挥泪告别了:Thomas Szlukovenyi,北美区的图片编辑;Peter Jones,加拿大首席摄影师,加拿大以及北美体育图片编辑。

Peter Jones 的痛苦之处在于,这是他第二次经历裁员风暴。上一次,路透与所有的北美分支的签约体育摄影师解聘,是 Jones 一个个地通知他们。现在轮到了他自己。Jones 会在路透工作到12月9号,从19岁(1986年)就为路透供稿,他一直干到了现在。

Thomas Szlukovenyi 也会工作到十二月中旬,此后他会搬到欧洲,在那里为路透图片做一些自由图片编辑的工作。

裁员来得非常无情,今年2月份,专门负责体育的路透社全球图片编辑 Gary Hershorn 也接到通知下岗。他当时刚从索契回来,完成了路透社的奥运报道策划,此时距离世界杯只有79天——就在做完这一系列任务之后,他被告知,这个职位已经不存在了。

好在 Gary 已经找到了新的工作,新媒体收留了他,他目前在 Flipboard 工作。

但对 Peter Jones 这样的老人来说,他们目前的职业技能已经让其在人力资源市场上不能占优。路透最近对体育摄影似乎大开杀戒,2013年对北美签约体育摄影师的整体裁员是因为他们和今日美国体育图片有了合作。

体育摄影原本算是各大通讯社的一个“特种业务”,随着技术门槛的降低,以及 Getty 这种巨鳄的介入,这个部门似乎也不需要那么大动干戈了。当然,从整体上看,通讯社从前赖以生存的根基:速度、广度,都已经遭遇挑战。

路透总编辑 Steve Adler 最近再次给全体职员发出内部邮件,声称还会有更多的裁员即将展开。

(本文编译自 NPPA:Photo Staff Cuts Continue At Thomson Reuters,题图照片:全美摄影记者联合会(NPPA)亚特兰大创始人的一次聚会,图片来源:NPPA 网站)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资讯 » 危机!大裁员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