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展原来是这样开始的

摄影展原来是这样开始的

要有 Photo,但更要有 Show,这就是《秀照片:塑造摄影史的那些里程碑式的展览》(Photoshow:Landmark Exhibitions that Defined the History of Photography)这本书所谈论的主旨。

书的编者 Alessandra Mauro 是一位策展人,目前在意大利 Contrasto 出版社担任总编,这本书在该出版社出版之后,又被 Thames&Hudson 于今年10月引进推出,可见其已经引起了一定的关注。

Alessandra Mauro 在接受《时代》周刊采访的时候提到:“(对摄影作品而言)最为首要的是要被展示出来,这种展现是通过展览的形式出现。所以,这就是我做这本书的动机,将展览看做一个考察摄影史的关键元素。”

Alessandra Mauro 为我们提供了另一种研究摄影史的路径,和马丁帕尔从摄影书的角度看摄影史的观点颇有几分共通之处。我记得马丁帕尔曾感慨摄影史的写作太拘束,太粗鄙,那么 Alessandra 则为我们带来一个新的角度。

摄影展原来是这样开始-06

这本书涵盖了从达盖尔到斯蒂格利茨,从新闻摄影到当代艺术各个层面的展览梳理,在书的简介中谈到,摄影展览的历史再现了人们把摄影当成一种表达和沟通工具的探寻过程,而在艺术市场上,新秀的成名也大都通过展览。

事实上,摄影在艺术领域的名声,完全有赖美国和欧洲的摄影博物馆的活动、各种艺术事件和摄影节,它们哺育着艺术市场。这些都构成了一个摄影表达的体系,也成为人类文化的一份遗产。

如果你觉得上面的解说太艰涩,《时代》杂志的 Lightbox 则将这本书的内容变成一个颇有几分噱头的表述:“十二个展览,两个博物馆,一个画廊如何改变摄影的面貌”。

但是,且慢——让人捶胸顿足的是,《时代》杂志的这篇博文里根本就没有为我们列出这12+2+1。

不过,文章倒也提供了一些线索,我请钟华连同学为大家编译了这篇文章,对文中提到的几个展览做了一些整理和编译工作。摄影史与摄影展,你的脑海里闪过了哪些画面?

摄影展览如何改变了摄影历史

(编译 / 钟华连)

摄影史一般围绕着技术发展、美学和社会来书写。但不容否认的是,许多摄影历史上的里程碑事件是因为摄影展览这个综合性媒介发起的,摄影展览让摄影众所周知,从高雅殿堂进入普通民众的视野。

摄影在发展初期,更多是在科学技术领域,在博览会上也多是以工业成果的名义出现。后来人们想把摄影作为一种艺术搬进美术馆、博物馆,摄影向绘画靠拢。随着摄影的发展和演变,摄影作为一种社会文化现象越来越突出,不再停留于和其他艺术较劲的美学层面。

摄影展览在这当中起了不容忽视的导向作用。“Photoshow”梳理了一些在摄影历史上具有重大意义的摄影展览,这些展览不但影响了摄影历史的进程,它们还作为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和现代的交流方式在人类历史上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

1. 《万国工业产品博览会》(The Great Exhibition)1851,伦敦

摄影展原来是这样开始-01

《万国工业产品博览会》于1851年在英国伦敦水晶宫举办,这个由玻璃和铁构成的的水晶宫也是为这次展览而建。展览历时近6个月,吸引了约600多万来自世界各地的商贸人员、社会名流和旅游观光人士人前来观展。

而在这次展览中来自英国、法国、德国、美国、意大利和奥地利六个国家的46位摄影师带着他们的摄影器材和摄影作品参展,这是摄影术发明以来,参展摄影师和展出作品最多的一次,其中不乏 Richard Beard、John Jabez Edwin Mayall、Antoine Claudet、Jules Duboscq 、Mathew Brady, Martin M Lawrence,John A Whipple 等摄影发明家和摄影殿堂级人物。同时它也被认为是第一个国际摄影赛事,诸多达盖尔摄影师获得殊荣。

John Jabez Edwin Mayall 在展览期间拍摄的银版照片有三分之一被英国制图出版商 John Tallis &Company 出版的《水晶宫和世界工业博览会的历史》复制。

法国摄影师 Louis Jules Duboscq 拍摄的维多利亚女王立体肖像此次博览会上展出,获得很大的社会反响,立体摄影技术也由此开始进入普通人的生活。

这次博览会中的摄影是以一种工业成果来展示,也因这次展览,摄影术被更多国家了解和推广,在一定程度上推进了摄影术的演变。

2. 《电影和照片》(Film und Foto),1929年,德国

摄影展原来是这样开始-02

1929年3月-7月,《电影和照片》展览由德意志制造联盟在德国斯图加特举办,被认为是第一个世界性的现代摄影艺术展览,也是第一个电影和摄影作为一个整体被现代文化认可的展览。

展览介绍了来自美国、前苏联、德国、英国、法国、荷兰、瑞士等国的191位艺术家及其1200件作品,有广泛的作品题材和形式,包括物影图像、照片拼贴、蒙太奇、抽象摄影、特殊视角摄影、追求自我表达的如实摄影、科技作品、电影剧照、公关和广告摄影和时尚摄影等,还包括电影设备和一些艺术家的绘画作品。

由 El Lissitzky 设计的俄罗斯展厅

展览策划团队邀请匈牙利画家、摄影师 László Moholy-Nagy 负责摄影部分的统筹安排,并为欧洲摄影做挑选,而美国摄影主要由 Edward Weston 和 Edward Steichen 负责挑选。

欧美部分包括 Berenice Abbott、Willi Baumeister、Marcel Duchamp、Hannah Höch、Eugène Atget、Man Ray、Alexander Rodchenko,Edward Steichen、Imogen Cunningham、Charles Sheeler 和 Brett Weston 等艺术家。

俄罗斯前卫艺术家、设计师 El Lissitzky 还为展览中的俄罗斯部分用具有极其独特的设计把电影和摄影有力地融合在一起。John Heartfield 在一个主题为“摄影作为一种武器”的展厅,将一幅10平米的巨幅海报布满整个展厅,海报上是他著名的摄影蒙太奇作品《有5个手指的手》(The Hand Has Five Fingers)。

同年,摄影部分的展览还在苏黎世、柏林、维也纳等国家和地区巡回展出;展览中一些具有代表性的摄影作品也于1931年在东京和大阪展出。

3. 《胜利之路》(Road to Victory:A Procession of Photographs of the Nation at War),1942年,MoMA

摄影展原来是这样开始-03

摄影师 Edward Steichen 认为,摄影应该反映社会变迁、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摄影应该发挥它记录的本质和社会作用,而“现在全世界都处于战火之中,摄影应该反映更多和战争相关的东西。” 因此,Steichen 受邀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策划了《胜利之路》展览,于1942年5月21日开幕,持续了近5个月。

展览中百分之九十的照片由美国政府的不同部门和机构提供,其中大部分来自美国农业安全局、海航局、陆军通信兵团;其他的由内政部、农业调整局、田纳西河流管理局、《生活》杂志、美联社、国际通讯社、和一些自由摄影师等提供。整个展览的文字部分由诗人 Carl Sandburg 负责,设计则由颇有名气的前包豪斯学派的 Herbert Bayer 负责。

观众进入展厅,首先会看到 12×16 英尺的布莱斯峡谷照片,旁边的展板照片是水牛和印第安人,在水牛照片的上方写着关于欧洲殖民者的侵略和西进运动给印第安人伤害和土地的占领;接下来展示的是美国人的生活、农业状况、工业成就,及水利工程;再来展示的是二战中美国景象,美国人对法西斯国家的冷眼痛斥;随后是美国强大的军事力量,兵工厂里的工人、兵器制造商、军事装备。

在展览的最后,是一幅 12×40 英尺的人山人海的武装游行照片,一张张美国不同地区的父母亲的合影从这巨幅照片中慢慢延伸出来。

这个展览不仅向人们传达美国各方面的实力和“战争将走向胜利”的信心,也让 Edward Steichen 取代 Beaumont Newhall 成为 MoMA 摄影部的第二位掌权者。展览向 Beaumont Newhall 定的那套摄影美学标准发出挑战,同时让摄影的记录性和社会性得到更广泛的传播。

4. 《人类大家庭》(The Family of Man),1955年,MoMA

摄影展原来是这样开始-04

1955年,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第二任摄影部主任 Edward Steichen 策划了这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摄影展览《人类大家庭》,展览包括代表68个国家里的273位摄影师的503张照片。

Steichen 以人类在人生道路的经历将照片分成了不同的主题:出生、求学、爱情、亲情、婚姻、快乐、痛苦、战争、贫穷、疾病和死亡。Steichen 二战结束后策划这一展览,想通过展览传达世界各国人民和文化在上的共性及摄影的大众化和普遍性,不过有人质疑这是美国用滥情的人道主义掩饰自己的霸权野心。

这个展览史无前例地以精心独特的方式布置照片,大部分照片都没有裱框,而是贴在纤维板上,再挂在天花板,悬于半空;一些照片做成传单样式填充整个墙壁。这别样的布置引导着观众在这三维空间里遇见和自己相近的故事。此展览设计的创举也影响着20世纪下半叶之后的展览。

《人类大家庭》在美国引起巨大轰动,在展览结束后,又到包括苏联、日本在内的37个国家进行巡回展出。

5. 《这就是纽约》(here is new york: a democracy of photographs),2001年,曼哈顿

摄影展原来是这样开始-05

“9·11”袭击事件发生后的一个星期,Gilles Peress 和他的三个朋友——策展人 Alice Rose George、摄影教授 Charles Traub、作家 Michael Shulan 一同策划了《这就是纽》展览,于2001年9月25日在曼哈顿市中心的一个空置的店面举办。

策展团队把它定为一个开放的、全民参与的摄影展览,“任何人都可以提交照片参展,不管你是专业摄影师还是业余爱好者,只要你用影像记录了这令人痛心的‘9·11’事件。”展览上展出了超过5,000张的图片,经过策展人扫描、重印,未进行裱框裱框,直接用电线把它们连接起来挂在这个临时展厅的墙上。

Gilles Peress 和他的朋友策划这个展览,是希望通过这个民主的摄影参与方式,展现语言不能表达而摄影可以表达的东西,每个人都可以用摄影对那悲剧事件有自己的观看,通过这样的展览让更多人可以了解和感受这个受伤城市的痛。

这个展览改变了摄影的“专业性“和功用性,在挑选照片上,还有一个开创性的举动:受互联网分享、收藏照片功能启发,把互联网上的照片搬进了展厅。而这也预示着数码时代在未来的强大攻势。

以上便是我们为您梳理的收录在 Photoshow 这本书里的几个展览,除此之外大家肯定还会想到 Szarkowski 于1967年在 MoMA 策划的 New Documents,以及 William Jenkins 在乔治伊士曼博物馆策划的新地志展览(1975年),以后有机会我们再给大家介绍。

随着时间的推移,从摄影作为科学实验到现在多元化的摄影,从艺术、新闻摄影到崛起的当代摄影,那些具有标志意义的摄影展览都会有个核心理念,推动人们观念的嬗变。

不过,正如《photoshow》一书的主编 Alessandra Mauro 所言,虽然摄影展览涵盖了摄影发明后及其演变的时间线,但它也并不意味着是一个摄影的百科全书,而是带给人们一个看待摄影历史发展的新视角。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资讯 » 摄影展原来是这样开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