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林:《行色匆匆》(肯尼亚篇)

夏林:《行色匆匆》(肯尼亚篇)

肯尼亚

卡伦故居

形色匆匆1-01

“我在非洲时有个农场,在恩恭山脉的脚下,赤道从这些高地一路走过,向北绵延几百英里。我的农场在6000英尺的高度上,白天的感觉高得接近太阳,而早晨和夜晚则清澈宁静,夜深时还有些冷。”丹麦作家卡伦在自传体小说《走出非洲》开篇中描述的农场,就坐落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西郊。

《走出非洲》是根据卡伦同名英文小说改编的电影,1986年获得七项奥斯卡金像奖。写过《乞力马扎罗的雪》的海明威在接受诺贝尔文学奖的时候曾说过一句广为人知的话:“如果《走出非洲》原作者,美丽的伊萨克·丹森(卡伦笔名)得过此奖,我今天会更高兴。”

卡伦和海明威都是属于20世纪中叶成名的那一批作家。他们往往都有一个共同点:喜欢只身游历世界,年轻时就远远地离开出生地,带着一颗悸动的心去飘泊,直到遥远的非洲。他们浪迹天涯的身世,本身就是一部传奇。

现实生活中的卡伦,是丹麦西兰岛贵族的后裔。早年就读于哥本哈根艺术学院,后到巴黎和罗马学习绘画。1917年,卡伦夫妇来到非洲,在内罗毕市郊买下占地6000英亩的咖啡园。1921年,卡伦与放荡不经的丈夫离异后,独自在此居住到1931年。

一次狮口逃生的离奇经历,使她无可救药地爱上了英雄救美的英国人丹尼斯。伊顿公学毕业的丹尼斯是位飞行员,酷爱打猎。乘上丹尼斯的小飞机到蓝天飞翔,卡伦觉得自己是在“通过上帝的眼睛”俯瞰美丽富饶的非洲大地。但这样的浪漫只持续了五年,丹尼斯在驾驶一架双翼飞机狩猎时失事,她失去了他,唯留下铭记终生的爱情往事。直到今天,卡伦故居还有一张摆放着打字机的小木桌,当年每天夕阳西下的时候,她都拉起窗帘,守望在窗前,默默地面对远方
的恩恭山,等候爱人归来。

1963年肯尼亚独立时,丹麦政府出资购买了这所故居及附近6 英亩土地,赠与肯政府,后建成卡伦·布力圣博物馆。《走出非洲》热映后,卡伦从而也使肯尼亚在国际上声名鹊起,如今故居旁几乎所有的酒店、餐馆、高尔夫球场,均以卡伦命名。

2013年夏,我到肯尼亚出席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会议。工作之余,我请非洲总分社社长王朝文安排,去看一下慕名已久的女作家卡伦的故居。

我是带着寻梦的心情来到卡伦故居的。这是一座偌大的庄园,开阔的草场,参天大树,凌霄花编织了一道长长的篱笆墙。花木掩映间,是一栋和非洲民居截然不同的欧式乡村别墅,优雅的白色英式门窗,舒适的遮雨回廊,淡褐色石墙经历热带风雨的洗刷,已经颇有些斑驳。屋后还有一株高大的非洲火焰树,树冠缀满灼目的红花,草场尽头果然可以望见连绵的恩恭山。

庄园很静,草场很大,是一幅油画般的唯美画卷,弥漫着淡淡忧伤。门庭摆放着娇嫩的鲜花,就像女主人才刚刚离开房间,并未远去一样。故居挂着卡伦的画像,一切都按照主人生前日常起居的生活摆放,让人不禁缅怀那位异乡的姑娘。她来自遥远的丹麦,曾一个人拥有这座农场,拥有一位英俊的英国贵族青年的爱,拥有一段静静写作的时光。她在东非高原上找到了自己的生活,又把自己的生活写进文学作品。

时光流逝,这段白人殖民者在非洲大陆的往事,仍令人心生眷恋。站在童话般的美丽小屋前,你甚至会难以相信,女主人怎么会忍心离开,离开这个写满了动人爱情故事的地方。

行色匆匆1-01

行色匆匆1-02

行色匆匆1-03

行色匆匆1-14

行色匆匆1-04

行色匆匆1-05

行色匆匆1-06

行色匆匆1-07

行色匆匆1-08

行色匆匆1-09

行色匆匆1-10

行色匆匆1-11

行色匆匆1-12

行色匆匆1-13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资讯 » 书讯 » 夏林:《行色匆匆》(肯尼亚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