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林:《行色匆匆》(津巴布韦篇)

夏林:《行色匆匆》(津巴布韦篇)

津巴布韦

航拍世界最大瀑布

形色匆匆2-01

早餐的藤桌椅就安放在草地上。清晨的空气清爽,阳光明媚,蜜蜂嗡嗡地飞,落在涂抹黄油和果酱的面包片上。喝着兑了咖啡的热牛奶,望着前面东非裂谷上空白蒙蒙的雾气,耳畔是隐隐如雷的瀑布声。

我们下榻的津巴布韦瀑布城,有一座维多利亚时代的充满殖民建筑韵味的花园式庭院,名字叫维多利亚酒店,以纪念当年维多利亚女王曾在这里住宿。酒店面对维多利亚大瀑布而建,后花园的高大旗杆的柱基上镌刻着两行英文地名及阿拉伯数字,注明瀑布城到北非和南非的距离:

CAIRO 5165 MILES(至开罗5165 英里)

CAPE TOWN 1647 MILES(至开普敦1647 英里)

100 多年前,经略英属殖民地的欧洲人胃口很大,把整个非洲都当成了盘中餐。那时,他们把赞比亚建成矿产资源出产地,把津巴布韦建成伦敦的后花园,瀑布城就成了非洲版图的中心。开疆拓土的大不列颠殖民者,就在这里系上雪白的餐巾,享受着移植来的欧式文明。

100 多年后的今天,殖民地的历史已经结束,但令人感慨的是,坐在餐桌旁悠闲啜吸芒果汁的仍旧是白人,穿着雪白的侍者服装穿梭服务的,仍是黑肤色的男人,打扫房间的也依然是黑肤色的女人,生活似乎一切如故。

和酒店迎面相对的维多利亚瀑布,是世界上最大的瀑布。1855 年,一位名叫戴维·利文斯顿的英国传教士,划着一叶独木舟在赞比亚河上顺流而下,他突然发现,这条气势磅礴的大河瞬间消失了,滔滔河水倾泻进令人恐怖的深渊里。他后来在日记中写道:“我不明所以,于是战战兢兢地爬到悬崖边缘,看到一个巨大的峡谷,把那条1000 多米宽的河流拦腰截断,使河水下坠了有100 米。”死里逃生的利文斯顿,是第一个亲眼看到这条瀑布的白人(或许还有看到了瀑布却未能生还的欧洲人),他惊喜地向英国王室报告自己的地理大发现,并以女王的名字为这个瀑布命名。

乘直升飞机空中航拍,是一次终生难忘的经历。透过为专业摄影师开敞的大尺幅摄影窗口,大瀑布上游浩瀚的水系尽收眼底。只见莽莽原野上,赞比亚河静静地缓慢流淌,在地势开阔的玄武岩河床上形成湖泊般的辫状水系。舒缓的河水遇到非洲大裂谷,倏然加速,猛地从107 米的陡崖上跌入峡谷,浪花激起高达300 米的白色水雾,壮阔的场面令人叹为观止。旅游资料介绍,维多利亚瀑布宽度超过两公里,水雾形成的彩虹远隔20 公里外就能看到,宽度和高度比北美洲尼亚加拉瀑布大一倍还多。

行色匆匆2-02

行色匆匆2-03

行色匆匆2-04

行色匆匆2-05

行色匆匆2-06

行色匆匆2-07

行色匆匆2-08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资讯 » 书讯 » 夏林:《行色匆匆》(津巴布韦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