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林:《行色匆匆》(南非篇)

夏林:《行色匆匆》(南非篇)

南非

在非洲大陆的最南端

形色匆匆3-01

如果说非洲大多数国家给人的印象是贫穷落后的话,南非则犹如文明世界的一块飞地,景观完全不同。尤其是置身于欧洲人评价的“世界上最美丽的城市开普敦”。在这里,一栋栋小楼背山面海,颜色明快,造型优雅,鲜花拥簇。从桌山脚下驱车一路驶去,沿着弧形的滨海大道一直抵达非洲陆地的最南端,是天涯海角的一片似乎生了斑斑红锈的礁岩。在这里,海风飒飒,永无息止地敲打着那块写着“CAPE OF GOOD HOPE/18°28′26′′EAST/34° 21′25′′SOUTH”的木牌。

位于非洲西南端岬角的“好望角”,最初的名字是“风暴角”,海浪汹涌,多暴风雨,是来自印度洋温暖的莫桑比克厄加勒斯洋流和来自南极洲水域寒冷的本格拉洋流的汇合处。这样一个极为普通的岬角,遥远、偏僻,却从1488 年开始突然热闹起来,因为这一年的春天,葡萄牙航海家迪亚士率领双桅帆船首次出现在岸边,并在非洲最南端的崖石上刻下葡萄牙盾形纹徽和国王约翰二世的名字。葡萄牙国王由此看到了通往东方的希望曙光,遂把这个岬角命名为“好望角”。以此为起点,葡萄牙人的船队最先由大西洋进入印度洋,先后征服了印度的果阿,控制了马六甲海峡,占领了印尼的香料群岛,取得了中国澳门的租住权。

从此以后,挂着英国、荷兰、西班牙等形形色色国旗的海盗船队争先恐后绕经好望角,过江之鲫般向印度洋和南中国海疾驶而去,远东的历史由此改写。

我们来到好望角这天,海面上水波不兴,阳光和煦。站在礁岩上拍照,似乎没有几艘轮船驶过,连游人都很少光顾。谁曾想,就是这样一个地球的偏僻角落,却在人类航海史上占有如此重要的一页,那深蓝的天空下,开阔的水域里,嶙峋的崖石旁,风声尖厉地呼啸,仿佛能从中聆听到历史悠长的回声……

行色匆匆3-01

行色匆匆3-02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资讯 » 书讯 » 夏林:《行色匆匆》(南非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