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林:《行色匆匆》(芬兰篇)

夏林:《行色匆匆》(芬兰篇)

芬兰

诺基亚手机和拉普兰森林

形色匆匆12-01

2005 年和2012 年,我曾两次到芬兰考察,两次都到过坐落在赫尔辛基市郊的诺基亚总部。

进入诺基亚总部领地,首先留下深刻印象的是那一组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玻璃大厦。走进大厦,透过巨幅玻璃幕墙望出去,是安静的湖水和水上的帆船。这样气派的企业总部,给人以日不落帝国的感觉。总裁史蒂芬还在公司郊外别墅宴请代表团,地点一个是前俄国总督在芬兰的官邸,一个在北极圈城市库萨莫,都是建在针叶松密布的湖畔,坐拥千顷山林和私属湖面。

诺基亚是北欧人的骄傲,连芬兰总理离开领导国家的岗位后,都首选诺基亚,担任这家公司的副总裁。诺基亚曾占有全球市场40% 的份额,堪称世界第一“手机王国”,这么大的总部基地,迷宫似的金属框架玻璃大厦,曾几何时,却“忽喇喇似大厦将倾”,令人震惊。我第二次从芬兰回国后不久,就看到外电播发的新闻,史蒂芬总裁宣布重组计划,芬兰总部工厂实施减产,全球裁员10000 人。2012 年12 月,又传来诺基亚出售芬兰总部大楼的消息,出售后再重新租回使用。报道说,变卖总部换来的1.7 亿欧元,对于负债累累的诺基亚只是杯水车薪。

同是诺基亚,相隔仅6 年,为什么会出现冰火两重天的局面?个中缘由我大体上清楚,关键是数年前的一次决策出现重大失误,公司决策层墨守成规,固守塞班这样的老式操作系统,没有及时接受安卓这样的新事物,结果不出两年就被市场所抛弃。我过去曾一直用诺基亚手机,现在放弃了,身边的人也很少用了,想想为之扼腕惋惜。由此可见,新技术的变化对新兴产业的影响是深刻的,直接决定其生死存亡。

所幸芬兰是富足的,这个国家不仅仅有诺基亚。2005 年我率中国记协新闻代表团前往访问,是应芬兰外交部之邀。张直鉴大使在中国大使馆设宴欢迎,特别邀请了芬兰外交部新闻司官员。我在答谢时举杯,说了这样一段话:“我们代表团成员都是中国新闻界的媒体负责人,好几位是报纸总编辑。现在国内像《深圳特区报》《参考消息》这样的纸媒日印刷量都达到几十万甚至几百万份,均引进高速报刊轮转胶印机,印刷速度高达每小时12 万对开张。过去我们只是知道国内的新闻纸往往一上机就被拉断,需要进口韧性大的北欧新闻纸,但不明就里。这次来了芬兰,到了拉普兰我才知道,原来北欧的针叶树是生长在空气如此新鲜、湖水如此清澈、天空如此湛蓝的环境里,难怪用这里的树木为纸浆原料的新闻纸质量如此之高!”

话音未落,宾主一起鼓掌,发出会心的笑声。芬兰外交部的官员碰杯时用灰色的眸子欣赏着我,不无骄傲地说:“我们芬兰的森林,就是我们的绿色银行,是可以分期提取的一笔最大的财富。”

行色匆匆12-01

行色匆匆12-02

行色匆匆12-03

行色匆匆12-04

行色匆匆12-05

行色匆匆12-06

行色匆匆12-07

行色匆匆12-08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资讯 » 书讯 » 夏林:《行色匆匆》(芬兰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