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林:《行色匆匆》(瑞典篇)

夏林:《行色匆匆》(瑞典篇)

瑞典

在“欧洲锯木场”徜徉

形色匆匆13-01

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东南部,有这样一个国家:它的国名来自它的母语,意为“安宁的王国”。它有很多的别称,比如“森林王国”“湖泊王国”“欧洲锯木场”“北欧雪国”“禁酒王国”;它是世界上著名的中立国,在两次世界大战中都宣布中立;它是世界上按人口比例计算拥有跨国公司最多的国家,沃尔沃、伊莱克斯、宜家等品牌享誉世界;它还是世界上福利最高的国家之一,构建了被称为“从摇篮到坟墓”的社会保障体系……它的名字叫瑞典,面积约45 万平方千米,是北欧最大的国家,首都斯德哥尔摩被称作“北欧的威尼斯”。

回忆我在北欧四国行色匆匆的一路,斯德哥尔摩这座城市,如同在没有风的秋天里,安静地铺陈着的树叶。之所以这样形容,是因为它的色彩与起伏。这色彩十分诱人,漂浮在水中的建筑与船桅,披裹着自然的色彩,或橙、或黄、或蓝、或青铜、或银灰,煞是好看。由于处在波罗的海和梅拉伦湖交汇处,这铺陈的树叶也承接着点点水珠,斑斓之间,晶莹欲滴,纵目驰骋,这座由2400 多个岛屿组成的水城,丰富的色彩辉映在水天之间,令人沉醉。

斯德哥尔摩的市政厅在这般美丽景致中色彩最为浓重。市政厅位于中央火车站之南国王岛的东南端,与美丽的梅拉伦湖近在咫尺。这座由著名浪漫派建筑师热纳奥斯伯设计,工期历时12 年的褐红色建筑,被推崇为20 世纪欧洲最美的建筑物。市政厅高达100 多米的塔尖上有三个金色皇冠,那是瑞典王国传统的象征,据说也象征着当年组成卡尔马联盟的丹麦、瑞典和挪威三个成员国的合作无间。市政厅安静地倒映在梅拉伦湖水面,与青铜色的雕塑,橙黄色的银杏树叶一起,构成一幅绝美的油画,在有些许寒意的晚秋,将温暖沁入人的心底。

据当地人讲,斯德哥尔摩是700 年前在一座古代渔村的小岛上建造和发展起来的,“斯德哥”是木头的意思,“尔摩”是岛的意思,合起来为“木头岛”。

现在看斯德哥尔摩这座城市,瑞典王国的历史遗存亦如这座城市的色彩一样丰富,但它也曾经历了传统与现代的碰撞:60 多年前,当欧洲大陆刚刚结束一场灭绝人性的世界大战,大多数国家正在重振炸弹轰炸后的城市时,200 多年没有经历过战火的斯德哥尔摩市中心,却也被轰隆隆的打眼机和掘土机打乱了城市的安宁。有着300 年历史的古老宫殿和城堡的一部分被现代化机器设备搅磨成粉尘,一个被当时的城市设计师称作“展望未来”的现代化城市中心呼之欲出,那场标志着那个时代城市化步伐的拆迁和改建,成了斯德哥尔摩城市历史上最大的一场革命。无数在城市中心居住了一辈子的老斯德哥尔摩人被迁移到新建的城市郊区,搬迁一时间成了那个时代最幸福的事,几乎没有人对粉碎机下搅拌成粉末的百年老屋有过一丝怜惜。

终于,当轰轰烈烈的拆迁运动推进到城中一片百年老榆树林的时候,斯德哥尔摩人觉醒了。保卫榆树林成了斯德哥尔摩城市化运动中的转折点,上百名年轻人盘踞在市中心的参天古树上,誓与榆树同生死。后来,市政府妥协了,原定要铲除古树建造地铁的计划被迫搁浅,地铁出口被迁移到另外一个街区,斯德哥尔摩市中心的拆迁运动从此划上一个句号。

现在看来,当时斯德哥尔摩停止的不只是一场拆迁运动,亦是一种对所谓的现代文明社会的谬解,在现代人的眼里,斯德哥尔摩古老城区的历史被赋予了新的色彩。行走在斯德哥尔摩街头,我在想,这一片炫目的斑斓,不仅意味着这个城市的色彩,还意味着这座城市的公民对自由、对生命、对自然的抉择。

行色匆匆13-01

行色匆匆13-02

行色匆匆13-03

行色匆匆13-04

行色匆匆13-05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资讯 » 书讯 » 夏林:《行色匆匆》(瑞典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