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林:《行色匆匆》(泰国篇)

夏林:《行色匆匆》(泰国篇)

泰国

南望暹罗湾

形色匆匆22-01

国际航班穿越北回归线,飞临椰风蕉雨的南亚暹罗湾。机舱扬声器响起英语话音:“飞机已到达曼谷,现在机场温度摄氏30 度。”廊曼机场暑气逼人,北京寒冷的冬晨已远远留在身后。

这是1992 年的12 月16 日。

我们在曼谷邂逅旅泰华裔诗人岭南人。他送的一本诗集里,有这样的诗句:“欧洲模式的国会大厦在五世皇宫的近邻矗立/ 超级公路上最新款的奔驰与宝马在竞驰/ 车上女士的时装来自花都巴黎/河边椰荫下还可以看见古老的水上街市/穿上沙笼的妇女撑一叶扁舟叫卖香蕉、芒果和椰子……”

这首诗的名字就叫《曼谷你是一个谜》,逼真地描绘了这座城市东西方文化交汇的迷幻色彩。闹市的路边,不时可见静矗的佛龛,每天清晨,仍有袈裟飘飘的赤脚僧人沿街托钵;街上望不见头尾的车流,却遵循着英联邦左驶的交通规则,连全城轿车的方向盘都一律装在右侧。

王室代表着民族的尊严与泰王国700 年独立史。但街头巨幅画像和杂志的封页里,我们看到的拉玛九世国王,却戴眼镜,穿西装,兜揣无线对讲机,胸前还挎一台日本佳能照相机。拉玛王朝最有代表性的建筑群是大王宫。有意思的是,在这座本该最富历史感的皇家宫苑里,却看到了西洋建筑和呈几何图案的欧式园林布局。参观过程中,我们被特许进入曾接待过李先念和杨尚昆主席的节基宫。这里是泰国王接受外国使节递交国书的地方,触目都是欧洲路易时代的豪华家具和绘有欧洲宫廷生活的镶框油画。如果没有王座上那巨大的象牙和孔雀尾翎装饰,没有窗外的热带阳光下金光闪耀的鸟身人首铜像,几乎疑是走进了欧洲宫殿。而导游的宫廷官员告诉我们,除了飞檐高耸的屋顶是东南亚庙宇风格外,这座大王宫里最大的宫殿,的的确确就是英国白金汉宫的建筑再版。

这是个从历史上便善于兼收并蓄的国度——大王宫泰西合壁的建筑语汇告诉游客的正是这样的结论。

12 月18 日,在楼前草坪陈列着一尊尊青铜古炮的外交部,我们拜会了外长巴颂·顺西里。在他的盛情安排下,新华社访泰新闻代表团在泰国境内三次换乘泰航波音飞机,沿“‘东方威尼斯’曼谷——北方蔷薇城清迈——热带旅游岛普吉——海滨休假城帕塔雅”这一黄金旅游走廊采访观光,领略了这个国际旅游胜地的旖旎风光。

12 月,是热带国家泰国最凉爽的季节,也是旅游的最好季节。五月事件的阴霾,已随阳光明丽的旱季的到来消散,大批的欧美游客,从风雪肆虐的高纬度国家候鸟般飞向这里,置身鲜花、椰林、阳光、海浪间,享受热带的木瓜和风味独特的榴莲。

那次在西临马六甲海峡的皮皮岛,我们乘坐装有玻璃钢透明船底的游艇,一路欣赏海底天然珊瑚的奇丽景致。接下来就是最迷人的海滩旅游项目——“潜海观鱼”。戴上潜水镜,沉入温暖清澈的海底,蓦然间一切都静了下来。无声的水族世界里光影波动,彩虹般鲜艳的热带鱼一群群悠然游近,擦身而去……亲近大自然,正是在泰国游历让人最感舒畅之处;而恬静,才是大自然的天然交响曲中最富魅力的主旋律!

这就是泰国旅游业所贯彻的“Only in Thailand”的原则。看上去这种泰味旅游土气十足,其实所刻意追求的文化内涵极富现代意味。在曼谷的香格里拉饭店,早餐的座位就设在湄南河边,边进餐边能欣赏水面顺流而过的木船。暹罗湾的清风徐来,热带水果香气袭人,那意境一如这宾馆名字的译文——“世外桃源”。

在普吉岛的珍珠村饭店,早餐的花园餐厅面对椰树环绕的一池碧水。让人称奇的是攀援植物缀编成团团簇簇的鲜花屋顶,远远看去像层烧红的早霞。

还有帕塔雅,我们下榻的皇家悬崖海滨旅馆。那天正在早餐间,照例是悄声细语的泰式服务。倏间,一只翠绿色的大鸟,竟从窗外飞进,驻足餐桌,顾盼自若,声声啼啭愈发显出早晨的清新与静谧。原来,窗子是没有玻璃的。

事实上,旅游业刷新了这个国家的面貌,从北到南,所到之处已是发达国家的城市景观。在普吉岛,为了观赏印度洋的落日景色,我们曾沿海滨大道环岛一周。那真是一次印象极为深刻的阅历:疏朗的椰树后,豪华的宾馆、典雅的别墅不是十几座,几十幢,而是驱车两个小时未曾间断。那天,夕阳淡粉色的霞光染满椰林,造型各异的欧式建筑的落地窗依次闪耀着落霞的金辉,直至夕阳西下,整个西海岸又在夜幕中燃亮繁星般的灯火,从车窗外掠过的依然是一幢接作者在泰国清迈一幢灯火辉煌的酒楼、饭店……难怪“东方夏威夷”之誉会声名鹊起!

行色匆匆22-01

行色匆匆22-02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资讯 » 书讯 » 夏林:《行色匆匆》(泰国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