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林:《行色匆匆》(土耳其篇)

夏林:《行色匆匆》(土耳其篇)

土耳其

伊斯坦布尔——历史在这里拐了一个弯

形色匆匆24-01

前不久,我在电视新闻中看到土耳其高尔夫公开赛举行开球仪式。那是2013 年11 月5 日,泰格·伍兹站在伊斯坦布尔的跨海大桥上,穿着那件标志性的红色T 恤,手执一号木杆,轻舒猿臂,一杆开出500 码,现场的记者一片惊呼。

眼见白色的高尔夫球从亚洲飞向欧洲,我在电视机前会心地笑了。因为我知道,土耳其人心仪欧洲,多年来就一直希望能被西方世界接纳。这座横越博斯普鲁斯海峡的网索吊桥,也是土耳其从亚洲通向欧洲的大陆桥,穿西装、吃西餐的土耳其主流社会,脚踏两大洲,却总是朝思暮想加入北约。中国驻伊斯坦布尔的总领事为新华社代表团设宴时告诉我,同是一座城市,欧洲一边的地价高于亚洲一边,大国的使领馆都愿意设在欧洲土地上,中国领事馆也在伊斯坦布尔的欧洲区占有一席之地。

人们只是知道土耳其正西风东渐,欧化很快,但对其“脱亚入欧”的进程总是举步维艰却不明底细。其实,如果你有机会对土耳其人的历史稍作研究就会发现,这个民族的内心有一段深藏着的记忆,这段记忆来自遥远的亚洲腹地。这个从中亚迁徙来的古老民族,当年是骑着亚洲矮种马、舞着土耳其弯刀来到博斯普鲁斯海峡的,历史上曾盛极一时。那个时代,土耳其人祖先的骑兵队怀揣《古兰经》,一路攻城掠地,开疆拓土,铁流滚滚,无坚不摧,横扫信奉基督教的白人家园,一度让整个欧洲都为之战栗。

2004 年春,我出席亚洲太平洋通讯社组织峰会,来到伊斯坦布尔。那天,土耳其国家通讯社设晚宴,为来宾安排了民族歌舞节目。表演现场是在一座硕大的帐篷里,中间支着柱子,舞台是360 度的圆形台。舞者戴一顶鲁米派高帽,身着白袍,一边旋转身体一边缓抬双臂,白色长袍的下摆随着动作飘扬,姿态颇为优雅。那天的舞者均为男性,他们一圈又一圈地围绕着舞台中心的柱子旋转,高昂起头,微闭深目,痴迷其中。接下来是器乐伴奏的民族歌曲,歌声激扬、绵长、悠远,是草原上的游牧民族在马背上吟唱千年的长调。触动我的一件事是,其旋律和韵味,竟和西域歌舞毫无二致!

土耳其这个民族,和历史上的西域有何渊源?

带着这个问题,我在亚通会的会议间隙查找资料。记忆中的这次对伊斯坦布尔历史知识的恶补,简直是一场历史课的梦魇,因为这座城市以至这个民族的前世今生都太过复杂。

历史上,伊斯坦布尔这座古城还有另一个名字——拜占庭。古罗马帝国皇帝君士坦丁曾将位于博斯普鲁斯海峡入口处的拜占庭定为首都,他去世后,拜占庭被改名为君士坦丁堡,他一手创建的东罗马帝国又因为这座首都而被后人称为拜占庭帝国。在拜占庭的城墙下,还掩埋着历代王朝的遗迹,考古学家开掘证明,史前的古城墙像洋葱一样层层叠叠地隐藏其中。

公元7 世纪,被中国大汉军队击溃的突厥人,分成两部分,一部分融入中国的民族大家庭,史称东突厥,一部分开始大规模西迁,史称西突厥。他们从中亚启程,沿着北纬40 度牧草带,朝着日落的方向赶着牛羊,一路西进,来到古罗马帝国的疆域。文明的居住地总是抵挡不了蛮族的入侵,不论是驾着快船的维京海盗,还是骑着快马的突厥骑兵,都有令人胆寒的杀伤力。1453 年,君士坦丁堡陷落,拜占庭最后一位皇帝战死在城墙上。

铁蹄践踏古城的突厥人,把君士坦丁堡更名为伊斯坦布尔,以此为都城,建立了称霸半个地球的奥斯曼帝国。中东、北非、南欧的大片疆土都归顺苏莱曼大帝管辖,地中海一时成了奥斯曼帝国的内海。

伊斯坦布尔作为都城,自然也是世界财富中心。我在奥斯曼的新皇宫多玛巴切宫里,见到过玻璃柜橱里陈放的整套元青花瓷器,多达几十头。听说国内瓷器收藏家知道这个消息后,纷纷专程来此顶礼膜拜,因为国内元青花已寥寥无几,一件“鬼谷子下山图”罐,在英国佳士得以2.3 亿元人民币的天价拍出,成为亚洲艺术品中的天字第一号。而这些瓷器,是元朝皇帝赠送给奥斯曼苏丹的皇家礼器。宫廷里的精品,该值多少钱?

在西进的过程中,突厥人接受了一种新的宗教,就是由阿拉伯半岛游牧民族创立的伊斯兰教。他们把这种新宗教带进了伊斯坦布尔。我亲眼见到,基督教堂在这里被硬生生地改成清真寺。游览圣地索菲亚大教堂,是拜占庭帝国皇帝查士丁尼于公元537 年建成的基督教堂,被公认为是整个基督教历史上最恢弘的建筑。当年奥斯曼苏丹穆罕默德懂得这座建筑的文物价值,在战火中刻意把它保留下来,只是换了名称,拆除牧师讲道台,改作穆斯林礼拜的场所,昔日的基督教堂里从此每天五遍回响着《古兰经》的诵读声。直到今天,这座穹顶宏大的建筑门廊墙皮剥露处,仍露出基督教题材的镶嵌画。

有历史学家认为,君士坦丁堡的陷落,不但标志着拜占庭帝国的终结,也意味着伊斯兰教在和基督教的斗争中占了上风,从此整个基督教世界都感到了来自东方的威胁,白种人的噩梦开始了。正是因为奥斯曼帝国挡住了西欧商人通往远东地区的贸易路线,让整个欧洲望而却步,才有了冒险家们的驾船向西绕行,人类社会发展史也因此拐了一个弯儿。哥伦布为绕行印度,误打误撞地把船开抵美洲,竟“意外”发现了新大陆,这是后话。

行色匆匆24-01

行色匆匆24-02

行色匆匆24-03

行色匆匆24-04

行色匆匆24-05

形色匆匆24-07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资讯 » 书讯 » 夏林:《行色匆匆》(土耳其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