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伊朗正在消失的公共澡堂

纪录:伊朗正在消失的公共澡堂

伊朗有历史性的澡堂可能不久之后就会消失,人们来这里在优美的拱廊和花砖墙下洗澡和按摩,但由于去的人越来越少,澡堂可能也开不下去了。

这些澡堂(被叫做“ hammams ”)已经有几世纪的历史,但由于现代大部分人都能很方便地在自家洗澡和泡澡,澡堂的生意越来越差。仅剩的几间也都在旧城区,来光顾的主要是体力工作者和游客。

德黑兰澡堂老板协会主席 Mahdi Sajjadi 说:“现在德黑兰只剩下三四间公共澡堂了。”

一群男人在大不里士的 Nezafat 公共澡堂里泡澡
一群男人在大不里士的 Nezafat 公共澡堂里泡澡

过去,澡堂不仅是清洗身体、剃胡子或提供按摩的地方,人们那时候会聚集在这里讨论时事,辩论想法。

现在,像70岁的 Gholam Ali Amirian 这样的澡堂老板,都在担心这些澡堂可能会像从热水池里冒出的蒸汽一样消散,而 Amirian 在这间有着约850年历史的澡堂里工作了40年。

顾客在德黑兰 Ghebleh 公共澡堂里淋浴
顾客在德黑兰 Ghebleh 公共澡堂里淋浴

Amirian 说:“大约35年前,在伊朗伊斯兰革命以前,我们的客人很多。我早上4点开门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在排队,当时有5个人在这里工作,每天有超过50个客人,但现在每天平均只有3个客人。”

Sajjadi 建议政府给澡堂老板提供低利息的贷款,重新装修澡堂内部,将这些澡堂改造为观光景点。但至今,由于经济压力越来越大,政府没有任何行动。

70岁的澡堂老板 Ali Tayyeb ,在亚兹德的 Islam 公共澡堂工作了一天后,正在擦干身体
70岁的澡堂老板 Ali Tayyeb ,在亚兹德的 Islam 公共澡堂工作了一天后,正在擦干身体
一个男人躺在大不里士的 Nezafat 公共澡堂的小池里
一个男人躺在大不里士的 Nezafat 公共澡堂的小池里
一群工人在德黑兰 Ghebleh 公共澡堂里洗澡
一群工人在德黑兰 Ghebleh 公共澡堂里洗澡
一个男人在亚兹德的 Mohammadi 公共澡堂工人的帮助下洗澡
一个男人在亚兹德的 Mohammadi 公共澡堂工人的帮助下洗澡
39岁的澡堂工人 Heidar Javadi 利用休息时间在亚兹德的 Setareh 公共澡堂里祈祷
39岁的澡堂工人 Heidar Javadi 利用休息时间在亚兹德的 Setareh 公共澡堂里祈祷
39岁的澡堂工人 Omid Riahi 在德黑兰 Ghebleh 公共澡堂帮人搓背
39岁的澡堂工人 Omid Riahi 在德黑兰 Ghebleh 公共澡堂帮人搓背
75岁的澡堂工人 Reza Bagheri 和39岁的澡堂工人 Heidar Javadi 在亚兹德的 Setareh 公共澡堂帮两个男人洗澡
75岁的澡堂工人 Reza Bagheri 和39岁的澡堂工人 Heidar Javadi 在亚兹德的 Setareh 公共澡堂帮两个男人洗澡
一名客人在大不里士的 Nezafat 公共澡堂洗完澡后正在休息
一名客人在大不里士的 Nezafat 公共澡堂洗完澡后正在休息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影像 » 摄影师 » 纪录:伊朗正在消失的公共澡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