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拍 60 次、耗香槟无数,只为一张照片

重拍 60 次、耗香槟无数,只为一张照片

Ryan Schude 不自拍,不街拍,也不拍 T 台。他拍产品。他的每张照片都是重度摆拍,充满异想天开的场景和有组织的混乱。它们需要他耗费数天的准备精心编排灯光、道具和人物。没有什么会留给侥幸,他在摄影里的兴趣根植于创造魔术。

“有些摄影师偏好守株待兔并享受记录工作的真实性,”他说,“对我来说,我享受摆拍的剧情和能够非常精细的编排。”

这里展示的泳池派对图像是 Schude 的缜密构建的经典例子。把一切做到正好需要多个光源,超过两大人物和超过 60 次拍摄。Schude 在年度夏季摄影度假地 Phoot Camp 制作的这张照片 (大图)。他和 Lauren Randolph 有一个对拍摄的概念而来:一个高中生乘父母不在大开泳池派对。

当我们松散地仅根据一组依稀的记忆和鼓舞的美学来创建新的现实,什么都可以。一切皆有可能。

Ryan Schude 摄影作品
Ryan Schude 摄影作品

在拍摄前,Schude 和 Randolph 要求人们按照它们喜爱的高中刻板印象着装。里面有强制的舞会皇后、DJ、乐队极客、以及一个神秘的穿熊猫服的不速之客。Schude 也欢乐地进去了,那就是他,那个晕倒在啤酒瓶和沙滩球之间的家伙。但是把演员们弄到一起只是第一步。

把一切设置好花了一整天。Schude 和 Randolph 用多个闪光灯和环境光工作。在日落前半小时,Schude 拍了约 60 张,因此对最终的合成影像他能有多个选项。它们把那个可怜的乐手推进泳池 11 次,但最后采用了这个家伙还是干的时候的第一次,因为它是一批中最好的一张。在 Schude 说“够了”前,跳板上的伙计跳了 10 次水。那个到处喷香槟的家伙在拍摄过程中开了至少三瓶。

Ryan Schude 摄影作品
Ryan Schude 摄影作品

对于所有这些工作,Schude 和 Randolph 只需要屈指可数的几张来完成最终制作。“要让合成衔接无缝我们想要使用尽可能少的张数。这次最终用了 8 张,”他说,“当你在黄昏拍摄时,光线变化得如此快以至于如果你用了开始天亮时的一张和结尾天黑时的一张看上去就不够真实了。我们试着从那个黄金小时里拿到所有素材。”

最终的影像毫无瑕疵,对世人看上去就像是一切在正确的时间落到正确的地方的偶然时刻。图片比生活更大,而且要辨别什么是“真实”什么不是很难。这就是重点。Schude 对现实的表象更有兴趣。“当我们松散地仅根据一组依稀的记忆和鼓舞的美学来创建新的现实,什么都可以,”他这样评说他的作品,“一切皆有可能。”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资讯 » 重拍 60 次、耗香槟无数,只为一张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