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木×黄晓亮:当我们在谈当代摄影我们在谈什么

继木×黄晓亮:当我们在谈当代摄影我们在谈什么

2011 年,宝丽来复产,当时邀请了 8 位艺术家来使用相纸进行拍摄,黄晓亮是其中之一。

但是,这批相纸很不稳定,拍摄出来的东西往往并不是艺术家想要的,它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产生变化。

黄晓亮认为,首先摄影师的创作意图还是在作品中的,而宝丽来的不可控性也会带来一些惊喜,即使这些惊喜是短时间内不会被察觉的,

但他没有预料到的是,当初这组被自己认为是烂照片的作品却在市场上特别受欢迎,居然全部都卖光了。“所以大家在拍摄照片的时候,不要因为别人说这是烂照片而扔掉,也许,过段时间你会发现它很好看。”

《春,人间景》
《春,人间景》

当代摄影-36

当代摄影-37

“影像不仅仅是拍照片,拍视频,你可以将它想象得更丰富多元一些,影像的发展空间相对于绘画来说还是要强大得多,但是如果想把摄影做好其实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夏,婉约》
《夏,婉约》

当代摄影-39

当代摄影-40

《野掉的诗意》
《野掉的诗意》

当代摄影-42

当代摄影-43

“我只是用了摄影的技术,用了摄影的媒介,不过从很严格的意义上来说,这也是摄影。”

继木与黄晓亮的作品虽然方向不同,但归根结底,都是把摄影作为媒介,它们最终在一个交叉点汇集,来承载讲述另外一个事情。它虽然是你的媒介,但也是你创作的一部分,你需要拥有一个影像感,如果你不在乎摄影本身,那摄影也不会在乎你。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资讯 » 继木×黄晓亮:当我们在谈当代摄影我们在谈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