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明乔:美 是有生命力的 | 美丽说

练明乔:美 是有生命力的 | 美丽说

练明乔,3岁上学堂,18岁摸相机,19岁决定成为摄影师,21岁正式出道,22岁“胆大包天”骑摩托横贯亚欧大陆……

她是第一个被媒体广泛报道的90后摄影师,作品另类张扬,融入了夸张的个人表达。然而当时间勇往直前,90后长大成人,逐渐进入社会,练明乔真正接触到摄影圈,她又是如何思考的呢?

她影像:你是最早贴上“90后摄影师”标签的人,现在两年过去了,你如何看代这个身份?

练明乔:我其实不太明白,像我这样的摄影师可以轻易地进入市场,搅乱了一个行业兢兢业业的规矩。这两年,我拍照比较少,离摄影师的身份越来越远了,但这种远,不是与摄影脱离,我一直都在拍,但我已经意识到,被媒体标榜的“90后摄影师”是一种虚名。

她影像: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练明乔:两年前,突然有一个媒体向我要作品,我有一种羞耻感——在看以前的照片、回顾自己的行为时,都有那种张扬跋扈的感觉。那时我急于表达,照片虽然很好看,也相对来说很有视觉冲击力,但那就好像是——我很害怕做飞机,非常非常怕,因为下面是空的——从那时,我开始意识到自己空的部分。

她影像:这种空具体是指?

练明乔:我以前的技术是0,包括闪光灯怎么用,甚至连灯的开关在哪里我都不知道。虽然到现在我也不是一个宣扬技术的人,但我已经意识到要把这个部分给填起来。简单来说,以前我有很多想法,会用各种后期的方法去弥补前期的不足,以达到某种效果。现在我意识到,左手的想法和右手的技术是要配合起来的。

她影像:你通过什么样的手段去弥补这种空呢?再学习?

练明乔:我不喜欢“学”这个字,学是非常片面的。我现在正在装修工作室,可以“学”某种装修风格,但只能学到表象,学不到里面的东西。这两年我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听”,听规律和声音。其实技术是非常基础的东西,去学基础的东西不是本末倒置吗?去听的话,就能发现这里面的规律。

她影像:要怎样听?听些什么呢?

练明乔:听规律=做。网络上总有人问我,应该怎么拍照呢?其实除了技巧性的东西可以被分享以外,其他东西都是很私密的。这种私密不能分享,只能去拍,拍1张2张3张,拍着拍着发现不对,然后在不对中找对,一点点地去修正。这两年,我留给自己更多时间去寻找对以及错。去拍一万张错的东西,幸运的话,有100张,甚至有10张对的就很好了。

我们见惯了精致优雅的女人,也被青春可爱的少女写真洗涤。在练明乔对“美”侃侃而谈之时,她也以“具有生命力的美”吸引着我们的眼球——没有认真打理过的头发随意地披着,她会不耐烦的捋顺;屋内寒冷,她将宽大的外套裹得紧了一些,沾着油漆的阔腿裤抖动着,边聊天,她边指着眼睛说我今天涂了睫毛膏,然后嘴角咧开一个完美的角度,得意洋洋:“我美,而不是面庞美。”

她影像:你曾经说过:“你有三个太阳,1是姐弟,2是随意,3是美。”

练明乔:是的。这3个东西都让我觉得很舒服、很温暖。而且向着太阳走,就不会有那么多苦难、痛苦。我觉得我的灵魂就是向着太阳的。

她影像:这3个太阳是你的创作源泉吗?

练明乔:我以前跟家人有很深的隔阂,也总觉得故乡脏乱差,星星大得像土豆一样,很俗气。22岁我骑摩托离家三万里到土耳其,突然有一天,我就想回家了。其实哪里的星星都一样,你走得越远,离家也离你自己的本质更近。我回到家开始整理与家人的关系,很幸运,家庭之间的矛盾解决了,获得了一种新的模式,我觉得很舒畅,愿意用镜头去记录我的妹妹、我的弟弟、我的爸爸妈妈。

她影像:随意是指生活方式吗?

练明乔:随意是指感觉和态度。我觉得给自己平添烦恼的形式是可以扔掉的。譬如说,我们这样交流,我觉得地上坐着很舒服,你可能觉得是脏的,但我就是随意的人,不想在交流里面去添加目的和形式。

她影像:美呢?是指照片里的美吗?

练明乔:我非常支持每一个人追求美的东西,但是大家要看到美的东西,也要看到美里面的东西。女摄影师这个群体,很多人都面临这样一个情况,表象的东西大家都做的很好,包括我自己,譬如你让我拍一个姑娘,我一定可以把她拍得很好看,很高级,但是它不对。一张照片里的女孩子,她的五官很好看,光线、环境都很好看,但是跟美还是有一点差距,美应该是跟生命力相连的。美和好看,一个是生命力一个是形式。

她影像:拍出具有生命力的美,是你对自己的照片的要求吗?

练明乔:我对照片有一种期望,我也在努力。在拍1万张照片的过程中,我希望我的照片除了有生命力,还有一定的表达。

她影像:你一直很重视自我表达,这些年自我表达的形式也发生了变化。

练明乔:自我表达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形式不重要、技术不重要,一切都是不重要的,但要去表达最主要的东西。年轻时候的我是很跋扈的,像个小孩子,非常可爱,“90后”,看事情比较片面;现在考虑表达,会去想“要怎么表达”“表达什么”,依靠“听”去寻找规律。摄影只是一种形式的话,摄影师本质发生了变化,形式也就会发生变化。

她影像:你的作品风格确实发生了很多变化。从题材来说,从时尚摄影向一种肖像摄影,甚至是带有纪实意味的风格转变。

练明乔:以前我的照片很表面,现在我知道拍女人拍得好看是不够的,真正的里面是拍不到的。现在我会尽量扔掉修饰和形式,去还原女人最本真的模样。坦白来说,人的内心和经历,摄影师是拍不到的。就拿近期很火的白宫摄影师来说,他拍了那么多年奥巴马,精选出55张照片,但都不是真实的奥巴马。每一个人说出来的话、做出来的事情,都是挑选过的。要想拍到所谓的真正的真实,要长时间的相处才能得到。即使连练青青(练明乔的妹妹),我也没有拍到这样的地步。

她影像:但在拍摄时,如何才能在最短时间捕捉到对方最本真的模样呢?

练明乔:让自己变成旁观者,我常对我的拍摄对象说,你要像在照镜子一样,我只是一个透明的人,你面对的是你自己,而不是一个摄影师。想要把对方拍得美,要在相处里面拍摄,让对方忘了镜头,而摄影师变成记录者。

2012年,练明乔骑摩托车从北京出发,途经15个国家和地区,5个月时间跨越亚欧大陆,最终抵达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伊斯坦布尔拉赫米·库齐博物馆被她的勇敢行为所感动,永久收藏了陪伴她这段旅途的摩托车……直到4年后的今天,也仍有网友膜拜她,觉得她勇敢无敌。但她风轻云淡:“这哪里是勇敢,就是徒有一身蛮力无处爆发。”

她影像:自从2012年骑行到土耳其的壮举后,这些年你似乎没有什么“大动作”了?

练明乔:工作以外,这两年我也去了不少地方,非洲、美国、东南亚……以前网上总有人说我很勇敢,但我觉得我一点也不勇敢。现在工作室的装修都是我一个人做的,很多人看到就会觉得你怎么这么牛啊。我特别不赞同,体力上的行为是非常简单的事情,一点都不具备含量,这跟我以前的冒险一样,哪里是勇敢,只不过是克服自己的体力就行了。我现在的旅行更游刃有余,就像是去遛弯。

她影像:你的遛弯方式也应该跟其他人不同吧。

练明乔:去新西兰骑摩托,在美国开房车,东南亚的交通工具就比较复杂了,租摩托、租车等等。摩托车一直以来就是我的首选,它的便捷性比较匹配我。在早年经济条件不允许的条件下,我与它——这样的一个伙伴有了一段亲密的旅行,所以产生了很深厚的情感。这个情感一直支持者我,就跟我用相机一样。我在相机上面很忠诚,我的EOS 5D Mark II一直支持着我往前走。

她影像:你并不是一个器材狂热者。

练明乔:我最开始用的就是佳能,我对它有忠诚度,它跟我是匹配的。我以前会花1万块去买个奢侈品,买得起但是很痛苦,但你不买的时候,只买跟自己匹配的东西的时候,这种感觉太自在了。当你所拥有的一切跟你是匹配的,你会觉得非常爽。我这个人对生活质量的要求没有那么高。

她影像:这样做会让自己身轻如燕的。

练明乔:对的。自由是所有青年都会追求的东西,但大家要去追求它本质的东西。自由不是在一个广阔的世界什么都不管,而是在这样现有的一个空间里面,什么都能游刃有余。当你跟一切东西——柜子空调房子男朋友家人——都跟你是匹配的,就会觉得自己既勇敢又自由。

她影像:你提到了很多次“匹配”,你觉得自己与摄影师的身份也是相匹配的吗?

练明乔:我一直不觉得摄影是我的职业,我的职业就是我,摄影只是一个手法。我不是一个规划性很强的人,我不知道自己的未来是什么样子,但我渴望自己成为一个更为丰富饱满的练明乔,无论是摄影也好,拍电影也好,或者是写东西,所有的手法和形式都更游刃有余。

她影像:未来,你的创作中心不再是摄影了吗?

练明乔:摄影是我绝对不会丢掉的东西。未来,我会减去让我觉得干扰我的事情,可能商业摄影,就逐渐不涉及了,但我会一直拍照片,因为拍照是一件多爽的事情啊。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资讯 » 练明乔:美 是有生命力的 | 美丽说

1 条评论

  1. taohuang

    最初骑车环游世界的钱来自哪里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