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厘岛:赤道以南,浮生若梦

巴厘岛:赤道以南,浮生若梦

巴厘岛,因这里被称为赤道以南8°的天堂之岛而久仰大名。我为什么来呢?——来享受一次久违的度假,来邂逅一次久违的日出,来感受一次久违的慢行。

凌晨5:30,天还未亮,酒店沙滩就是看海豚的小船集结点。此行我带了EOS 5D Mark III和EOS 5D Mark IV两台机器,分别配上 EF 16-35mm f/2.8L II USM 和 EF 85mm f/1.2L II USM 两支镜头,省去了旅途中镜头转换的时间。5D4 的3040万像素完全可以胜任风光摄影以及大幅输出。宽容度的提升以及对焦的升级,让弱光下的对焦拍摄变得更加容易。

因此在日出来临前的昏暗环境下,依然可以完美展现画面丰富的层次感,海天之美一览无遗,像是滑进了一幅由各种色调的光彩汇合而成的梦幻画卷。

凌晨6点,我们坐上了出海追海豚的小船。为了方便拍摄我选择坐在船头的第一个位置,将美景尽收眼底,记录每一个瞬间。此刻天微微亮,光线较弱,我将 ISO 调低至125。不一会儿天空就透出了诱人的红润,这红在飞速地组合、分解、变化、再组合……此时天空下大海的脸上也有了不同的光晕在闪烁。

出海乘坐的是当地一种独特的长脚螃蟹船,回想起当年在斯里兰卡坐的是大船,还要在海上漂3小时;相比较之下,看到螃蟹船的那刻简直就是惊喜的开始。螃蟹船的船体相对于普通船只比较窄,船两边各有一个大蟹爪来平衡风浪的冲击,看起来又像是蜘蛛。它是利用自身弹性特点适应水面,就像是蜘蛛一样在水上平稳的移动。听船长说就算是起风大浪,也不会翻船。

这是日出的另一头,与日出的红润呈现出截然不同的粉红色调。吸引我的是海的那端那片犹如闪电状的云霞,粉白相融。于是我拍下了这张照片,画面中,云与船相互辉映。微风拂面而过,带着一丝凉意却又舒适,我想,此刻的惬意和宁静,就是我来巴厘岛所追寻的吧。

还没看到海豚,我早已沉醉在迷幻的晨曦。随时间推移,灰蒙蒙的天渐渐被朝霞点亮,慢慢的,无论是山间还是海面都像是涂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而我端着相机在摄影和摄像模式之间反复转换拍摄,忙得不亦乐乎。

无论是日出还是日落,剪影永远是经典拍摄画面。拍摄剪影的地方必定要逆光,太阳的位置需在拍摄主体的后面,这时的拍摄光线最柔和。一般剪影的拍摄方法是,将相机对准天空中最明亮的区域,手持相机,设置为M档,快门速度/1000~1/5000秒,光圈缩小,ISO可设置200-400,具体数值可根据当时的光线来决定。曝光则要遵循宁可欠曝而不过曝的原则,依据背景进行曝光测定。

在这里看到海豚的几率要比其他地方大很多,而且海豚会一群一群的出现,可以很近距离的观察。不仅海豚群游的景象很壮观,追海豚的船只也很壮观。海豚们从四面八方赶来,小小的背鳍露出水面,或者是干脆跃出水面,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发出快乐的叫声,此起彼伏。在 5D4 优秀的抓拍性能之下,可以拍到很难得的照片。

傍晚5点的海平线之上,是静穆与辉煌的落日,它用千万支光箭,呼啸着射穿一天的彤云,波光洒向海面,与巨浪一起舞动。冲浪沙滩上聚集了世界各地的冲浪爱好者,看着他们一次又一次冲向海浪的身影,在金色耶稣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炫耀。这时候是拍摄逆光的最佳时间,把太阳的位置放在镜头边缘,这样会让一些光线进入镜头中,产生一种低对比度的朦胧感。如果你要更强烈的视觉效果,那么把太阳同时摄入镜头,镜头焦距越长,效果越明显。

换上另一支EF 16-35mm f/2.8L II USM 镜头记录美醉了的日落沙滩,这时一个拿着冲浪板的男子从我面前走过。利用广角镜头展现空间的立体感和空间感,达到更强效果的视觉冲击力。

我住在位于巴厘岛北部的酒店。由于海边的火山岩长期受海水冲刷,形成了独特的黑色沙滩,全岛唯一的一片黑沙海滩。Lovina在巴厘语中被翻译为“孤独的爱情”,是巴厘岛最宁静的海滩之一,就像是天使的梦榻。远处的夕阳,已从绚丽化为淡然,倾尽一天爱的余晖,无阻的洒向海面。我把镜头瞄向海边,架起三脚架,装上ND减光镜,采用慢门方法拍摄海景,生生不息的海浪在慢门的效果下或幻化成如梦如雾的云海,或固化为连绵不绝的丝条状,会让一些平淡的场景看起来有意思得多。

在酒店,靠近沙滩的泳池在落日余晖的映衬下呈现出唯美倒影。同样使用ND减光镜,利用三脚架拍摄慢门,这样会使泳池的水面拍出如镜面效果。

旅程结束,当我回顾这些自己拍摄的照片,从画面中仍能感受到巴厘岛绚烂如梦般的风情。感谢一路上看到的风景,也感谢一路上陪伴我的相机。收获如此美景,也是不虚此行。

(本文转载自 色影无忌她影像)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资讯 » 巴厘岛:赤道以南,浮生若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