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双双罹患癌症,女儿选择用相机记录下他们生命的最后时光

父母双双罹患癌症,女儿选择用相机记录下他们生命的最后时光

在我们的有限的生命中,最最无可奈何的事情莫过于亲人的离去。我们在日常很忌讳谈到死,但又不得不明白每个人都是要告别世间的。

今天的这个有关于癌症与死亡的故事可能有点沉重。

这是“他和她的椅子”。 Nancy 的父母每周都要接受化疗,父亲 Howie Borowick 刚被诊断患有胰腺癌,对他来说,这是陌生的体验,而对于患乳腺癌 15 年的妻子 Laurel Borowick 来说,这很平常。

照片的亲历者是美国女摄影记者 Nancy Borowick,在她 28 岁的时候,父亲被检查出胰腺癌四期,而在此之前她的母亲已经受乳腺癌折磨了 15 年。巨大的不幸降临到这个家庭,在接受了癌症晚期所代表的含义之后,Nancy 用相机记录下与父母共度的最后时光。

“只有在面临死亡时才能真正欣赏和感恩生活。没有人想谈论死亡,但它是所有生命都必须经历的事情。” Nancy 说。

Howie 和 Laurel 在家中卧室拥抱。在他们 34 年的婚姻中,他们从来没有想象过在同一时间被诊断患有四期癌症。纽约,2013 年 3 月。

但拍摄一个被癌症笼罩的家庭并不等同于记录痛苦,在两位同时处于癌症第四阶段、并肩治疗的父母身上,Nancy 感受更多的是父母身上的坚强与乐观。

Howie 和 Laurel 选择用他们的最后几个月创造一些新的回忆,而不是仅仅躺在床上等待时间流逝。这组照片的初衷也正是直面死神,关注爱与生命。

即将开始新一轮化疗,Howie 和 Laurel 短暂地放松一下。佛罗里达州,2013 年 1 月。
在厨房里,爸爸跳着夸张的舞蹈逗妈妈 Laurel 开心,他们用幽默减轻家中沉重感。纽约,2013 年 2 月。
Howie 和 Laurel 坐在浴室里听医生打来的电话。他们害怕听到关于对方的坏消息,所幸这次两人的肿瘤都有缩小。纽约,2013 年 3 月。
由于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内,头发会因为化疗的副作用自动脱落,爸爸亲手剪了妈妈的头发。妈妈把剪下来的头发伪装成眉毛。
长期以来的癌症已经将死亡无限逼近 Howie 和 Laurel ,所以他们已经开始计划葬礼了。纽约,2013 年 3 月。
用尽他们身上的最大力量,Laurel 和 Howie 陪女儿 Nancy 一起走向过道另一头的新郎。父亲 Howie 的疾病正在快速恶化,他知道自己时日无多,所以他分外珍惜每一个时刻。纽约,2013 年 10 月。
Howie 的左手腕上有很多记录个人医疗信息的手环。DNR 手环的意思是病人自愿签署 DNR 文件,拒绝在他病情恶化时接受抢救,以及任何情况的机器维持。康涅狄格州,2013 年 11 月。

尽管 Howie 是那样的爱妻子 Laurel 以及他的孩子们,但是随着他的病情愈加严重,在医生宣布患癌后一年零一天,Howie 于 2013 年 12 月 7 日与世界永别。

在丈夫离世之后,Laurel 的病情也迅速恶化,疼痛加剧,呼吸变得更加艰难。在 2014 年 12 月 6 日,Laurel 也离开了人世。

在 Laurel 59 岁生日那天,Nancy 和妈妈在陶瓷工作室度过了难忘的一天。臀部和骨盆区域的肿瘤使得 Laurel 很难走路,所以她很难参与大多数活动。纽约,2014 年 3 月。
肿瘤转移至 Laurel 的肝脏,导致她的腹部承受巨大的压力。为了让妈妈很轻松地呼吸,氧气机成为家庭中的永久固定装置,随着她的移动和讲话变得更加艰难、健康状况恶化,Laurel 越来越多地使用氧气机。
家人看着 Laurel 并告诉她他们没事,可以放手了。Laurel 的最后一口气。纽约,2014 年 12 月。
位于中心位置的是 Laurel 的 87 岁的母亲,她刚刚失去了她的女儿。纽约,2014 年 12 月。
Howie 和 Laurel 长眠于地下。

在结婚后的三十几年里,Howie 和 Laurel 距离彼此最远的时候,是阴阳相隔的那 364 天。

而对于女儿 Nancy 来说 ,相机类似于对抗这些生命不可承受之重的盾,帮助她面对现实,感受温暖。然后,就有了今天这组感动了无数人的照片。

也许,向死而生的真正含义是:理解死亡,然后更好地活着。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影像 » 摄影师 » 父母双双罹患癌症,女儿选择用相机记录下他们生命的最后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