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来了,最好的爱情应该是什么样子?

七夕来了,最好的爱情应该是什么样子?

日子过得可真快,建军节那天的阅兵式仿佛昨天才看完,一晃月底的“七夕”已翩然而至。提到七夕,摄影君要问问大伙了:你还记得去年的七夕是怎样过的吗?以后的情人节你又想和谁一起度过呢?

两个问题都答不上来的小伙伴,摄影君表示相当心疼你~不过言归正传啦,今天我们要分享的正是两组以“爱情”为主题的摄影作品。

Yevgeniy 和 Lyubov Kissin,结婚于1941年6月29日

正因为这世上有太多的偶然与不确定,所以相伴终生、白头偕老的爱情总是让人倍感温暖与羡慕。美国摄影师 Lauren Fleishman 就拍摄了一组名为“The Lovers(恋人)”的作品,照片的主角全部都是结婚超过五十年却依然爱意满满的老夫妇。

Lauren Fleishman 向来对恋人间的情感很感兴趣,The Lovers 系列的拍摄灵感来源于她看到了自己过世的祖父年轻时写给祖母的一叠情书,受到触动的 Fleishman 想要探寻“爱”这种深刻的情感,探寻跨越时间的爱情和长久陪伴后恋人们灵魂交织的状态。

Fred 和 Frances Futterman,结婚于1945年2月7日

通过采访拍摄,Fleishman 记录了美国和欧洲多个国家的一些老年夫妇们的爱情故事。在她的镜头之下,这些老夫妇们对彼此的爱意和深情自然流露又分外感人。当年华老去,外貌早已失去昔日的光彩,但谁说爱情会因此而消散?

就像歌里唱的:“多少人曾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只有一个人还爱你虔诚的灵魂,爱你苍老的脸上的皱纹……”

Joseph 和 Dorothy Bolotin,结婚于1938年6月16日
Sol 和 Gloria Holtzman,结婚于1954年2月6日
Jake 和 Mary Jacobs,结婚于1948年4月27日
Yaakov 和 Mariya Shapirshteyn,结婚于1949年7月6日
Moe 和 Tessie Rubenstein,结婚于1942年6月21日

被恋人吸引的还有俄罗斯摄影师 Petr Lovigin,如果说上一组作品展现了老年夫妇们的“平淡是真”,那么 Lovigin 的这组作品反映的就是年轻情侣们的“情正浓时”。

爱情其实是很抽象的,但在爱情的“操控”之下,情侣们有时候会做出许多看起来很傻很疯狂的行为。Petr Lovigin 拍摄的 “Fall in love(相爱)”系列,就是借助影像去勾勒“沉醉”在爱情中人们的状态。

在 Lovigin 的眼里,拍摄爱情并不需要诸如皎洁月色、静谧海滩、烛光晚餐之类电影式的浪漫背景,街道、棉纺厂、市集、自行车婚礼、沙丘、港口、草地……一切地点都不妨碍恋人之间产生奇妙的爱情磁场。

照片中的情侣们不拘束地笑闹、做出很奇怪的举动,却让人感受到了爱情 “盲目”的美好。这些颇具戏剧性的照片也正是在向人们传达这种真实而浪漫的情感,让曾经或者正在沉浸在爱情里的人们产生共鸣、深受感动。

那什么是爱情呢?也许正是有那样一个人,愿意和你一起疯、一起傻、你感兴趣的事情 ta 也觉得很有趣,你不那么感兴趣的东西也因为 ta 愿意做出尝试……自此,漫长岁月不再孤单,漆黑夜晚有人陪伴。

就像摄影师 Petr Lovigin 想向我们传递的:他们很“神经”,他们很相爱。

当然,再浪漫的爱情也避免不了柴米油盐,避免不了生活中的风风雨雨,但因为有了爱和爱人,一切不如意好像都有信心可以慢慢变好。

喜欢是乍见之欢,爱是久处不厌。花开花落,云卷云舒,希望和我们一同经历的是那个怎么看也不会腻的人。

愿这漫长岁月的每一个七夕,都有你爱的人陪你。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影像 » 摄影师 » 七夕来了,最好的爱情应该是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