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摄影是孤独的,而人文却不能孤独 | 专访风光人文摄影师姚璐

风光摄影是孤独的,而人文却不能孤独 | 专访风光人文摄影师姚璐

摄影师姚璐

我一直很羡慕一种人,她们有勇气逃离桎梏自由的日常,无畏流言蜚语与家长里短,走向无垠远方,探索内心世界。姚璐就是这样的女孩,名牌大学?高薪工作?铁饭碗?她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丝留恋,背起双肩包拿起相机,她成了一名背包客,靠贩卖自己的明信片赚旅费。

她影像:能告诉我,当初你下定决心,离开一般人所谓的正常生活,开始旅行的理由吗?

姚璐:我不喜欢那样的生活,又为什么要继续呢?我虽然不知道自己喜欢的生活是什么样,但我知道我不喜欢当时的生活。如果一直在那样的环境里妥协,人生只会越来越不开心。所以一时冲动,就辞职了。其实当时并没有打算一直走下去,只是想先辞职出去看看,后来就一发不可收拾。

她影像:你是因为旅行喜欢上摄影的吗?

姚璐:可以说是相辅相成的吧。其实大学时就拍过人像,开始旅行后我发现自己更喜欢拍风景,所以就把旅行和摄影结合起来了。

她影像:旅行应该给了你很多进入摄影的机会。

姚璐:是的呢,从起初拍一些很普通的到此一游照,到后来认真拍风光和人文,旅行给了我足够多进入摄影的机会。自 2012 年 8 月到现在,我每年按快门的天数都超过了一半,相机都变成了战斗成色,都是磨破磕破的痕迹,镜头也被我摔了不知道多少次。

她影像:对于旅行中拍照,你有什么执念吗?

姚璐:在摄影上我有挺多原则的,大致有几点:一,出去都带足装备,比如三脚架、滤镜、镜头,哪怕一张照片也不拍也要带着。因为你不会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有个场景需要这些器材;二,我觉得摄影应该是孤独的,不需要扎堆去一个机位按快门;三,除了一些著名的拍摄机位之外,要自己爬山或者看地形图、扎营去找一些独到的机位。摄影不是复制,不是去拍一张所有人拍出来都一样的作品,而是应该有自己的探索在里面。

她影像:自己的探索,具体是指什么?

姚璐:例如去九寨沟,为了拍雪景,我在沟口住了两个星期观察天气,终于等到了鹅毛大雪,拍到了箭竹海的晨曦;去西藏羊卓雍措,大多数人都是路过时停车拍照,但我背着帐篷找了个山顶扎了 2 天营,拍到了羊湖全景的火烧云。我相信只有这样收获的照片才能有很高的辨识度,这些照片凝聚了我对摄影的探索——拍出独一无二的照片。

她影像:独一无二意味着,自己要去更远的路,走别人走不到的地方。

姚璐:对的。有时候为了一张照片可能要做很久的功课,而且大部分时候是失败的,比如找到个好地方,天气却不给力。

她影像:你会为了摄影,而特别去设计旅行路线?

姚璐:会的,我以前拍风光,基本线路都是按照摄影需求设计的。什么季节去哪里拍,都是精心计划的。比如 2015 年,我去了四次新疆,分别拍摄了 3 月南疆杏花、4 月的伊犁杏花沟、6 月喀拉峻紫色报春花和赛里木湖金莲花、7 月昭苏油菜花和紫苏花、10 月南疆胡杨林和秋景、11 月喀那斯禾木雪景。旅行和摄影对我来说已经分不开啦,景色漂亮的地方就是我想去的地方,去了就要拍照片。

她影像:你是带着情感去旅行的,带着对一个地方的期盼与想象。在拍照的时候也是这样吗?

姚璐:对的,我对旅行和摄影都有很强的感情和期待。如果是去一个我想象中很好的地方,我会兴奋得一晚上睡不着,当我架着三脚架等到很好的光线时,会特别特别满足。为了一张照片翻山越岭吃苦耐劳我都不在乎,只要拍到就会觉得什么都是值得的。其实徒步、扎营、等待对我来说都是很日常的事,可能在别人眼中是很辛苦的,但对我来说,只要有了满意的作品,这些艰苦的过程都不怎么重要。

她影像:如果没有拍到照片的话,你会很失落吗?

姚璐:一开始我会很失落。早期经济状况也不好,无谓的等待和远途的花费,如果最终不能转化为作品,就会让我觉得又白白浪费了好多钱。后来这种经历多了,也就习惯了。对于风光摄影师来说,一个月不出一张片都是很正常的。风光摄影不是一个完全可以发挥主观能动性的东西,一半的努力在自己,一半的机遇在天气,这大概也是风光摄影最精彩的地方——永远都有很强的不确定性。

有一次我在九寨沟沟口,住了两星期都没等到下雪,我当时很绝望很失落。最后一天,我都买好了离开的车票,晚上却意外飘起了鹅毛大雪,那晚我一个人在宾馆里,激动得一晚上没睡着。拍风光就像充满挑战的人生一样,既然能承受得起很大的惊喜,也就要承受得起很强的失落,选择了冒险,那就要承担一切的结果。

她影像:你曾说过,人生、内涵才是最重要的。摄影呢?你觉得摄影的内涵应该是什么?

姚璐:对于普通爱好者来说,我觉得摄影的内涵就是快乐,不需要一味的追求特别惊艳的作品,享受过程中的快乐就足够了。对于职业摄影师来说,风光摄影的内涵就是“美”,为了美,可能需要翻山越岭,需要等日出日落星空,需要扎营徒步,需要强大的后期能力。做这些的目的,都是为了呈现出被 “美”震撼到的感受。就像音乐一样,用一种有限的载体,传达富有想象力的、无限的内心感受。

她影像:你会很在乎技术以及器材吗?

姚璐:是的。当我在拍摄一个画面的时候,我看到的不仅是那个场景,还有之前所有查找资料、等待后的喜悦,那一刻的感受其实是附加在之前的经历之上的,但如果只是手机随便按一下快门,因为劣质的画面和很差的宽容度,观众是体会不到我那一刻的兴奋的。所以需要用好的器材以及后期技术去最大限度还原那个场景,也算是还原那一刻我的内心感受吧。

她影像:我一直觉得对于风光摄影,是有正确与否的,好与坏在于曝光的正确性。

姚璐:技术上的东西是最基本的,风光摄影不同于其他领域的一点在于,它有个“普世标准”,如果你过爆或者欠爆,那这张图肯定是不合格的。但一张好照片肯定不仅是因为曝光正确、参数设置恰当。风光摄影最重要的在于还原摄影师看到那个场景时的感受。图像是平面的、画幅是有限的,现代相机技术还远远达不到人眼的水准,所以就会经常有人说“拍下的远不如看到的”。

但对于风光摄影师来说,可以用各种前期、后期技术以及自己对于风景的理解,还原出看到景色时的震撼心情。另一方面,还是和刚刚说到的一样,我觉得好作品必须是独一无二的。

她影像:在出行前的阅读以及准备,似乎让你比一般的游客,更加深入这个地方。

姚璐:阅读对于任何事都是有很大帮助的。一方面它可以帮忙打发等待的时间,因为我经常在没信号、没电的地方扎营等待,除了阅读也干不了别的事。另一方面,阅读也帮助自己不断思考旅行和摄影,而不是跟风地和一群摄影师找大众机位。但阅读的具体作用很难去定义,读书是贯穿在整个人生中的。我不敢说我读了很多很多书,但至少我大致了解我感兴趣的国家的历史、地理、文化、宗教。

她影像:为什么会将重心转向人文?是自身发生了什么变化吗?

姚璐:在拍摄了四年风光,并且出了书之后,我觉得我的过去被清零了。写书是一个集中输出的过程,输出完了,我就觉得过去的就都过去了,自己还可以做很多不一样的事。只有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才能看到更广大的世界。就像我五年前辞职出发一样,从零开始,最终完成目标,这种体验非常美妙,让我知道我还可以做很多事。

她影像:人文的拍摄体验跟风光摄影应该完全不同。

姚璐:风光是孤独的,但人文是不能孤独的。我不是拿着相机去外国扫街,而是花了非常多的时间和当地人聊天,了解他们的生活、想法,了解当地的历史、文化、习俗和生活方式。

她影像:开始尝试人文方面的创作。有什么的感触吗?刚开始会不会很困难。

姚璐:刚开始会很难啦。过去对我来说,找机位拍风光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而且照片也能在网上获得很好的分享和传播,这个模式几乎已经成为了我的舒适区。但去拍摄和采访人文,我完全没有任何经验,也不知道要怎么起步。但硬着头皮去找当地人聊天,和她们一起生活,一起聊文化差异时,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发现原来这件事我也可以做得到。

她影像:你的人文摄影,出发点更像是课题研究。

姚璐:对,更像是课题研究。其实我在国外遇到过不少欧洲年轻人,他们在间隔年就去中东做课题研究,他们的旅行不仅是吃好吃的看好看的,很多年轻人带着调查问卷去做项目,不是为了作业也不是考试,只是自己感兴趣。我觉得这样非常好,对世界保有自己的好奇心。我也会给自己的旅行设置一些主题和议题,然后去走访拍摄,相当于在做独立记者吧。

她影像:能聊聊你的 “课题”吗?

姚璐:我自己也是在出发前权衡了很久,如果去东南亚或者欧洲、日本,会有更多赚钱的机会,自己也会更舒适,但我最终还是痛下血本决定去中东。对我来说,中东毫无疑问是世界上少有的既拥有古老历史、渊源文明,如今又充满矛盾和冲突的迷人土地。

例如东南亚,得到的可能只是一个个国家的体验,但在中东,走得越远,了解得越多,就会发现很多国家的文化风俗都是互相有关系的,研究起来特别有意思。我的课题主要就是“中东人民对伊斯兰教的看法”和“中东女性的生存现状”。

她影像:第一次“研究”去的是哪一个国家?收获如何?

姚璐:第一个去的国家是伊朗。伊朗给了我很大的冲击,跟印象里极尽落后和封建的国家完全不一样,我与许多伊朗中产阶级知识分子聊天,才知道波斯人民其实是非常西化、思想非常开明的民族。
关于知识方面的收获非常大,也修正了自己对于中东的刻板印象,其实除了叙利亚和伊拉克南部之外,大部分地方都挺安全的。

女性虽然生活极尽宗教化,但伊朗、土耳其的女性思想也相对来说更自由开放,而以色列的女权状况无异于西方最发达的国家。

她影像:你拍了很多很多的女人,是如何选择自己的拍摄对象的呢?

姚璐:我会根据自己对当地的理解选择拍摄对象。起初在伊朗,我常拍穿着黑袍的女人,但随着深入走访,我更愿意拍那些带着五彩头巾、化着浓妆的年轻女孩,因为那才是当代伊朗以及未来的趋势。人文摄影是个很主观的东西,呈现的世界一定是摄影师所理解的世界,所以我会根据自己不同时期的理解去选择拍摄的群体。

她影像:从去自然为主导的地方,到人为主导的地方,从风光到人文,你觉得,两者各有什么样的魅力呢?

姚璐:风光的魅力在于外在的、直观的视觉冲击力,我以前经常站在山河,被感动得不行。人文的魅力更内在化,让我了解到了不同文化背景下人们或相同或不同的生活方式和思想理念。风光让人了解外在世界,人文让人了解人类文明吧。

她影像:那么人文会是你未来的发展的大方向吗?

姚璐:未来我会继续研究中东,有些地方还会再去一次,并将经历写成一本书,把这些年对中东的理解和拍摄的人文片再集中输出一次。然后我想带上全套户外装备,认真地去北欧拍摄风光。套用 Lonely Planet 的创始人在《当我们旅行》中写的:“背包客可能不会永远当背包客,但他们却很可能终其一生都是旅行者。”

我不确定自己是否还会用这种在常人看来特别辛苦的方式继续旅行,但旅行和摄影的魅力对我来说依然很大,我依然有很多很多想去的地方、想拍的东西。

同题问答

她影像:介绍一下你的器材吧!

姚璐:我前一阵子试用了 EOS 5D Mark IV,实在太好用了!去朝鲜拍摄,它的快速对焦帮了我大忙。所以回来后就购买了一台。镜头的话,我非常推荐 EF 35mm f/1.4L II USM,35mm 焦段接近与人的视角,是拍摄人文非常好的镜头。

她影像:你有哪些摄影习惯呢?

姚璐:小习惯特别多。例如到哪都要执着地背着三脚架,拍日出日落总是习惯提前一小时到。如果在室内拍摄,出来后第一时间会调参数,以免忘记调低 ISO 导致在户外拍摄时过曝。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影像 » 摄影师 » 风光摄影是孤独的,而人文却不能孤独 | 专访风光人文摄影师姚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