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下监狱里的“体外受精”,他入围马格南摄影大奖

拍下监狱里的“体外受精”,他入围马格南摄影大奖

“我们并没有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年代,我们只是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国家。”

世界并不风平浪静,今天为大家带来的这个故事便隐藏着汹涌暗潮。

图片中的女人名叫阿玛·埃利安,巴勒斯坦人,39 岁,她的丈夫安瓦尔·埃利安于 2003 年被以色列当局以“政治犯”的罪名逮捕入狱,并被判处终身监禁。

丈夫入狱十几年,她的怀里却抱着两枚“爱情的结晶”——这就是今天这个摄影项目“Habibi”(阿拉伯语,意为“我的爱”)的关键点。

空荡的房间。伊曼的丈夫 1978 年 4 月 4 日被逮捕并判处 38 年有期徒刑。2011 年被释放后再次被捕,并被判终身监禁。

照片的拍摄者是意大利纪实摄影师安东尼奥·费齐隆戈(Antonio Faccilongo),他长期在亚洲、中东,尤其是政治形势紧张的巴勒斯坦地区拍摄,关注人道主义、社会、政治和文化等问题。

他的摄影项目 Habibi,讲述了被关押在以色列监狱的巴勒斯坦犯人和他们家属的故事。

那娃加,37 岁 ,照片上的男子是她的丈夫伊萨,41 岁,被判处 22 年徒刑。他们有一个 2 岁的孩子,通过试管婴儿诞生。

费齐隆戈拍摄时, 大约有 7000 名巴勒斯坦人被列为“安全囚犯”,被以色列当局行政拘留,面临 25 年或更长时间的徒刑。一些被拘留者被定罪,而有些只是因为他们对以色列国家安全的潜在威胁被拘留。

这意味着除了严峻的政治局势,巴勒斯坦地区有相当大数量的男人囿于藩篱。面对丈夫的缺席, IVF(In Vitro Fertilization),即体外受精,人工受孕,成为了妻子们在绝望边缘的一缕希望。越来越多的巴勒斯坦妇女涉险从监狱里偷运出自己丈夫的精子。

被裹在巧克力里的圆珠笔管

监狱允许犯人的配偶和直系亲属每两周探监一次,每次 45 分钟。探监人需要通过非常严格的搜身,才可进入监狱。在监狱里他们只能通过玻璃上的电话进行交谈,不能进行身体接触。

但是囚犯的孩子除外——在每次探访结束的最后 10 分钟,犯人们可以拥抱自己的孩子。这时便是能让精子离开监狱的最佳时机。

犯人把自己的精子放进空的圆珠笔管里,再把笔藏在巧克力里交给孩子。

育婴箱里的试管婴儿
一名刚刚生下婴儿的巴勒斯坦妇女

过去三年中,有 60 多名婴儿通过体外受精出生。纳布卢斯的 Razan 生育诊所和加沙的 Bas-Basma 生育诊所为囚犯的妻子免费提供这项医疗服务。

费齐隆戈说,大多数媒体在报道时通常关注巴勒斯坦的战争问题,很少细致入微到人道主义范畴,他的这个项目,就是要关注人的尊严,揭示隐藏的现实,让观众了解巴勒斯坦人民的日常生活。

而对于这些巴勒斯坦妇女来说,她们的生活在丈夫被带走后仿佛被按下“暂停键”,人工授精不仅仅意味着爱意和延续家族血统,也成为了她们在以后漫长人生中的精神支柱。

Habibi 系列入围了 2016 年度 LensCulture 肖像奖、2017 年马格南摄影奖。

她们相信,终有一天丈夫会回到自己身边,当他们回家时,监狱之外有一个家在等着他。这也是她们让自己等下去和活下去的理由。

对于这些妇女来说

比起归期遥遥的爱人

孩子是可以贴到胸口的温暖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影像 » 摄影师 » 拍下监狱里的“体外受精”,他入围马格南摄影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