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生第一县”升级记

“花生第一县”升级记

一场关于“高油酸”的消费热,正从一二线城市开始蔓延。

油酸被营养学界称为“安全脂肪酸”,能有效地降低心血管、糖尿病患病风险,其较强的高抗氧化性,对调节人体生理机能、促进脂质代谢起到相应作用。业界将油酸含量 75% 以上食用油认定为“高油酸油”,油酸含量高的植物油被认为是健康的、稳定的高品质食用油。

2017 年 10 月 ,鲁花集团推出油酸含量高于 75% 的高油酸花生油,仅去年 10-12 月三个月,销售量就达 40 万瓶,市场需求旺盛。

山东济南章丘辰美商贸有限公司负责人陈美满怀信心,她立下了 2018 年鲁花高油酸花生油单体销售超 100 万元的目标。作为鲁花的县市级经销商,2018 年春节期间,鲁花高油酸花生油在她这里的销售额是 20 万元,这距离这一新品面世仅有三个月。

在陈美看来,“高油酸花生油价格适中,但是营养价值却与高端进口橄榄油相当,且花生油的炒制口味更适合中国人,未来前景一定大好,目前高油酸花生油已经进入呈倍数的增长状态。”

经调研发现,高油酸花生在国际市场价格每吨高出普通花生 2000 元仍供不应求,高油酸花生油有着旺盛的市场需求,这给花生种植端带来了巨大的动力,在市场需求的倒逼下,高油酸花生种植也迎来了风口。

新一轮的消费升级,正在引发河南省正阳县的一场产业更新,这给传统的农业大县带来新的发展机遇,推广高油酸花生种植已经成为该县进行产业升级的一个重要抓手。

正阳县陡沟镇群众在为花生打药

第三方服务体系成型

正阳县位于河南省南部,总面积 1903 平方公里,辖 18 个乡镇、2 个办事处、294 个行政村(居委会),总人口 85 万人,耕地面积 210 万亩,农业人口人均耕地 3.2 亩,是河南省人均耕地最多的县。

正阳是花生专业县,这个县推进农业产业化和农业现代化转型,初步形成农业县域经济模型:

1. 靠专业经济作物的聚集效应,建立起农业产业化第三方服务体系;2. 靠与院士为首的农业科研团队结盟,形成系统化科技支撑;3. 县主要领导人近年一个调子,坚持农业专业化方向不动摇;4. 用花生做文章,不断延伸花生产业链条,实现一二三产业的有机融合;5. 吸引多家农业龙头企业本地建厂,进入全球产业链条。

正阳县章寨村南李楼组的李俊强,是当地最早种植高油酸品种花生的农民。他的故事,是正阳县花生产业升级的典型代表。

2015 年 7 月份,李俊强在河南邦农种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杨展的指导和帮助下开始试种高油酸花生新品种豫花 37,增收效果明显。

2017 年河南省降雨量超出往年,水涝影响了正阳县当地的花生产量,该县的花生质量也在一定程度上有所下降。即使这样,李俊强也比往年收益有所提高,他算了这样一笔账:

普通花生果 2 元/斤,年亩产量 600 斤左右。2017 年李俊强普通花生的收入为 1.3 万元。

高油酸花生果价格 3 元/斤,亩产量 800 斤,除去因水涝造成的发芽不合格产品,2017 年高油酸花生亩产值 2000 元。李俊强夫妇两人共同管理 25 亩地,2017 年共种植高油酸花生 12 亩,收入为 2.4 万元。

此外,李俊强夫妇 2017 年种植冬小麦 25 亩,收入 2.3 万元。

除了依靠专门的种业公司,农药、化肥、种植、收割等农田管理均由李俊强夫妇两人自己完成。农药、化肥成本每亩地 300 多元,一年总成本近 8000 元。

10 年前,李俊强以玉米和小麦轮种,按照现在的市场价和产能,玉米 0.9 元/斤,亩产 800-900 斤,高油酸花生要比玉米每亩多赚 1000 元。

李俊强以及当地大部分种植花生的村民,他们的种子均由邦农种业公司提供,这家公司还对高油酸品种花生种植进行统一管理。

这家公司是正阳县第三方服务体系一个环节的缩影。经调研了解,正阳县已经建立起涵盖种业、种植、农机、植保、收割、销售、加工等环节在内的全产业链闭环形式的第三方服务体系。

这个体系的组成和运作已经形成一套模型。

首先是邦农种业公司。

邦农种业是正阳县当地专业的种业公司,现有豫花 37、远杂 9102 等 6 个花生品种的独家经营权,育种基地 6 万多亩,员工 34 人,订单带动农户 1600 多户。

在 2015 年,邦农种业出资 300 多万元与河南省农科院张新友团队合作开发推广新品种高油酸花生豫花 37。

据了解,河南邦农种业有限公司采取“六统一”的模式,即为“统一供种、统一管理、统一技术、统一栽培、统一回收、统一供肥”,严控农产品质量,成功探索出提高原料的质量管理方法,为高油酸花生产品的销路打下基础。

截至 2017 年底,高油酸花生的推广面积达到了 3 万多亩,并与美国玛氏集团、中粮集团等一些大型食品企业建立了长期战略合作关系,2017 年为正阳花生产业增收 3000 多万元。

其次是正阳红旗合作社。

2015 年成立的正阳红旗合作社,属于股份制农民合作社,分县级社和村级分社两级,目前在 6 个乡镇建立村级分社 26 个,共托管土地 4.9 万亩。

这个合作社以社员为主要服务对象,通过土地托管,为社员提供农业技术和农业生产资料的一站式配送服务,减少了中间环节,把优质农业资源、先进农技和全程的机械化服务以最优惠的价格送到农民手里。

据测算,红旗合作社小麦托管套餐每亩可为农户节约 149 元,减少化肥、农药施用量各 10%;花生托管套餐每亩可为农户节省投资 102 元,减少化肥、农药施用量各 10%。综合,年亩产增收节支可达 600 元以上。

最后是农用无人机公司。

正阳县农民对植保飞防技术接受度很高,一方面是因为无人机作业节约了成本,使人力成本大大降低,将人力很大程度上从土地上解放出来。另一方面减少甚至杜绝了农药对人身体的危害。

有数据显示,传统施药,一亩地一年的农药费用为 120 块,人工费每次每亩 10 元左右,而无人机施药一亩地年费用仅为 50 元左右,且施药速度大大加快。

“花生书记”问诊下药

2013 年 10 月,时任汝南县委副书记、县长的刘艳丽调任正阳县,担任县委书记。可以说,刘艳丽是正阳县花生产业的主要操盘手。

正阳县贫困户送给县委书记刘艳丽“花生书记”匾牌

“起码有 80% 的精力都用在了花生和扶贫上。”刘艳丽这样形容她过去几年的县委书记工作。

正阳县是河南省人均耕地最多的县,更加深了农民的小农思想。在刘艳丽看来,计划经济时代,正阳县属于富裕县,但正是因为农民依靠人均 3.2 亩的土地,即使过不上富裕的生活,也可以勉强维持,农耕依附紧密,工业的发展就变得很艰难,这也是导致正阳县贫困的一大因素。

即使连年获得“全国花生第一大县”的称号,正阳的花生产业也仅停留在初级农产品层面。“大而不强、大而不优、大而没有品牌”是刘艳丽来之前正阳县花生产业的基本状况。

刘艳丽经过调研发现,正阳县花生产业存在几个关键问题。

一是品牌不亮。正阳县花生一直以来拥有极高的品质,被业界认可。从种植面积到种植历史都有极大的优势。但是多年来,正阳县花生并没有形成品牌效益,品牌知名度远低于同是花生产区的山东、辽宁。

二是附加值低。由于正阳县当地没有花生深加工和精加工企业,正阳花生一直以初级农产品出售,附加值极低。由此花生产业无法拉动财政,也不能够带动农民致富。

三是农业机械化程度低。农机投入不够,导致农业生产成本增加,效率低下。

面对以上问题,刘艳丽提出“以农业招工业、补工业短板,拉长产业链、提高附加值”的工作思路,提振经济从花生开始。

随后,正阳县以延长花生产业链为主线,制定《加快正阳花生食品加工企业发展的意见》,出台奖励扶持政策,鼓励外资投资花生精深加工业。

在积极努力下,正阳县通过规划引领,龙头带动,建设实施了投资 30 亿元君乐宝乳制品产业园;投资 20 亿元的正阳国际花生产业园;投资 15 亿元的温州特色食品产业园。

2015 年底,正阳县脱掉了河南省产业聚集区末位的帽子,成为河南省产业聚集区发展的“十快产业聚集区”。

2017 年 8 月 10 日,正阳县通过了农业部和财政部两部委的审批,将正阳县现代农业产业园纳入需完善创建方案的国家现代农业产业园名单。

与农业科研团队结盟

正阳县花生产业的发展升级,根本原因在于先进技术的推广应用,研究团队的贡献功不可没。

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花生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张新友团队,从上世纪 90 年代起开始对正阳县花生产业进行指导与服务,经过二十年余年、三个发展阶段的努力,为正阳县花生产业的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中国工程院院士张新友考察正阳花生

第一阶段,推广早熟品种着力解决小麦、花生一年两熟问题。

张新友介绍,正阳县是小麦生产大县,此前,由于花生品种晚熟、生长期长,小麦收获后再种植花生一般不能正常成熟,因此多采取冬小麦和大豆、玉米等轮种,花生面积难以扩大。

2000 年以后,随着早熟花生品种远杂 9102 的引进与推广,解决了花生生长期长的问题。该品种生育期只有 110 天左右,6 月 10 日左右播种,9 月 20 日前后就能收获,这就完全满足了正阳县一年种植一季小麦、一季花生(一年两熟)的要求。而且,该品种还具有高产、抗旱性强、抗倒性、种子休眠性强、含油量高等优良特性,该品种一下就推广开了,迅速成为全县的主导品种。这一新举措,使得当地农民的收入增加一倍。

第二阶段,推广机械化起垄种植技术解决秋涝问题。

正阳县处于亚热带季风气候和暖温带季风的交界处,所以秋季雨水丰富,秋涝成为了农民种植中的主要困扰之一。

张新友团队针对正阳生产条件,研发推广麦后夏花生起垄种植技术,一方面有利于排涝,另一方面增加活土层,在收获季节便于农业机械作业。

与起垄种植同步推广的还有花生机械化生产技术。由于起垄种植需要机械化程度高,在这一过程中张新友团队与农业机械研发团队和农机企业结合,积极向农民推广机械化种植、收获技术。

此前,正阳县农业机械基本从山东引进,后来花生种植规模不断的增加,加之正阳县独特的砂浆黑土土质,土壤比较黏重,引进的机械适应性较差,正阳县开始探索农用机械的自主研发。

如今农用机械已经成为正阳县主导产业之一,全县已建成 3 个花生机械产业园,花生机械生产企业 38 家,获得国家发明和实用新型专利 109 项,年产花生生产机械 6 万多台。

刘艳丽介绍,2017 年,正阳县的花生机械还走出了国门,卖到了苏丹以及东南亚,新型农机具的研发与快速推广,使正阳花生从播种到管理,从收获到初加工,基本实现了机械化。

第三阶段,推广高油酸优质花生,进一步提高花生种植效益。

为了进一步提高正阳花生的品质和市场竞争力,现阶段张新友团队正在对市场热销的高油酸品种花生进行示范和推广。

从 2016 年开始,正阳县在张新友团队的带领下,示范推广高油酸花生新品种豫花 37,大幅度提高了正阳县花生的质量和单产水平,正阳县高油酸花生种植面积已达到 8 万亩。

通过张新友科研团队牵线搭桥,正阳县成功引进了国内花生油生产龙头企业——山东鲁花集团,解决了产后加工的大难题。

应该说,科研技术团队的支持其实是“花生第一县”崛起的原动力,在花生增产、增质的基础上,正阳县才有“花生文章”可做。

不断延伸的花生产业链条

当前,花生的全产业链条在正阳县已经日渐完善,花生全产业链条扶贫已成为正阳县打响脱贫攻坚战的重要抓手。

一是花生规模种植。

从正阳县在耕地、气候、土壤、人口结构方面看,正阳县的花生种植有先天的自然优势,2017 年该县的花生种植面积 172 万亩、产量 53 万吨。

二是花生循环利用。

正阳县围绕着花生“吃干榨净”。

花生秧。全县建有花生草场 1200 多家,年加工销售花生秧、花生壳 30 万吨以上。正阳天润农业创办“花生秧行”,群众可凭“花生秧存折”随时存放秸秆、随时支取现金,还可等价交换该公司的肥料、湖羊等,仅此一项全县增收 3000 多万元;天润农业建立万头湖羊养殖基地,发展种羊 1.1 万头,帮带贫困户 408 户,安排就业 210 人次。

君乐宝乐源万头观光牧场利用花生秸秆养奶牛,带动 60 名贫困户就业,月工资 3000 元以上。同时,利用贫困村的光伏电站,带动贫困群众在光伏板下养湖羊,实现“牧光互补”,节约用地,光伏和养羊双向带动贫困户脱贫。目前,全县有 357 户贫困户利用花生秧发展畜牧养殖。

花生壳。以花生壳为原料,大力发展食用菌栽培产业。正阳县绿源食用菌专业合作社集生产、储藏、销售为一体,发展食用菌大棚 200 余座,菌袋 500 多万袋,辐射带动周边 6 个乡镇发展食用菌产业,帮带贫困户 911 户,实现每年户均增收 3000 元以上。

循环农业。利用养殖业的粪污,种养结合发展循环农业。如诸美集团粪污资源化利用模式,部分固体粪便和沼渣氧化发酵制作有机肥;固液混合物厌氧发酵生产沼气发电;沼液还田,实现废弃物全资源化利用。

建立青青蔬菜种植基地,与 125 户贫困户签订入股分红协议,年底每户保底分红 2000 元。

天润农业湖羊养殖基地采用优质菌种发酵,把羊粪加工成精制有机肥、微生物菌肥和花卉专用肥,带动就业 140 多人次。

三是花生加工业。

根据当地提供的数据,正阳县人口 85 万人中,种植花生的农民 58 万人,占农村总人口的 88.6%,农民人均种植花生收入 3550 元,占全年可支配收入的 34.5%;花生产值 30.1 亿元,占农业总产值的 40.2%;花生加工类企业总产值 48.5 亿元,占工业总产值的 24.2%;三产有关花生流通销售总产出 55 亿元,占三产的 34.5%。

龙头企业走进正阳

如果花生只能以初级农产品的价格低廉出售,容易造成的后果是:利润被中间环节占有,且销路并不稳定。

为了破解这一困局,正阳县迎来山东鲁花集团。鲁花集团花生油年加工能力 110 万吨,且正在力推高油酸花生油。

鲁花分别建设有 10 家大型压榨工厂,分布在山东、河南、河北、湖北、江苏、辽宁、吉林七个省份。在全国建有 28 家省级分公司,240 多家销售分公司,2200 多家代理商,遍布全国的营销网络。

2017 年 12 月 3 日,正阳县政府与鲁花集团正式签约,鲁花集团花生油加工项目落户正阳县。

山东鲁花集团与正阳县项目签约仪式

鲁花的工厂已经在今年 1 月份破土动工,今年 9 月份,工厂就可以投入生产。该项目以花生油为主导,年生产能力为 15 万吨,其中花生油 10 万吨、重点生产鲁花高油酸花生食用油,生产其他食用油 5 万吨。

张新友院士说,中国第一榨油企业与花生第一大县的结合会将发挥一加一大于二的作用。

鲁花正阳工厂年可消耗花生约 90 至 100 万亩,等于消耗正阳县花生产量的一半以上,为正阳县花生解决了出路,提升了正阳县花生深加工的能力,提升了花生产业化水平。

种子、服务模式、产业模式的不断迭代,保证了正阳县的农业产业化能够较为及时的转型升级,跟上全球产业链的需求步伐;市场对高油酸花生油的爆发式需求,也加快了正阳县的转型升级。

作为中原地区样本,正阳县为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找到了一个有效途径。围绕花生产业做文章,正阳县走出了一条产业助推乡村振兴的道路。

不仅如此,在中美贸易战硝烟不断升级的当下,由于我国食用油进口依存度常年处于高位,我国食用油的战略安全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威胁。

目前,国产食用油自给率仅为 32.2%,这就意味着我国 67.8% 的食用油 需要依赖进口。大力发展高油酸花生,对于减少对海外大豆进口的依赖, 保障我国“油瓶子”安全,战略意义日益显现。

正阳县仅仅是个开始,未来在中国广袤的土地上,会有越来越多的高油酸花生开花结果,带领农民走向共同富裕,同时降低对进口食用油的过度依赖,确保国家食用油的供给安全。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资讯 » “花生第一县”升级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