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年,30000 张底片,死去后她的照片终于震撼全世界

40 年,30000 张底片,死去后她的照片终于震撼全世界

别在树下徘徊,别在雨中沉思,别在黑暗中落泪。向前看,不要回头,只要你勇于面对抬起头来,就会发现,此刻的阴霾不过是短暂的雨季。向前看,还有一片明亮的天,不会使人感到彷徨。

玛莎·伊凡辛特科娃
Masha Ivashintsova
(1942~2000)

摄影君并不喜欢薇薇安·迈尔(Vivian Maier)的故事,她以彗星般的姿态出现,迅速火遍全球,一生的经历却令人唏嘘。

无独有偶,时间尚未过去太久,又一个“薇薇安式”的女摄影师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她就是来自俄罗斯列宁格勒的女摄影师玛莎·伊凡辛特科娃。

玛莎的丈夫:语言学家梅尔瓦尔·梅尔库姆扬(Melvar Melkumyan)和他们唯一的女儿阿斯雅(Asya)

玛莎喜欢拍照,这一点她的所有朋友和家人都知道,但她从未向他人展示过自己的作品,甚至并未冲洗自己的拍摄的大部分底片。因此家人也只把玛莎的拍摄当作是普通兴趣,并未在意。

直到最近,玛莎辞世近 20 年后,她的女儿阿斯雅在家中的阁楼上发现了妈妈拍摄于 1960~1999 年的超过 30000 张底片,这才重新认识了自己的母亲。

同地球另一边的薇薇安·迈尔一样,这些底片承载的影像震撼了所有人。

玛莎与摄影师鲍里斯·斯梅洛夫(Boris Smelov)

尽管去世后的经历颇为相似,但和薇薇安相比,玛莎的生活方式完全不同。

薇薇安的一生平淡无奇,而玛莎的生活就像酒——以水的状态流淌,以火的性格燃烧。

诗人维克多·克里夫林(Viktor Krivulin)

年轻时,玛莎与三个男人陷入爱河:摄影师鲍里斯·斯梅洛夫、诗人维克多·克里夫林和语言学家梅尔瓦尔·梅尔库姆扬。

阿斯雅在母亲的官方网页介绍中这样写道:

她对这三个男人的爱情,不能再特别了,它定义了她的生活,也耗干了她,让她支离破碎。她坚信:在这三个爱人身边的自己是黯然失色的,因此她从未向任何人展示过自己的摄影作品、日记和诗歌。

只有没受过伤的人,才会讥讽别人身上的伤痕,我们无需评判玛莎的经历,而事实上,也正是这些经历塑造了她,以及我们今天看到的这些作品。

女儿阿斯雅,1978 年

“我从来没有为自己留下记忆,但总是为别人留下记忆。”玛莎在自己的日记中这样说。

“YOLO”是最近美语出现的新词,指“你只活一次”(You Only Live Once),它代表了许多当代人的价值观。

如果摄影君是玛莎或薇薇安,我一定会做出和她们不同的选择。但或许正是因为与大众不同,玛莎和薇薇安才真正成就了自我——即使这些“成就”迟到了许多,但“及时行乐”也恰巧不是她们的选择。

令人欣慰的是,尽管玛莎本人并不自信,但在自己女儿眼中,她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天才。

目前,阿斯雅正骄傲地为自己母亲筹划首次摄影展:“我们希望玛莎的作品和故事在人们的灵魂里激起回响”,她这样说。

下面是玛莎的部分摄影作品。

如果你是玛莎或薇薇安,你会选择怎样的人生?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影像 » 摄影师 » 40 年,30000 张底片,死去后她的照片终于震撼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