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已到,可识《离骚》香草?

端午已到,可识《离骚》香草?

又逢端午,缅怀古人,不免想起千年前,屈原长太息以掩涕兮,想起《离骚》,想起诗中描绘的善鸟草香。

当时的楚国,君昏臣奸,政治黑暗。屈原遭嫉受压,只能通过香草来表达自己美好的追求。

滔滔孟夏,草木莽莽。

汨罗江畔,犹闻沉吟。

一首《怀沙》,一人独行,一腔热忱,终向一江倾诉。

虽未感动楚王,但屈原为历代知识分子和普通百姓所咏叹和怀念。

用现在的话来说,屈原在后世 “圈了不少粉”,他的作品在汉代被刘向编辑为《楚辞》,唐朝诗人李白、杜甫、陈子昂等均借鉴过屈原的诗作。

到了南宋庆元年间,在昆山 (今江苏境内) 城,有一位小有名气的 “蠹隐先生”——吴仁杰,他就是一个地道的 “《离骚》粉”,他表达自己对屈原的崇敬之情更是独树一帜——为《离骚》的草木立 “传”,这便是后来的《离骚草木疏》。

《离骚草木疏》深受《离骚》研究者的喜爱,宋朝时便出了多种版本。至明朝万历年间,学者屠本畯在此书的基础上,作《离骚草木疏补》一书。沧海桑田,清朝乾隆年间,大学者纪昀,就是铁齿铜牙与和珅斗嘴的纪晓岚,慧眼识珠,将宋抄本《离骚草木疏》校对后收入了《四库全书》,使后人得以有幸一窥。

屈原在《离骚》以香草美人自比,植物之名遍布章句之中。据不完全考证,《离骚》全诗长达二千余字,涉及了二十余种植物,多为楚地 (湖北一带) 的植物 (《中国文学植物学》潘富俊,2012 修订版)。

《离骚》中提及的香草包括江离、白芷、泽兰、留夷 (芍药)、揭车、杜衡、菊、杜若、胡、绳、荪、苹、襄荷、石兰、枲、三秀、藳本、芭、射干及捻支等,香木有木兰、薜荔、食茱萸、橘、柚、桂花、桢、甘棠、竹及柏等。

不得不承认,屈原要是生在现代,一定是位好植物学家。

而这其中不少植物可作药用,在今人的日常生活、养生健康仍可 “觅见踪影”。

(注:《离骚》中出现的植物大都只知其名不知其形,难以考证,以下内容为结合一些资料所进行的合理推测。)

“杂申椒与菌桂兮,岂惟纫夫蕙茞。”

此句中 “申椒”“菌桂”“蕙茞” 皆用来喻人。

“申椒” 其实就是现在的花椒,属芸香科,从古至今就是重要的食品调料,除果实外,花椒全株都有香气。除了作为调料,古人也用来泡酒,还会用来涂抹宫殿墙壁。

《甄嬛传》里的 “椒房独宠” 即由此来,宫墙上使用花椒树的花朵所制的粉末进行粉刷,呈粉色,一来芳香的味道可以防蛀虫,二来对人身体健康有好处,又因花椒结实累累,表子孙兴旺之意。

而这里的 “桂” 指肉桂。肉桂的叶子、嫩枝、树皮均富含香气,人们多用其树皮作为香料,即桂皮。西方的一些鸡尾酒里会加桂皮,其实古人便将桂皮或桂枝泡于酒中,酒香特殊,可能味道与现在流行的 “啤酒泡枸杞” 能一争高下。

“揽茹蕙以掩涕兮,沾余襟之浪浪。”

此句是说,想拾起 “茹蕙” 擦拭濡湿的双目,却不想泪珠点点,沾湿了前襟。

此处 “茹” 与 “蕙” 分别指两种植物。《离骚草木疏》称,“蕙” 指的是如今的零陵香,但也有人认为古方之零陵香与现在所用的中药零陵香不同。《本草图经》最早有载 “零陵香”,“其茎、叶谓之蕙”,辛甘,温,主治伤寒、感冒头痛,胸腹胀满,下利,遗精,鼻塞,牙痛。

“茹” 草今名柴胡,伞形科柴胡属部分植物,是很有名的解表药。柴胡始载于《神农本草经》,性味苦,微寒。常用于治疗感冒发热、寒热往来、疟疾等病症。

柴胡还曾在《红楼梦》中出现过,书中林黛玉梦见她被许配他人,做了恶梦,此后一直头晕、不思饮食、多梦多疑。经一个医生诊断后,开了药方: 用柴胡配当归、白芍、白术、茯苓、生姜、甘草、薄荷等,即为悠闲散,用于治疗郁抑症或不乐,再加上地黄补血,使林妹妹病情好转。不知曹公是否有意写下此方,以解读者看不到《红楼梦》完本的不快呢?

现在柴胡仍被广泛用于中医药配制,如扬子江药业柴芩清宁胶囊,以柴胡、黄芩苷、人工牛黄组成。具有清热解毒、和解表里的功效,用于发热恶寒、咽痛流浊涕等上呼吸道感染之邪在肺卫证。请按药品说明书或在药师指导下购买和使用。

风雨天涯芳草梦,江山如此故都何。

千秋万代,纷争已远。这盛世,如你所愿。

(来源:中国金融信息网)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资讯 » 端午已到,可识《离骚》香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