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华为新影像大赛启动,专访华为手机产品线副总裁李昌竹

2018 华为新影像大赛启动,专访华为手机产品线副总裁李昌竹

6 月 13 日,2018 华为新影像大赛在上海 CES Asia 现场正式宣布启动。

和去年的首届新影像大赛一样,华为依然选择与战略合作伙伴纽约国际摄影中心 (International Center of Photography,简作 ICP) 携手,不同的是在首届比赛的 15 余万张征稿量的基础上,新一届比赛已经上升到了全新的高度。

华为手机产品线副总裁李昌竹

在 13 日下午的发布会前,我们有幸提前专访了新影像大赛幕后的有力推手:华为手机产品线副总裁李昌竹。

在采访中李昌竹向我们透露,他个人从 2003 年前后就开始关注摄影:

作为我个人来说,我是很理解一个摄影爱好者从他开始喜欢,到他慢慢进阶的一些痛点及诉求,因为我也是从这个阶段过来的,而且依然走在这个阶段上。我比普通的用户早几年进入,早几年深入到摄影领域学习,所以说我理解,我们应该要给他提供什么样的平台,提供什么样的机会激励他们,他们需要什么东西。

那么作为在华为内部负责影像,同时自身也喜欢拍照的高管,李昌竹在专访中透露了哪些有趣且值得关注的信息呢?以下是本次专访的部分整理内容:

1、2018 华为新影像大赛的作品组别分类方法是和传统的人像、风光分类完全不同的。请问在新影像大赛的分类标准下,评选过程中的标准有哪些是和经典摄影大赛相同的,又有哪些是不同的?

李昌竹: 其实从根本上来讲,我们评选的标准几乎都是一样的,因为虽然是手机拍出来的影像,但是我们最看中的还是这个图象表达的东西要漂亮、要美,所以我觉得从审美的角度,传统的影像还有手机摄影所拍的影像,我觉得在评审上没有太大的差异。

另外一点,实际上您的问题提到了,我们设计的类别和传统的组别分类不同,可能这是最大的差异,传统的风光有人像、有黑白等,有很多比赛可能有一二十个分类;去年我们新影像大赛有 7 个组别,今年大赛只有 6 个,还包括一个短视频,即我们的 timeline,是用短视频讲故事的环节,另外包括今年的 faces(众生相)组别,是把去年的 @all(@所有人)组别 和 Me,Myself and I(自拍与自画像)组别两个融合到一起了。因为我们发现去年这两个类别有很多东西交错在一起,所以今年统一变成 faces,实际上代表你可以拍别人的脸,也可以拍自己的脸,可以拍人的脸,还可以拍动物的脸、物品的脸,如果你有感情的话,faces 代表的意义会更广泛。

所以我们设计这些类别实际上是为了让普通的用户和摄影爱好者,不会惧怕传统影像比赛给的十几、二十几的类别带来的距离和门槛,让大家觉得我看到这个题目,就能激发我想拍、我突然想起我已经拍过的、或者我在什么时候有些灵感,能够激发他这种创作的欲望。去年,我们大赛全球征集到超过 15 万张照片,今年我们的目标会远远超过这个,我们的预期也会远远超过这个,因为今年很多海外的区域,他们的积极性非常高,去年实际上在一些我们没有进行宣传的区域,他们的投稿量也很大,我们甚至没有做任何宣传,他们的投稿量也很大。

所以大家如果感兴趣,觉得有意思,并且觉得通过华为手机参加这个也是很方便的事情,他就会参与。所以说,今年大赛依然有很多专业的评委,实际上他们也是从专业影像的角度来看这个摄影,但是他们知道这些照片是来自于手机,而且是很多手机。刚才您说到的不同,有一点不同就是很多手机拍的照片很可能是用专业的相机、专业拍的方式所拍不到的,比如说有的宠物神态的一瞬间,可能用大相机等半天都等不到,但可能它在你旁边做了一个表情,手机就可以抓到。所以我们评的时候会考虑这个手机摄影独特的特点,但是对于一个好照片的要求和欣赏,我觉得美是相通的。

CES Asia,发布会场馆外就有新影像大赛参赛作品展区

2、 随着产业链的发展其实各家厂商之间对于手机影像的认知和功能很快会出现一个趋同性,您认为华为要做出哪些差异化的需求,需要在哪方面强化,能更容易让用户感知华为在摄影方面的魅力?

李昌竹: 我们一直认为,我们手机摄影的能力竞争构建是来自于三个方面。

第一个主要是在于技术上面,就像最近发布的 P20 Pro 在摄影的数值,尤其是夜拍、暗光条件下的拍摄又往前跨了一大步,有人认为领先别人十分是不是就够了;另外一方面,后面的人在追赶,产业链也会有一个趋同性,而且大家在这个领域都投入了很多的资源和技术在提升;另外一方面,是我们已经在实验室研发的很多技术,还会针对于现在手机摄影的痛点去提升,或者去改进;还有一个就是手机摄影有自己本身摄影固有的特点,易拍摄、易分享、易管理和云端能力和结合等等这些方面,实际上都是我们要更加充分的去发挥手机摄影长处的地方,还有他强大的处理能力,比如说现在手机很容易拍出 AR 的照片,很有趣,加个兔子耳朵,割个双眼皮……这就是手机摄影的魅力,从这个往下走,可能你会觉得它和传统摄影渐行渐远,但是没有办法,这就是趋势。因为手机摄影已经变成大家生活的一部分,所以我觉得在技术层面,大家各显其能,还有很多东西是可以期待的,还远远没有达到顶端。

另外一个在风格层面,我们形成的影像要有自己的审美,要有自己的风格,日韩的小清新、高亮范儿是一种风格,但是徕卡的成熟稳重,稍暗一点的色调、色彩的倾向,也是一种风格,所以说我们会逐渐形成并走在自己的风格的路上。

第三个实际上还是手机摄影的文化,我们作为一个生产商仅提供手机还不够,我们应该提供更好的平台,让摄影爱好者和更多用户在平台上分享、沟通交流,激励他们用手机记录自己的生活,表达情感和观点,我觉得这是摄影作为一种文化,作为一种沟通的语言,最重要的功能。

现场也设有体验展台,全线华为手机产品都可以上手体验

3、 现在手机拍照相对门槛较低(有手机就可拍摄且操作相对容易),在这个大量的图片生产的时代里,甚至有人会形容照片像“图片垃圾”一样存在,你怎么看待这个现象?现在手机拍摄的照片还珍贵吗?

李昌竹: 前几天我看了一个消息,华晨要拍卖很多照片,就把目录翻了一下,你会看到大概一百多年前外国的一些也不叫游客,那时候能背着相机来中国的不是一般的游客,他们拍的很多的照片,如果纯粹以摄影的构图这些角度来看的话,你会觉得很一般,甚至也就是随手拍的。而且因为那时候照片拍摄不方便,带大箱子,所以说可能你很难发现好作品,但是从现在的角度回过头看,那就是对历史非常珍贵的记录。

所以我个人认为,所有的照片,没有好坏之分,只要用户觉得好就是好照片,为什么我们自己在浏览照片的时候,自己不满意的时候会删掉,有很多东西会选择保留下来,因为他认为这些是好照片。照片是一个很私人属性的东西,摄影的话,可能有社会的属性,还有私人的属性,所以从这个角度看,只要用户认为是值得的照片,那就是好照片。而且这个照片在二十年、三十年以后,你会发现海量的照片聚合在一起,实际在各个方面展现出了社会变迁,所以说,我觉得现在照片虽然很多,但照片不是垃圾,而是我们还没有发掘出来这里面的财富和价值。

就像大数据一样,那么多大数据有没有用?你用不上就是垃圾,你用上就是金矿,只不过现在大量的照片储存下来是我们没有很好的利用它,没有发掘到更多价值。但是对我们来说,应该给用户提供一个更好的相片管理的工具和平台。比如说三月份我住哪个酒店的时候拍的一张发票找不到了,当然现在没达到这么智能,希望达到这么智能,三月份我在美国或英国出差的时候,拍摄的酒店发票,手机应该帮我找出来,但是手机里有好几千张照片,翻就很浪费时间,所以说机器的辅助,智能技术的辅助也是对手机摄影很好的补充,这个也是一个技术的趋势。会有越来越多的智能化手段应用在手机摄影,不只是影像的记录上,AI 自动识别我们已经应用了,让你不需要管 HDR,手机自动调到合适的参数,帮你调好色彩,你只需要按下快门,这也是通过技术来降低门槛,最主要是运用 AI 技术管理他的照片。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资讯 » 2018 华为新影像大赛启动,专访华为手机产品线副总裁李昌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