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浔龙河】“好人”谭伯恺的好运气

【浔龙河】“好人”谭伯恺的好运气

翠水青山与白墙黛瓦遥相呼应,低矮的山丘之中古香古色的徽派楼院林立,阡陌交通之间孕育着五谷,烟柳画桥之下尽显人与自然和谐之美。

老人竹杖芒鞋穿梭于田野,青年轻衣素装吆喝着生意。当夕阳西下,白日人声鼎沸的“好呷街”依旧华灯璀璨。时至深夜,天空中繁星点点,树林中虫吟更显静谧。

居民夜不闭户,在床榻上褪去一日劳作的辛苦,仍在奔跑的只有那不远处的山间承载着千年传说的浔龙河。

浔龙河,一个与现代化都市长沙相比堪称世外桃源的地方,一个优美到难以想象十年前还是穷山僻水的地方。在浔龙河项目落址之前,这里叫做双河村,是当时长沙市众多贫困村中的一员。谭伯恺是土生土长的双河村人,在谈及浔龙河项目时,这位年过半百的老人仍然抑制不住内心的澎湃之情。

“没有浔龙河,我这一辈子都住不上这样的好房子。” 谭伯恺把目光从家门口树枝上正在破茧的蝴蝶身上移开,环顾着这栋属于他的徽式小楼,湿润的眼眶中饱含着感激,回想起那段艰苦岁月难以自抑伤感之情。

十年前的生活“完全搞不赢”

那是 1996 年,谭伯恺在双河村当地的农机厂担任工人,每日繁重的汽修、制造工作让当时正值青年的谭伯恺倍感疲倦惫,在高强度的工厂工作之外谭伯恺还要照顾家里的一亩三分地。然而即使是这样没日没夜的劳作,谭伯恺的家庭仍然是入不敷出。

“我嘞,那个时候一屋子住的是土砖房,下雨就要补房顶,刮风就要补窗户,加上家里细伢子多,要用要吃,我自己完全搞不赢!” 谭伯恺几乎是带着抱怨的口气说。“但是,要不怎么说这个人活一世一定要遇到个贵人嘞,柳书记就是我的贵人。”

2008 年的一个盛夏,正午的阳光撒在双河村广袤的田地上,虽然高温酷暑,但是为了一家子的生计,谭伯恺一刻钟也不闲着,一头扎进农田里。洗到褪色的上衣重复着被汗水浸湿又被阳光晒干的过程,谭伯恺望着田里大片未做完的农活不敢歇息。也是在这个正午,一个谭伯恺生命的转折点出现了。

“当时我在干农活,就有人和我说,有个大老板找我。那我就奇怪啊,我和大老板有什么关系咯?”虽然心中满是疑问,但是谭伯恺还是跟着去见那个不知道是谁的“大老板”。在路上,谭伯恺再三询问才知道,似乎是一个本乡人想来双河村搞一个叫浔龙河的工程,而等到了“大老板”那儿,谭伯恺一眼就认出这个“大老板”就是当年在厂里做管理后来下海经商的柳中辉。

柳中辉是双河村的传奇人物,村民们总爱在闲谈时间聊一聊这个乘着改革开放浪潮发家致富的“同乡人”。而柳中辉也对自己的故乡抱有着极其浓烈的乡愁。

柳中辉在谈及自己对于家乡的感情时,总是溢于言表的激动。“我很爱我的家乡,这是生我养我的地方。在广东打拼的那些年,我基本每年都要回家看一看。但是说句实在话,城里住惯了,家里的条件实在是难以适应,看到乡亲们还是这样的苦日子,我也难受,这也是为什么,我在广东干得小有成就以后,毅然决然地决定要把所有的资产全部用来建设家乡。”

柳中辉回到浔龙河村,是其在广东经商时突然听闻家中老父亲去世的噩耗,急忙赶回家的柳中辉沉浸在失去至亲之痛的同时,又对家乡人至今仍生活在如此落后的环境而感到自责,他认为自己事业有成应该为家乡人做点什么。

在一开始决定建设家乡的时候,柳中辉的团队便发现一个摆在面前的棘手问题。不管计划多么宏伟,蓝图多么壮美,如果得不到所有村民的支持,那么一切建设都只是纸上谈兵。

柳中辉也尝试过与村民沟通,但是对于当时思想不够先进开放的双河村村民而言,要把自己赖以生存的土地转交给集体是万万不可能的。就在团队为了土地流转焦头烂额之际,柳中辉想到了被全村人称之为“好人”的谭伯恺。“谭伯恺在双河村的村民那儿有着极高的评价,他作为村民的一份子比我更有说服力。”若能说服谭伯恺,那村民们的沟通问题便迎刃而解了。就这样柳中辉通过多方打听找到了正在干农活的谭伯恺。

因为相信,浔龙河建设畅想蝶变

“我是信任柳书记的,他是我们村子里出去的,他不会害我们。我也没想太多, 他要开发村子,对我们来说都是好事,我举双手赞成。” 谭伯恺笑着回忆起当年柳中辉初次找他探讨浔龙河项目时候的情景。

三伏天的正午天气十分闷热,谭伯恺和柳中辉一行人都满头大汗。但是这却丝毫没有阻止柳中辉向谭伯恺诉说自己对于浔龙河项目的畅想。谭伯恺没有打断过柳中辉,对于柳中辉的许多规划,谭伯恺虽然不是太懂,但是他打心底里相信柳中辉一定是来帮助村里的。

当时双河村的所有村民分为了 13 个小组,每个小组 20 来户村民,而谭伯恺便是自己所在小组的组长。通过谭伯恺挨家挨户地拜访,谭伯恺组内的所有组员以 100% 的支持率,成为了双河村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通过柳中辉对浔龙河项目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解释,以及谭伯恺这个“好人”在村民之中的传播口碑。之后的 12 个组也陆续和柳中辉达成共识,支持率达 98%。

在千禧年伊始,对于乡村振兴在全国范围内还有没一个确切而又富有普遍性的发展模式,但是敢为人先的柳中辉却暗暗发誓要改变这片土地上村民的命运。

“十年磨一剑”,柳中辉用十年把双河村变成浔龙河,正如他所说的,乡村建设一定要有配套产业。现在的双河村自从有了浔龙河项目,从之前的贫困村摇身一变成了全国知名的乡村振兴项目。教育、康养、生态等众多领域的国内知名企业纷纷入住浔龙河,浔龙河也在如柳中辉所愿慢慢地向着设施完备的现代乡村迈进。值得一提的是,专注康养的泰禾有限公司就选址在谭伯恺所在的组流转的那片土地上。谭伯恺说,看着自己生长的土地一点点变样,发展得好起来,内心也充满着无比的激动与自豪。

“这边一片,都是柳书记给村民们建的房子。” 谭伯恺指着那一片错落有致的三层徽式楼房说到。“只要是当初把土地流转给集体的,都会分到这样一栋房子。这么多招商工程进来浔龙河,也让村里人找到了工作,住着楼房,在屋门口就能挣钱,这种好事放以前我想都不敢想。”

太阳悄然无息地升到了正当头,长沙的夏天总是那样的炽热,高温下的双河村十年间在这不变的烈日下一点点地蜕变。先前还在树枝上艰难破茧的蝴蝶,现在只在原地留下一个空壳。谭伯恺抽着烟望着远方的天空,似乎在回想当年土砖房下柳中辉神采飞扬的模样。或许对于浔龙河,对于谭伯恺而言,十年前那个如同今天这样炽热的盛夏,正是他们蝶变的开始。

(来源:中国名牌)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资讯 » 【浔龙河】“好人”谭伯恺的好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