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何处话风月,且听药对解相思——中药“cp”了解一下

七夕何处话风月,且听药对解相思——中药“cp”了解一下

中医用药,讲究药物搭配得当、比例得当,并非药味越多越好。就像牛郎织女这样传说中的眷侣一样,中医药也有“cp”, 即“药对”。“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相处融洽或性格互补的两个人可以携手一生相濡以沫,药对得当,便能养生保健,发挥奇效,甚至救人于危急。

七夕将至,见多了情侣秀恩爱,不妨来看一看这些神奇的“药对”,体味中药的温情与浪漫。

当应用一种药物疗效不佳时,就需要根据病情需要和药性特点,有选择地将两味或两味以上药物配合同用。“药对”是临床用药中相对固定的两味药物的配伍形式,可相互促进增强药效,或者相互制约、调节以减轻毒副作用。通常以同类相须、相辅相成、相反相成、相制为用等原则进行配对。

“药对”并非两味药的随机组合,也并非两种药效的单纯相加,而是历代医家用药经验的总结与升华。中国古代医学很早就重视研究“药对”的配伍之秘,早在春秋战国时即有《雷公药对》,是中国药学记录配伍宜忌最早的一部专著,最初题雷公著,后由北齐徐之才重加整理。《伤寒杂病论》中由两位药组成的药方就有 40 个,对后世药物配伍及加减变化的原则等都有着深远影响。《得配本草》《新广药对》《施今墨对药》等是后来出现的关于“药对”的专著。

一些药对流传至今,渐渐融入日常生活中。比如枸杞菊花茶,枸杞子和菊花就是一对“经典搭配”。枸杞子与菊花配伍,一清一补,标本兼顾,属于“互补性情侣”。二者泡茶喝可以清肝明目,对眼睛不适有较好疗效,适用于肝火旺盛引起的易怒、焦躁等症,是一款强烈推荐给上班族、电脑族、手机族的茶饮。

陈皮和半夏是一对“理气”cp。半夏性味辛温,有毒。半夏有三种炮制品:法半夏、姜半夏、清半夏。其中“姜半夏”长于“降逆止呕”。陈皮辛苦而温,长于理气健脾、燥湿化痰。这两味药合用可相互辅助,有燥湿化痰、健脾和泻、理气止呕的功效。《太平惠民和剂局方》记载陈皮半夏汤,可治痰饮、食积、寒痰停积、恶心呕吐、目眩晕闷及瘴疟。

陈皮(左)和姜半夏(右)

石膏和知母是一对“清热”好搭档。知母甘、苦而寒,质润多液,上能清肺热,中能清胃火,下能泻相火。生石膏味辛、甘,性大寒,入肺、胃经。石膏与知母配伍,最早见于东汉张仲景《伤寒杂病论》的白虎汤。两药味相辅相使,清肺胃之实热而不伤津。

石膏(左)和知母(右)

麻黄桂枝配伍,出自张仲景《伤寒杂病论》麻黄汤,为辛温解表之重剂。麻黄,始载于《神农本草经》,因“丛生如麻,色黄”而得名。味辛微苦,性温,主要功效为发汗解表、宣肺平喘、利水消肿、散寒通滞。桂枝来自肉桂的干燥嫩枝,主要功效为散寒解表、温经通脉和护肝醒酒。麻黄、桂枝均为辛温之品,发汗作用较强,二者结合可以说是“门当户对”“情投意合”了。一般用来治疗风寒感冒,恶寒发热,头、身疼痛之表实证。

麻黄(左)和桂枝(右)

除了两种药材的配对,还有像神曲、麦芽、山楂这样三种中药的有机组合,称为“角药”。不知这一称谓是不是来自古人对“三角恋”的恶趣味。山楂消肉食之积,神曲消陈腐之积,麦芽消米面薯芋之积。三药合用,既消各种食积,又健胃和中,推荐有食积不化或消化不良者服用。三药常炒焦用,习称“焦三仙”。

焦神曲、焦山楂、焦麦芽

现在的中药制剂中也常见“焦三仙”的身影,比如扬子江药业神曲消食口服液就有“焦三仙”,对喂养不当或饮食不节引起的儿童脾胃虚弱,饮食积滞证出现的厌食、食欲不振、食量减少等症状有明显疗效。

注:本文内容仅为普及中医常识,不作为处方,如有需要请在医生的指导下服用。

我国辽阔的土地与海域中,分布着种类繁多,产量丰富的天然药材资源。药师采药,天南地北。本草生长,海角天涯。本是彼此陌生的药材,却最终邂逅在一包方剂,擦出神奇的火花,让人不得不感叹世间缘份之奇妙,再想想牛郎与织女年年的等待与守候,是不是又相信爱情了呢?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资讯 » 七夕何处话风月,且听药对解相思——中药“cp”了解一下